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伦乱文学  »  人间自有淫荡妻【作者不祥】

人间自有淫荡妻【作者不祥】


人间自有淫荡妻【作者不祥】

(1)        莲蓬头的热水在汝惠新鲜雪白的身上流了下去。而汝惠这有如琢磨过的身材留有适当的脂肪,淋浴的水被弹了回来只留下了少许的水珠。苗条的裸体每一部份都那样的光滑、细致。是因为腰的位置高,两条腿修长的关系,所以身材显得那样的凹凸有致。乳房虽不大但却有漂亮的形状。而二十七岁的美妙身材自从和王玮结婚的一年多以前,开始有了圆润和柔软的变化。        丈夫王玮是在一家电脑公司里担任营业部经理,把汝惠一个人留在内湖的别墅里,一个人去美国洛杉矶工作。因为洛杉矶分公司的业绩不佳,所以被派去督导。汝惠原本也想随丈夫一起去的,可是丈夫说:「又不是很长久的事,大约半年就会回来。当然有妳在身边会方便许多,可是妳又有工作,就让我弟弟王钧常常来当妳的保镖吧!」汝惠听丈夫这样说,且又加上在国外生活的不方便及不安感,所以决定留在国内。        汝惠的工作表面上是所谓的伴游小姐,但实际上却是收钱和陌生的男人睡觉。不过汝惠的客人大多都是财政界的名流绅士,完全不会有暴力、或者伤害到她身体的粗暴男人。因此,汝惠就可以安心放心的和他们做爱。可是高龄的客人却反而会使汝惠的身体留下情欲无法满足的痛苦。        今天晚上也完成了就是打死也不能告诉丈夫的工作,汝惠回到家后立刻淋浴,但身体里却好像发烧一样的充满骚痒感。而在汝惠柔软雪白左大腿内侧,还留有年老客人所留下的血红色吻痕。        「讨厌……」汝惠皱起眉头说道,并用莲蓬头把热水喷在那血红色的吻痕上,企图淡化吻痕的色泽。汝惠弯下雪白柔软的上身,用左手剥开贴在耻丘上那湿淋淋的阴毛,努力的寻找是否还有其它的吻痕烙印在上。而二片少许带着暗色的内阴唇已经充血,有如绽放的花瓣由内向外翻转,而汝惠的手指不经意的摸到这里时却突然产生了强烈的热感。        「啊……啊……唔……嗯……」手指自然的揉搓其中一片充血的内阴唇。汝惠已经忘记淋浴而沉迷在一时冲动的手淫世界里。汝惠用左手拿起莲蓬头,改用右手指捏住一片已经充血的内阴唇用力的揉搓着。快感的火焰从腰部到达了后背,然后冲向脑门。汝惠站在那儿咬紧牙关忍受着即将爆炸的快感。汝惠已经忘记一切,一面发出快感的呻吟声一面完全的投入在手指间所带来的另一种高潮。          汝惠在单身时代从来没有手淫的经验。可是自从和王玮结婚以后也偶尔要靠手淫来解决自己的欲火。已经超过四十五岁的王玮,性能力不是很强,所以汝惠有时不得不用手淫来弥补王玮性能力的缺失。可是今晚身体的骚痒感却是年老客人所留下的后遗症。          这个老人的名字叫林敏雄。根据介绍客人给汝惠的淑锦说,他是南北证券公司的总裁,不过他只有靠眼睛和舌头享受汝惠的年轻肉体。        「人老了以后,不用插入也可以得到满足感。只要用眼睛看和用舌头舔舐就足够了,尤其是像妳这样有漂亮脸孔及美妙身材的年轻太太……」林敏雄一面说一面在汝惠身上的每一个地方用舌头来回轻轻的舔舐着。        林敏雄舔遍了汝惠的腋窝、肚子、大腿根及脚掌。而这种骚痒的感觉使汝惠几乎要发出呻吟声,但是在这种骚痒感的背后却隐藏着异常的快感。汝惠只好轻轻咬住自己的手臂,忍耐着不要发出呻吟声。        