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虐屌魔女

【虐屌魔女


【虐屌魔女_淫虐酷刑】

              (一)     小妹上次用妙法,使得侦破K党造反案大有进展,大龙也因此普升为大队长,负责一个乡的剿灭K党的总指挥,自然成为本乡的头号人物。     今天抓住了一个县K党专员的联络员,就是本乡的大壮汉大牛,本来此人看似老实,怎么也想不到他也是个K党的活跃分子,要不是小妹手法高明,一路顺藤摸瓜揪出这个隐秘分子,还真不知要被他躲到什么时候。     为了能从大牛身上得到K党本县专员的具体情报,大龙决定把大牛赶快提审,便找来小妹一起商量审讯方案。     小妹想了想,说,大牛平时挺要强的,可能不是块好啃的骨头,必须从他的其他方面入手,逼其就范。于是在小妹的建议下,大龙把大牛的老婆、弟弟及其十五岁的儿子一并以K党嫌疑分子抓了过来。     晚半夜时分,正当大牛一家人在牢里熟睡的时候,一阵急促的开门声将他们弄醒,接着牢门开了,不由分说,四个人同时被拉了出去。尽管大牛自己及与其家人都交待过了,不管受到什么样的酷刑,也要挺过去,但他还是从内心深处感到一种可怕的恐惧,他知道,一场灾难就要降临了。     拖着沉重的镣铐,四人走到了地下刑室。     阴险的大龙坐在审讯台后的椅子上,抽着大烟。传说中的「虐屌魔女」——小妹就在旁边坐着,好象在向大龙交待着什么。     四人已走到刑室内。大龙半笑不笑地看着大牛,说,大牛,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我看你还是将功折罪,老实交待了吧,要不然,今天可就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呸!狗杂种,你算个老几,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你!你!你小子真不实抬举,大爷我给你面子,你还当真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来呀,先把这三个傻屌给我吊起来,把那个娘们拉到中间来!     大牛,我看你嘴硬,今儿个我先拿你的娘们开刀,看你嘴硬!     说着一挥手,上来五六个打手,把大牛的老婆剥了个精光。     大牛的老婆没想到一上来就对自己动手,而且当着自己小叔和儿子和一群恶汉的面一丝不挂,不由得面红耳赤,只得缩在地上弯腰驼背,护着自己的双乳和下身私处。     大牛再给你一次机会,再不交待,我就让人操你的娘们!     大牛心如刀割,可一想到K党的事业,也就牙一咬,把脸一偏,扭过头去了,他的弟弟和儿子也不忍看前的一幕,也扭过头去。     把他们都给我转过来,看大爷我怎么操这个娘们!     说着解开裤子,伸出了他早已胀得巨大的大屌,直挺向这个可怜的女人。   几个打手分别上来,把女人按在刑台上,手脚全部用绳子绑好。     大龙上来就用力揉捏女人的双乳,掐她的乳头,不一会儿就我大屌刺入女人的阴户,刑房里立刻传来大龙的浪声和女人痛苦的呻吟……     大牛再也看不下去了,不由得在一旁破口大骂,我操你祖宗八代,要你断子绝孙!     大龙闻听此言,不由乐了,一边操着女人,一边笑道,你凭啥要我断子绝孙,我先操得你娘们不能办事,再来对付你,看看是谁家断子绝孙!     在大龙的巨烈抽插下,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大龙完成了高潮。     大龙满意地收起了家伙,对一边的几个大手说,兄弟们,让你们也爽爽!   说着几个大手如狼似虎地上去抢着操这个女人。     