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伦乱文学  »  【母子情逆,黑暗中的秘密】【完】

【母子情逆,黑暗中的秘密】【完】


【母子情逆,黑暗中的秘密】【完】

  夜很深了,窗外没有光亮,树都在静默着,没有声音。      爸爸喘息着从妈妈身上爬下来,默不做声地躺到一边,粗粗地喘息着。妈妈扭动着身子,弄的大床上簌簌地响。我蜷缩在一边假装着睡觉,鼾声一起一伏,我激动地等待着。      我的爸爸在油田上班,是一个普通的技术工程师,每天早出晚归的,我觉得是很辛苦。妈妈就在油田的小学上班,当时家里的房子是一室半的,我当时十四岁,在油田人眼里我还是个小毛孩子,于是就和他们挤在一张大床上睡。我们一家过的非常的平静,就像这个普通的夜一样。      我静静地听了好一会,爸爸的喘息声渐渐停止了,继之而来的是如雷鼾声。      爸爸睡熟了。我知道以下的时间是属于我的。      我看到了妈妈是侧卧着,背对着我,借着外边的淡淡的月光我依稀能看到他*的侧影,依旧是连绵的性感的曲线。我悄悄地小心地靠近身边的妈妈,掀开妈妈身上的薄被子,我的手直接地开始抚摸妈妈浑圆的屁股。他*的屁股上还带着汗水,有些湿,可能是刚才在爸爸身下扭动的结果。妈妈稍微动了一下,没有做声,只是把屁股更加地向我的方向凸出一点,看来妈妈刚才还是没有满足。      他*的下身仍旧是赤裸着,不着一丝。我的手轻柔地抚摸着妈妈弹性十足的屁股,这个成熟性感的屁股曾经是我最渴望的,但我还是喜欢看它被包在裤子里走路时扭动的样子。我摸了会屁股,手就直接向他*的两腿间探索。      很快我摸到了他*的阴户了,因为刚刚被肏过的缘故,他*的屄还是湿淋淋的呢,肥大的两片大阴唇上还有着很浓的黏液,妈妈今天出的水好多啊!阴毛都贴在阴部上,就象雨后柔弱的小草倒伏在草地上一样。我来回地抚摸妈妈肥长的大阴唇,滑滑的,非常的好玩。      他*的屁股颤抖了一下,我的爱抚有了回应。我用手指轻轻地拨开他*的大阴唇,随后中指就直接地插了进去。他*的屁股又颤抖了一下,我感觉他*的阴道里非常的湿滑,分不清是他*的水还是爸爸的精液了,就象一个充满了水的小池塘。我就要进入这个小池塘畅游一番了!      我把另一只手从他*的身子上绕过去,停在他*的乳房上。妈妈乳房很大,不是很有弹性,非常的柔软硕大,已经有些下垂了。我摸着他*的乳房,温柔的揉捏,他*的乳头还是很硬,看来激情还没有退去。我玩了一会乳房后就直接摸他*的前边阴部,因为那里是他*的敏感地带了。      妈妈前边的毛很多,密密的一丛。我很容易地就摸到了他*的阴核,我把小樱桃捏在手指间不断地揉捏,我感觉他*的身体已经在颤抖了,阴道里似乎有更多的水在流出来。我现在终于能在爸爸身边轻松地和妈妈做爱了,这是和妈妈长时间磨合的结果,我和妈妈都沉浸在这种难言的欢娱和刺激当中。      他*的手伸到身后,准确地抓住了我早已经坚硬无比的粗大的鸡巴,来回地撸动了几下,之后就用大拇指轻轻地摩擦我的龟头。我的水已经也出来了,被妈妈摩擦的粘满了整个龟头。这是妈妈要我肏她的前奏,我知道妈妈已经被我挑逗的欲火高涨了,需要的就是她手中粗大的家伙。      果然,当我稍微地往前凑了下屁股,妈妈就急急地用手牵着我的鸡巴凑近了她湿淋淋的大阴唇,顶在那里。我感受着他*的体温从那里传到了我的龟头上,是那样的火热!      我用手小心地扶着他*的屁股,之后腰部用力,将鸡巴徐徐地插进了他*的阴道里直到全根尽没,我的龟头已经顶在我十五年前出生的地方了。我听见妈妈轻轻的似乎是叹了口气,还像是吁了一口气,我知道充实的感觉已经把妈妈填满了。      他*的阴道非常的松,毕竟已经不是小姑娘了,四十刚出头的妈妈不知已经被爸爸肏过多少次了,再说还生了我,但我不计较这个,在妈妈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明确地表示了我不嫌弃她的屄松,妈妈听了才安心。