「妳丈夫常用的女人性器官,我也要仔仔细细的看一看……」年龄超过六十岁的林敏雄,把汝惠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的极限,而瘦骨如材的身体也卷曲在汝惠的双腿之间。林敏雄看完汝惠已经流出淫液的小穴后,用舌头来回轻轻的舔舐着并仔细的形容汝惠充满淫液的小穴。        林敏雄具经验的说:「妳是个极性感的美丽女人,但妳的小穴却和一般女人没有两样。本来我想像会是很文雅的景像,但妳的小穴已经张开,内阴唇也翻转了出来,可见妳也是很一个很好色的女人」        汝惠也很奇怪,不知为何听了林敏雄这样说后会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噢……妳开始湿润了……到达高潮了吗……」林敏雄不断的用舌头及手指在汝惠那充满淫液的小穴上来回舔舐及抽送着。而不知何时,汝惠的确流出了大量的密汁而忘情的扭动着臀部,以配合林敏雄的舔舐及抽送。        (2)        林敏雄说过的每一句话,使汝惠在这一夜里点燃官能之火。林敏雄很快的发现汝惠性感部位的变化,一面形容一面更加快速的舔舐着。「里面的密汁发出了亮丽的光泽……味道也越来越强了……」林敏雄有如强力吸水器一般,拼命的用舌尖捞起在汝惠性感部位所涌出的蜜汁。        惠如虽然心里想着不要有高潮,但是臀部还是不由己的拼命扭动着,并从鼻孔冒出了淫荡的哼声。        看着汝惠这样的淫荡,林敏雄忍不住的说道:「我不过只用舌头舔舐着妳的花唇,妳就开始扭动着臀部来配合,大概是妳的丈夫不能使妳得到满足,所以妳才会这样的出卖身体吧!而关于妳的事情我已经听说过了,妳是个年轻又性感的有夫之妇,为了得到满足而出卖肉体的女人。可是却没想到妳是这样极性感的尤物。」林敏雄一面说着一面活动着舌头,并找到了在充满蜜汁的肉缝上端那个有如小拇指的肉芽含在嘴里吸吮着。        汝惠并不把林敏雄的话放在心里,只是疯狂的呻吟:「嗯……啊……喔……」就在林敏雄那灵活舌头的挑逗之下,惠如达到了高潮,并流出了大量的蜜汁。       「我知道妳刚才已经泄精了,因为感觉到有大量粘粘又温热的蜜汁流入了我的嘴里……」林敏雄一面调戏着汝惠之外,更用三根手指插入汝惠的肉洞里。        啊……嗯……舒服……用力……啊……嗯……」汝惠疯狂的拼命扭动着臀部来配合林敏雄更深的插入。但是,老人的前戏是永无止境的。        现在,汝惠在家里的浴室里,想用自己的手指来熄灭肉体的欲火。汝惠找到了被林敏雄吸吮过的肉芽后,开始用指尖摩擦已膨胀的肉芽。但是汝惠仍觉得不够过瘾,改用二根手指插入自己的肉缝里,并开始来回的抽送着。此时的汝惠已经完全的沉醉在手淫的世界里。    「嗯……啊……」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呻吟声使汝惠就快要达到高潮了。但就在这时候,浴室的玻璃门外却传出了巨大的声响。汝惠警觉的拔出了手指并回头望着充满雾气的玻璃门问到:「……谁……是谁……」        那团黑影子回答:「大嫂,是我啦!」这个人是丈夫王玮的弟弟王钧。丈夫要去洛杉矶之前曾要王钧来当保镖,所以王钧常常来这儿。        汝惠知道是这个人是王钧后,多少有点放心。        王钧隔着充满雾气的玻璃门说:「大嫂,吓着妳了,我不小心碰倒了脱衣服的篮子,对不起。我现在要去客厅喝酒了。」说完后,玻璃门外王钧的身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