大龙走到三个被吊着的男人跟前,媚笑着说,下面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小妹的功夫,我就不信你们不招!     大龙走向坐椅,小妹起身,走了过来。     小妹,看了看三个吊着的男人,又看了看在一旁操着女人享受的打手们,怒道,你们享受到挺积极呀,还不过来两个人干活?男人真是贱东西,见了女人就贱得发狂!     两个没来得及解裤子的打手立刻赶过来,听小妹的吩咐。     你们没看到这三个还穿得这么严实吗?难道要老娘我亲自为他们宽衣不成?   两个打手听罢,立刻上前把三个男人的衣裤全部扒光,三个男裸体便成现在众人的眼前,大牛的儿子因还没见过男人和女人交媾的场景,虽然知道他们操的是自己的娘亲,但生理上还是无法自控,早在被扒光之前,大屌就已挺立了,现在被无情的扒光,便上翘与肚皮形成不到90度的夹角。     小妹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处男的大屌,不由得性趣大发,上来用手托着这个处男大屌,好似关切的说,你老子要充英雄,可怪不得我先要拿你的小鸟先玩玩了。   大牛看到小妹要对自己的儿子下毒手,他才十五岁呀,而且又是自己家的独苗,这时他才想起刚才不该骂「断子绝孙」的话。于是充着小妹嚷道,你个淫妇有啥怪着充你老子来,别拿小孩子逞能!     小妹本来想先在处男大屌上玩点花样的,一听大牛的话,头一转,看到了大牛浓黑阴毛中的那根粗肉棒,虽然还没有勃起,但那个头也挺大的了。     笑道,反正有先有后一个样,除非你老实交待出来,否则你们三个人一个也躲不过去!     说着走过来,仔细瞧了瞧这个肉棒和下面悬着的肉球,很是得意,又问道,怎么样,说不说?     呸,你休想!有什么着拿出来吧!     *** ,都这时候了,你还嘴应,看样子不给点颜色让你瞧瞧,你也不见棺材不掉泪!     小妹好象真的生气了,把揪住大牛的肉球用力往怀里拉。大牛本来就被吊着,这再被小妹一拉,双手及睪丸同时受到拉力,两处疼痛也就分别人上下传来。   啊!……刑房里响起了大牛的哀嚎声。     就这么点痛都受不了,还充什么英雄!小妹似乎有点不满意了,再加点颜色让你偿偿。     小妹又用另一只手抓住大牛的屌,让一旁的打手提升吊大牛的绳子。刑房很高,很快大牛被吊得提高了一人多高,可小妹两手分别揪着他的屌和睾丸不放,眼看着小妹也被跟着提升踮起了脚跟。     小妹得意得问道,怎么样,舒服吗,还不交待吗?     大牛明显感到上面双手已被拉扯得发麻,下面生殖器又被拉扯得疼痛难耐,可仍然咬着嘴唇不肯松口。     小妹见状,真的来气了,于是两腿一弯,整个人也悬在一空中,两手拉着大牛的生殖器在空中荡来荡去,只见大牛的龟头和肉蛋也被小妹揪得发红发紧,撕心裂肺的惨嚎声不绝于整个刑房,就连在一旁轮奸女人的打手们也吓得没了性欲,在一旁呆若木鸡得看着眼前这一大屌受难图。     不一会儿,大牛疼得昏死过去。     小妹这才松手跳了下来,要打手把大牛弄醒,以便继续施刑。     小妹转过脸来,看到大牛的儿子在一旁吓得直哆嗦,那个处男的屌还始终挺立着,便又来了性趣。     来呀,把那个臭娘们吊起来,把这个小子绑到刑床上去。     又向大龙说到,哥啊,刚才你爽过了,现在让小妹我也爽一把。     这时打手已将大龙的儿子绑在了刑床上。     一个赤身裸体的十五岁处男被仰面绑在刑床上,等待着残酷的折磨。     大牛这时也被凉水浇醒了,尽管揪心地辱骂着,但小妹也未加理会。     小妹走到刑床前,用一双玉手不住地在处男身上抚摸,从眼睛、耳朵、嘴唇、下鄂、劲、前胸、乳头、腹部然后下滑到大腿,由外侧向内,用指甲划着他的大腿内侧。这时旁边的打手也配合着把他的大腿向两边拉开,并展开到最大。   小妹可以更容易地去玩弄这个处男的私处了。