我的鸡巴开始在妈妈松软的阴道里来回地抽动,一下一下的,缓缓的,非常的有力,我知道妈妈喜欢这样做。他*的阴道里非常的滑,水太多了,已经粘到我的阴毛上了。      我非常地享受妈妈松软的阴道,因为肏起来根本不费劲,轻松地就可以来回的肏她,这个时候我没有把她当成我非常爱戴的妈妈,而是一个十足的荡妇,和白天在课堂上庄重的教师判若两人的一个荡妇。      我在妈妈后边干了她大约有20分钟,他*的屄里开始用劲了,妈妈用阴道一下下地夹着我的鸡巴,并耸动屁股来迎合我,我们尽量保持床的稳定,但是我可以清楚地听到我的鸡巴在他*的屄里来回抽动的声音——那种黏液胶合的唧唧声,听起来是那么的淫荡和刺激。      又做了大约10分钟,我听见他*的喘息声逐渐地粗了起来,抓着我手腕的手开始用力的抓我,我知道他*的高潮就要来了,我也更加的用力地肏她,每下尽力地顶到她已经几乎是敞开着的子宫口了。妈妈在我的刺激下不一会就浑身突然一个冷战,剧烈地抖动了一下,跟着手无力地落了下去。      这个时候我感觉他*的阴道开始非常剧烈地收缩,水大量地涌了出来。我也不能落后,在妈妈高潮的几十秒后我也忍不住了,把鸡巴深深地插在他*的阴道深处,对着妈妈几乎是大开着的子宫口疯狂地射精!我相信我的精液大部分已经回到了我孕育的地方。      说起来我和妈妈性交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年以前了,这一年里我和他*的性生活非常的和谐美满。妈妈曾经和我说过爸爸是没法子满足她的,而我正好可以补充爸爸的不足,所以妈妈非常的喜欢和我做爱,偷偷地在爸爸的眼皮下做爱、偷情。      妈妈本质上说是个非常正统的女人,在外人看来是传统的贤妻良母,优秀的人民教师,但我想可能正是这种正统压抑了他*的情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抹杀了妈妈对性爱的兴趣,直到我的出现。有趣的是在人前,在理性的白天里,妈妈仍旧是严厉的模范母亲,只有在欲望的黑夜里,妈妈才释放出她的激情,才敞开欲望的大门,迎接自己的丈夫和自己亲生儿子的大鸡巴的冲击。      其实欲望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东西。      (二)      就是到了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妈妈对我的骚扰只是稍稍的反抗了之后就默许了。我想可能是他*的性的欲望太强烈的缘故吧?但有没有什么理由能证明这个猜想,妈妈毕竟没有除了我和爸爸之外的男人,索性我也不去想这个问题了,即使这个和主题多少有点关系。      十多岁的时候我的性意识刚刚刚开始萌动。我记得我经常睡在他们中间。有一次我突然又有了欲念,不是在做梦,而是现实中。我伸手摸他*的大腿。妈妈动了动,我就停下,接着又轻轻抚摸,然后有目的地向他*的大腿根处靠近。当我隔着内裤碰到他*的阴部时,妈妈全身就缩了一下。我吓了一跳,但不久又去摸她的大腿,慢慢向上摸去,妈妈又缩了一下。      这回我不敢再动了,因为我原以为母亲睡着了才有胆这样做,后来妈妈告诉我她当时根本没睡着。从我十六岁开始,我和他*的肉体关系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了,一直是非常的和谐美满,至少我和妈妈都这样认为。      妈妈做老师是好手,做妻子也是好手,做我的黑夜情人也是一流的水准。妈妈已经四十多了,身材保持的依旧完美,细腰肥臀,丰满的大乳房虽说有点下垂了,但是用乳罩一托,还是显的非常的性感。妈妈是短发,看上去非常的利索和清爽,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在他*的教室外看妈妈讲课的样子,我觉得那个时候妈妈是最美丽的。      这里是油田区,大部分的居民多少都和油田有直接关系,我总觉得我们受外界的影响非常的少,几乎已经独立成一座小城市了,这里的风土已经是自成一派了。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我觉得妈妈还是非常的传统,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妈妈抿着嘴角笑的时候非常的性感,她的话不是很多,在和爸爸做爱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无论多强烈的冲击,妈妈也只是低低地呻吟,不像现在A片里的女主角那样的叫喊,这可能也是她的性格使然。      只有和我在一起做爱的时候,妈妈才和平时不一样,我觉得这个时候她很直接,好象这件事情是很应该一样,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是为了什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太多的东西,比如身份、职务等等社会公众形象桎梏住了他*的外在表现,很多的性的欲望被抑制住了,而在自己家里,在我的身上得到了秘密的满足,这显然几近变态,但我一直不觉得这样是变态,从始至终都没有这样想过。      我曾经系统地研究过乱伦的现象,和妈妈也讨论过,但妈妈多少有点生气地说干嘛讨论这些呀!多无聊。      (三)      爸爸终于又出差了!这可是我的节日呀!爸爸一年中不是经常的出差,有的时候甚至一年都不出去,最多的时候是出去了三次,都是到外地搞什么石油生产方面的专家研讨会之类的会议。      这次爸爸说要一周才能回来,当时我就掩饰不住我的兴奋,爸爸觉得我很奇怪,问我为什么这么兴奋,我说爸爸你出去的话回来的时候不是能给我带好东西吗?我看他*的时候妈妈并没有什么表情。      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我和妈妈两个人睡在大床上,关了灯之后的房间非常的黑暗,适应了一会之后就能看见点东西了,这个时候我看见妈妈大睁着眼睛在看着我。我的心头一热,把手从被子底下伸向妈妈,妈妈今天穿着内裤,我触到他*的时候他*的手就抓住了我的手,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之后妈妈掀开被子把我搂过去,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      我揉着妈妈鼓鼓的大乳房,手感真是好呀!我在他*的耳朵边说,妈你的这里好大呀。妈妈笑了,手伸到我的下身抓住我的鸡巴说你的不也大吗?我玩了一会乳房,就让妈妈全脱光了,我也脱光了,我就开始摸他*的屄,妈妈把腿分的开开的,笑着说,今天你爸不在家,妈让你随便摸,摸个够儿!      他*的阴部很丰满,象个大肉包子,也象个丰满的裂开的桃子,在靠上的部位有一从很茂盛的阴毛。妈妈早就湿了,摸了我一手,他*的屄又长又大,软乎乎的,滑滑的,很容易就在底部把手指伸了进去,里边更湿了。他*的手也在撸我的鸡巴,一下一下的很受用,撸硬了之后妈妈就坐起来,爬到我身上,小声兴奋地说今天妈要肏你,拿屄肏你的大鸡巴,一直肏到你射精。妈说“肏”这个字的时候说的很重,很兴奋。      妈妈骑在我的身上,用手握着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用大龟头来回地磨,直到把我的龟头上粘满了她阴道里淌出来的水,才把屁股往下一落,一下就把我的鸡巴整个吞了下去。妈双手拄着床,一只手撩了下她垂下来的头发,又是用小声兴奋地说:插进去了!妈要开始肏你了!之后就开始很剧烈地来回挺动屁股,好象真是妈妈在肏我一样。我兴奋得要死,也配合他*的动作。      妈妈一边肏还一边问我:咋样,肏的舒服吗?小坏蛋?