她戴上了粗糙了麻布手套,在他的大腿内侧滑来滑去,突然一下子兜住了处男的肉蛋,慢慢地用力、捏紧。   只见处男的脸逐渐地变形了,从尚未完成突出的喉结深处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     小妹的另一只手也握住了处男的肉棒,这根肉棒已在她的玩弄下,昂然挺拔,坚硬如铁。粗糙的麻布手套磨擦着处男细嫩的阴茎包皮,从他被包皮裹着的阴茎口处渐渐渗出了汪汪的前列腺液。     突然,小妹猛地使劲把他的包皮往下捋,让其更加红嫩的阴茎龟头暴露出来 ,因处男还从未开过苞,这一下痛得他一声长喊。这一声也深深刺痛着吊在一旁的大牛的心,他知道,今天他家注定要断子绝孙了。     孩子,你爹我对不起你呀,你能忍就忍,实在忍不住了就哭吧,哪怕骂我这个没用的爹也行啊。     大龙听了,奸笑道,你老实交待不就一切都结束了吗?     呸,你这个蓄生,你不会有好报的!     大龙听,勃然大怒,从墙上拿下一根短皮鞭冲到大牛跟前,专门对着大牛的生殖器,狠命地抽打着。叫你骂,你骂的越利害,我抽打地越起劲!不一会儿,大牛的生殖器即被鞭抽得伤痕累累,鲜红的血已不断地往下滴。     可大牛确实是个硬汉,嘴里仍然不停地骂着,大龙便命人提来一桶盐水,拿起一把刷子就在大牛受伤生殖器上抹,大牛又在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中昏死过去。   大龙没法,只好停住了手,让人再次弄醒大牛。     小妹似乎着了魔似的,仍然将注意力放在处男身上,这时她已在他耳朵、乳头、龟头、睾丸上夹上了铁夹子,并爬上了刑台,坐在处男的肚子上,一小把、一小把地往下扯还没长得完全的阴毛,他身下的处男也不断地发出一声声闷哼。                 (二)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处男的阴毛就被扯光了,小妹也猛地一挥手,甩巴掌似地打掉了处男龟头上的铁夹子,坚挺的阴茎杆也有节奏地左右摇晃了几下,处男也轻微地哼了一下。     小妹一阵冷笑,说道,小弟弟,还没偿过做男人的滋味吧,今天在你最后的曰子里,就让你尝尝吧,也让老娘我尝尝鲜。说着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将自己的阴户对准了处男的肉棒,一屁股坐下去,她早已**泛滥的阴穴将处男的大屌给吞没了,然后疯狂地上下运动着。     为了让处男配合她的动作,她命人拿来一根折成「L」形的橡胶棒,将短的一头插入处男的肛门,双手拿着长的另一头,每当她往下时,就将「L」     形棒推向前方,在处男肛门内的短头就会往上顶,处男为了减少疼痛,只有在她从上往下时将自己的屌往上顶,便于插入小妹的花心深处。同时因肛门处受到巨大的冲击而发出痛苦的呻吟。     不一会儿,从处男的肛门处慢慢渗出了血液。可小妹不管,仍然疯狂地上下运动着……终于处男完成了他人生第一次在女人屄里的射精,可他也为此付出了痛苦的代价。     小妹满意地从处男身上下来,看到旁边的大牛已经苏醒过来,又看了看刑床上躺着的15岁的男人(此时应该不叫处男了),笑道,怎么样,我帮你儿子开苞了,你可得谢谢我哟。     呸!贱妇!不要脸!我做鬼也饶不了你!     哟,还挺利害哟,那好,我再让你儿子表演一出戏给你看,然后我再把他的屌取下来,给你当火腿肠吃!不过在我取他的屌之前,你想交待的话,我还是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给你留个能传宗接代的根。     说着,小妹命人取来淫药,涂抹在大牛儿子已经回软的屌上,这药是美国进口的,专门用来让刑讯人员在拷问男性犯人时,涂抹在犯人因受刑或其他原因而回软的阴茎上,可使之立即勃起,便于实施其他酷刑折磨之用的。     