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挺动着下身配合着他*的动作。他*的动作越来越激烈,肉和肉的撞击声还有淫水的胶合声混杂在一起更加的刺激着我们。      就这样的姿势,妈妈在上边竟然搞了大约有二十分钟,这是以前所未有的,在这样的“良好”环境里,可能是刺激了他*的性欲望,更多的成熟女性的性欲望如同火山一样喷发出来,动作越发的剧烈,一下一下深深地插到根部的抽插几乎让我窒息,我能看到他*的一对大乳房上下抖动,如同翻涌的海浪。      大约又干了十多分钟,他*的大腿开始夹紧,我感觉到,他*的阴道开始夹紧,她伏在我身上,屁股又沉重地插了几下就压住了,开始前后的磨。我知道他*的高潮要来了。      要知道,性高潮对妈妈是多么重要,妈妈曾经说过,只有在和我肏的时候,在强烈的刺激下才会达到性高潮,那种感觉是无法形容的,我相信。他*的高潮来的晚,她是属于那种慢热的女人,但万一有了高潮,就是连绵不断地高涨,直到欲望的河水冲垮所有的理性堤坝。我想,她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接受我的性要求,并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      他*的水剧烈地流出来,我能感觉的到那种热情的温度和湿度。      长时间的喘息和颤抖之后,妈妈又爬起来,爬到我的头部,分开她的大腿,慢慢地把阴部靠近我的脸,直到湿淋淋的阴户贴在我的嘴巴上。妈妈喜欢这个姿势,这样对很多女人来说难堪的姿,却能给妈妈带来第二次的性高潮。      我贪婪地伸出舌头,舔并吸吮着妈妈湿得一塌糊涂的阴户,但重点的位置却是他*的阴蒂。我很了解他*的需求,知道她想怎么做。那种一点点腥还带着一点点涩的味道直冲我的脑门,好象是一种高级的兴奋剂,几乎让我要崩溃。      用尽了浑身的解数,舌头几乎要麻掉了,妈妈才在上面低低地叫了一声:来了!之后,那熟悉的、成熟外阴就堵住了我的嘴,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她的颤抖,那颤抖来自于阴道深处的兴奋的惊悸。      几乎是整整的一夜,我和妈妈都在无休止地、不知疲倦地鏖战,仿佛这个世界将要毁灭,时间将要耗尽一样。我从不去想以后,只想现在。      (四)      说起后来,后来我也不怎么记的清楚,觉得好象一切都模糊了,不确切地记得到底和妈妈搞过多少次了,但有一点,就是几乎所有的性交都是在黑暗中进行的,可能就是这样的黑暗中的偷偷摸摸的乱伦性爱的刺激,才能给妈妈带了超常规的性高潮吧。但我记得,唯一有一次例外,那次我和他*的性事是在白天进行的。因为这是唯一的一次,我记得很清楚。      那个时候距离我和妈妈第一次的时候好象已经有好几年了光景了,想想看有三年的时间了,那时候妈妈已经当上了她那个小学的校长了。      那时候是个夏天,天很热,我到他*的办公室去拿她给我收集的中考资料,时间是午后。他*的办公室在四楼靠里边,办公室不是很大,但却有一个套间,外边办公,里面是个小会客厅兼休息室。我去的时候妈妈正在休息室里在午后小睡。      可能是我推门的时候惊动了妈妈,她在里间问是谁,我答应了一声,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妈妈斜躺在一张单人床上,她穿着一套蛋青色的西装套裙,淡红色条格衬衫,一条白皙的大腿半垂在床沿,穿的是很常见的肉色丝袜。      见我进来,妈妈正在起身。真要命,妈妈起身的时候我正好从她套裙的下摆看到了她的内裤,居然是红色的蕾丝内裤!要知道,我再此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玩意,天知道妈妈是什么时候弄到的,后来我才知道是爸爸有一次出差带回来的。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那紧紧包着妈妈丰满阴阜的红色蕾丝内裤却留在我脑海里了,春光突泻,让我的脑子嗡了一下,黑暗的夜里的那种肉体相触的感觉立刻涌上来,我仿佛已经感觉到了那片小小红色下面的温软和湿润,我的鸡巴几乎是随后就站立起来!      妈妈显然是看到了我的反应,下意识地拉了拉裙子,没有任何表情地起身,走到了外间办公室俯身在抽屉里拿资料。      我当时跟在妈妈身后,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在她俯身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蕾丝内裤因为俯身的缘故被裙子紧紧地包着而显现出的轮廓,那轮廓使我失去了在白天的所有理性,我迅速地把我的裤子拉下来,粗涨的鸡巴已经快要爆炸了,我走上去,揽住他*的腰,把鸡巴顶在了她的屁股上。      对于我突然的袭击,妈妈有点惊讶,她反过身来推开了我,低声严厉地说:      冤家!你没看看这是在哪里?!要命不了?!      我丝毫没有所动,就这样光着下身挺着大鸡巴面对着妈妈。      妈妈看到了我光着下身,飞快地扫了一眼门,见门关的严实,仍旧低声严厉地斥责我:小冤家啊!想死啊?快穿上!随后妈妈走到门前,把门反锁了。      我还是没有动,跟着妈妈走,他*的脸色涨得通红,嘴角紧紧地抿着,略一迟疑之后把我推进了休息室。      进去了之后妈妈喘了会气,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说:小冤家啊,可真拿你没办法,大白天的,你……唉……那好,妈就依你这一次,但说好了,就这一次,要是再有看我不打断你腿!说完之后妈妈就把裙子撩起来,扶着床,把屁股对着我,低声说:就这一次啊,快点吧!      我终于胜利了,他*的性感成熟的大屁股是我第一次在白天看到,白白的,几乎没有瑕疵,那红色的蕾丝小内裤紧紧地贴在他*的大屁股上,红的耀眼,仿佛一团火在燃烧!那小内裤的下边是那样的小,勉强地盖住了妈妈鼓胀的阴户,甚至还在那小小的遮羞布上勒出了一道浅浅的小沟!肉色的丝袜又是那样的薄,仿佛是早晨公园里薄薄的晨雾,晨雾下面就是那欲望的湖水在荡漾。      我的天……我哪里有过这样的视觉刺激!这和以前在黑暗中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妈妈撅着大屁股,对着我,还有这样的一条小内裤,我肏,我当时差点就射了。      妈妈见我发愣,就接着催促说:冤家啊,快点进来,别出声,快点吧,小冤家!说完一下就把那丝袜连通小内裤褪到腿弯上,我的眼前豁然开朗,好一块水草丰茂的土地,他*的桃源圣地啊,竟然被我看到了!他*的那个大屄在后边看真是说不出的性感!      就是到现在,我也找不到适当的语言来形容,我只记得我当时机械地插了进去,是否是润滑都不记得了,我双手扶着妈妈浑圆的大屁股只动作了大约十几下就忍不住了,我的龟头停留在他*的阴道口,一抖一抖的射出了我的所有,我几乎惊悸了,全身好象是在收缩,全身都麻痹了。      妈妈也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完了,她慌张地看了看外屋,其实根本没必要,午睡时间谁能来这里呢?况且门还锁着?妈妈放下裙子,拿了搭在床头的毛巾胡乱地擦了擦下身,就把内裤提上了。妈妈这个时候的脸还发红,好象在发烧一样。      就这么短暂,我和妈妈在白天唯一的一次性交就以我的早泻结束了。      其实啊,现在想来,那些过去了很久的事情有很多是不能忘记的,尤其是这样的事情,很多人身上不一定能发生,但我毕竟是经历过了,这可能是成长过程中的一种很畸形的风景吧,我单纯地渴望别人能理解我,作为一个懵懂少年的隐秘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