果然,大牛儿子的屌又昂然挺立了。小妹命人将吊在一边的女人架过来,这个女人可就是大牛的老婆,是受刑的男人的妈妈。     大牛,你还不老实交待,要不然,我让你儿子奸了你老婆,他妈妈!     你这个淫妇,操你祖宗十八代!     哈哈哈,也不瞧瞧你那个烂屌样,还能操的起来吗?你不说是吗?好那就看戏吧,反正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看你能挺多久!     小妹命人架着大牛老婆,抬到刑台上方,将其阴户对准刑床上躺着的亲生儿子的大屌上就要往下按,女人知道这是有反人伦的事,怎么也不能做啊,只有拼命挣扎,可无耐打手太多,还是活生生地被按坐下去,自己儿子的屌插进了自己的身体里,况且自己的男人就在旁边。     儿子的肛门还没停止流血,便又受到了「L」形棒的催残,又不得不把自己的阴茎顶向自己母亲的花心深处,两人同时发出哀嚎。     因为是药物原因,即使射精了,阴茎也不会回软,所以这样的戏就一直在表演着。     小妹走到了大牛弟弟的身边,用手拍拍这跟已半软半硬的阴茎,笑着问道,现的戏好看吗?你如果知道些什么,也可以说出来,我们马上就放了你,或者你劝劝你那个不开窍的哥哥,不也解脱了吗?何必在这里硬撑呢,要不然,你的这个大屌就有好受的了。     大牛弟弟看了看自己的屌正在被小妹无情的无弄着,现在已经充血勃起,又看了看哥哥的屌,已不成屌形,还不断地往下渗血珠,想来就害怕,很想劝哥哥别撑了,可又怕伤哥哥的心,也就只好不作声,任由小妹玩弄自己的屌。     小妹仍然保持着微笑,说道,好,那么下面就让你尝尝「烤串肠」的味道。   于是她命人拿来一根铜签,和一个屌环,先用屌环将大牛弟弟的屌从根部卡死,不让其回软,再用铜签从屌的尿道口往里捅,又一个男人痛苦的喊叫便不绝于耳了。     过了一会儿,铜签深深插入了屌里,足足有十五六公分,整个就是一个待烤的「串肠」。     再不说会我可要用火烤了?小妹提醒似地问道。可是没有得到回答。     小妹点然一根火把,用钳子夹着露在屌外的铜签,同时用火把烧烤,让热量通过铜签传进屌里。     渐渐地,露在外面的铜签烧红了,阴茎口处也烧出了多个大血泡,还能听到「哧哧」的烤肉声。又过了一会儿,空气里也弥漫了烤肉的糊香味。     大牛弟弟再也忍痛不住,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声,全身肌肉也在颤抖,豆汗珠从额头、胸前滚滚而下,不久便昏死过去。     酷刑进行到这时,还没得到所要的信息,小妹觉得再不使点利害的也就不会有结果了,于是他走到大龙跟前,决定下面对各人进行不同的割屌大刑。     大龙上前对大牛说,你小子再不说,我可真要对你不客气了,看样子不把你家斩草除根,你是不会心甘的!     大牛这时已虚弱的没有力气再骂了。只好不作声。     好小子,大牛,那我可先拿你的屌开刀了。     你的屌比较大,可能用刀割太费事,我想了一个简单省事的方法,嘿嘿,叫「喷气飞机」,就让你坐坐吧。     于是命人拿来了一个象小火箭筒一的装置,十多公分长,头部突出,尾部略宽,且有孔洞,在尾部靠下的地方引出了一根导火索。     大龙拿着这个东西向大牛解释:这个东西马上就会绑在你的屌上,突出的这部分正好可绑你的龟头,尾部的孔全部对着你的肉蛋,只要我点燃了导火索,起先会从这玩意儿的尾部喷出热气,温度不太高,也就两三百度吧,五六分钟后,顶部突出的那个玩意儿就会爆炸,不过不要担心,它的范围不太大,就五六公分左右,不会炸到你其他部位的,反正这玩意儿也是美国人研究出来,专门对付那些不老实的男人用的,炸完后,一般屌只剩下一半,肉蛋当然是被喷出的热气蒸熟了,到时我给你割下来让你尝尝,顺便让你壮壮阳喽。     大牛听到全身都有点发抖,知道自己将会受到人类文明发明出的一种最惨烈无道的酷刑。     大龙亲自为大牛绑上了这个装置。乐道,我要开始了,5、4、3、2、1,点火!     打火机点燃了导火索,不一会儿那玩意儿的底部果然开始喷发热气了,大龙找来一根棍子,怕热气喷不到大牛的肉蛋似的,从后推着他的肉蛋,直到完全将喷射装置的底部给包住。巨大的热量瞬间从大牛的睾丸散发出来,同时也传来了大牛惨痛的尖嚎声,装置因喷射热气可受到睾丸的阴碍,而使其有不断的向上的推力,带着大牛的阴茎突突地跳动,还忽左忽右的,真的象是一个喷气飞机在飞。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似乎喷气喷完了,突然装置突出的头部一声闷响,应声爆炸,立时将大牛的龟头及向下的半截阴茎炸得血肉模糊。     当他的睾丸冷却后,上前一看,果然与熟肉一样,大龙只轻轻一扯就给拧了下来,根本不需要用刀。哈哈,这玩意真灵,美国佬真有本事呀。好了,我决不食言,你的肉蛋就给你壮阳吧。说着扮开已经昏迷的大牛的嘴,把他已蒸熟的睾丸塞了进去,然后命人将其嘴用胶带封紧,再将其弄清醒。     另一边小妹已将大牛儿子屌布置完毕,她对着大牛及其弟弟说,你们再不愿交待的话,我可要拿他玩一个「电爆棍」的游戏了,这也是一个美国新产品,让你们开开眼,尝尝鲜。     原来,大牛儿子的屌因药物原因,现在仍然坚硬树立着,他妈妈拉到一边吊了起来。小妹已用两根电探针从其屌两侧的包皮刺入,外面分别接在了一个控制器引出的正负极上。其睾丸根部也被卡上了一个带齿的夹子,也连着一个电线通向那个控制器。     只见没有得到反映,她便打开了控制器上「电击」按钮,并把旋钮转到了低档上,只见大牛儿子的屌和睾丸在电流的作用下不住地跳动,没一会儿,阴茎口喷射出了乳白腥稠的精液,旋钮转向中档,阴茎跳动的幅度更大,精液喷射得更加利害。旋钮终于转到了高档,都听到了电流的嗡鸣。大牛儿子从起起受电击起就开始发疯似的怒吼,到痛苦的哭喊,最后嗓音嘶哑,一直到喊不出来,浑身肌肉抖动,汗出如雨。     小妹见阴茎跳动得利害,可就是没有精液射出了,知道现在已经榨干了他的精液,得意的说,小伙子,我算对得起你了,在你的屌被割下之前,让它充分完成了工作,也算是没白长一回呀。     说完,她关闭了「电击」钮,按下了「电烤」钮,旋钮直接转到了高档上,只见被插着电探针的阴茎立刻响起了「哧哧」的烤肉声,下面睾丸根部也有同样的声音,大牛儿子,已没有力气再行挣扎了,更没有力气喊叫了,只有默默忍受着,肌肉在抖动,汗珠仍在流。     大约十多分钟,整条阴茎被烤成了红肠,小妹将控制器上换成了「电爆」   按钮,只听到从大牛儿子屌上传来「噗噗」的声音,阴茎上的肉便一条条地往下脱落,直到电探针离开阴茎才停止,最后只「咔」一声,卡在睾丸上的带电线夹子也猛然合上,将睾丸完成给咬了下来。     大牛儿子此时虽然没有昏迷,但也完全失去了知觉,好象一个植物人一样静静地躺着。     小妹最后来到大牛弟弟的跟前,说道,你在不说,我可又有新的法子对付你了,大牛弟弟一见这架势,真不知道自己的屌还将受到怎样的酷刑,实在是不想再受罪了,于是供出了每月十六曰晚八点半,县专员会来乡里与大牛联络,他就是城里一中的李老师。     小妹听了,会心地笑了。说道,早说不就没事了吗?算了,今天就不取你的屌了。     最后命人将大牛等人押入大牢,虽然已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但作为性奴隶,她还是留着他们,已便慢慢享受。大牛老婆也因惊吓过度和轮奸,变成了个疯子,没多久也就死掉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