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双重强奸——人妻与美少女】全

【双重强奸——人妻与美少女】全


【双重强奸——人妻与美少女】全

         第一章 强奸游戏周日的网球社团教室     「今天输成什么样子!」     受到网球社团野泽真教练的怒骂,滨中可奈子吓得耸耸肩。     「你这种样子也算是青树女子高中网球社的队员吗?」     因为在县运高中网球赛单打的第一战就败北,可奈子无话可说的低下头。   青树女子高中以贵族学校知名,不但升学率高,运动也不输给其他学校。尤其网球是具有传统的荣誉,可是可奈子在第一场就败给升学率和运动都属于三流的高中学校。     「滨中可奈子,你给青树女子高中网球社团带来污点,应该知耻!」     野泽的怒吼声越来越激烈。     「对不起,下一次我一定会努力的。」     「好,要努力到吐血的程度。不这样努力,运动是不会开花结果。」     可奈子对这句话感到不满。她是因为用功累了之后,为活动身体才参加网球社团,所以忍不住对教练的古老观念加以反驳。     「可是……我对运动不是从那样的观点看的。我参加网球社团,目的是当作休闲活动……」     「你这个大混蛋!休闲活动?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本校网球社团的名誉才会受到侮辱。」     野泽又发出怒吼声。     「这……」     可奈子实在不理解野泽何以如此愤怒,不过是网球,不过是社团活动的一部份,况且她还是一年级的新生,在高中县运的比赛输了,也不需要这样挨骂。再者,比赛后的星期天被叫到学校,在社团里挨骂。     可奈子无法猜透野泽的居心,可爱的脸上露出疑惑表情,长捷毛和大眼睛,高挺的鼻子,以及让人联想可爱蔷薇花蕾的小嘴,看起来像洋娃娃般的可爱。   「滨中,你还不反省吗?」     野泽一面怒吼,一面在可奈子的全身上下打量。可奈子的肌肤不像运动选手般黝黑,而是晶莹剔透。     「我明白了,今后我一定会努力的。」     为了赶快结束难过的场面,可奈子说出使野泽高兴的话。     「很好,你有这个决心,我愿意帮助你。」     野泽满意的点头。     「那么,马上就开始特别训练吧!」     「什么?就是现在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满意吗?」     「不……不是这个意思……」     可奈子没有说下去,因为觉得继续反驳,可能会受到更凶恶的怒骂。可奈子露出怨尤的眼神看着野泽,事实上恨不得早点回家,洗个澡,好好休息。     「训练是越快越好,这样才会进步,明白吗?」     「是。」     可奈子只好点头。     「首先要检查你的姿势,就当作站在球场上摆出姿势吧。」     「是。」     可奈子做出发球的姿势。     「姿势还不错,只是体型要稍为改变。」     野泽不停在可奈子身上打转。     「为什么要改变体型呢?」     「姿势很好,没有体型的配合就很难有进步了。」     野泽一本正经的说。     「这是什么意思呢?」     「你的胸部和腰部曲线仍嫌幼稚,这样的身体无法做到有力的杀球。「可奈子露出疑惑的跟神看野泽,实在不了解教练的意思。     「你真笨,我是说要改造你身体的曲线。」     野泽说完后,来到可奈子的背后,把身体贴紧。     「腰要开大些,胸部也要增大。「野泽把胯下膨胀的地方用力顶在可奈子的臀沟上,双手伸到前面揉搓乳房。     「这是做什么!请不要这样!「可奈子立刻转身,不假思索的推开野泽的身体。     「啊!」     野泽好像受很大力量推压,身体摇摆脸碰到旁边的桌子,和可奈子比较,身体壮大的男人意外显得脆弱。     「唔……痛啊!」     「教练,不要紧吧!」     「快叫救护车!」     野泽好像很痛的皱起眉头。     「叫救护车?太夸张了吧!」     「你把人弄伤了,还说这种话。」     野泽一面大吼,一面抬起头。     「啊……对不起……」     可奈子的脸立刻变白,看到野泽的嘴角破裂,有鲜血流出。     「我是纯粹想指导你,你却毫无来由的对我使用暴力,你怎么负责呢?」   「我只是……因为教练突然做色情的事……我惊慌………」     「我做了色情的事吗?我只是想帮助你纠正体型罢了。」野泽狠狠的瞪视可奈子,继续说:「还不快去叫救护车!」     「这……可是……」     「在医院拿到诊断书后,我要到警察局控告。」     「控告什么?」     「要告你伤害罗,这是当然的,新闻媒体一定很高兴,网球社因而解散,而你被开除后会送至监护所。」     「这……我又不是故意的。」     「没有目击者,警察会采信被害人的话。」     「不……请等一下!……这问题不能到警察局……」     可奈子发出连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声音。慌张得无法思考,只想到伤害野泽的事实和到警察局控告的话,会伤害到校誉,也会影响到网球社,自己被开除,担任县议员的父亲也不得不辞职。     「那怎么可以,恐惧暴力不敢去报警,那样也无异是放弃公民的权利了。」   对方又不是大流氓,一个大男人和高一的女学生谈公民的权利也是很可笑的事情,可是可奈子已无力思考。     「求求教练,就当这件事未发生。 」     「怎么可以,事实上是发生了。」     「我愿意做我能做的任何事,所以求求教练……」     「这……这是个大难题……」故意皱起眉头想一下说:「好吧。既然你这样说。」好像不甘愿似的点头。     「教练,真的吗?」     「有什么办法,我也想继续维护学校的名誉呀!」     「谢谢教练。」     可奈子才松一口气。     「不过有条件,你说什么都愿意做的。」     「是,只要我做得到……」     可奈子不安的看着野泽,担心会出难题。     野泽是学校的职员,不是老师,学生时代网球成绩达全国准决赛,所以社团就请他来当教练,平时不是很爱出风头,话也不多,一旦上网球场,又显出强烈的性格,大家在练习结束后都不想接近他。     可奈子过去很少跟他交谈。     「要就这样继续做特别训练,这就是条件,这样可以吗?」     「是。」     可奈子答应,同时想到刚才野泽要摸她的身体,也许是自己多心了。     「好,要继续刚才的检查姿势和体型。」     野泽又将身体紧贴在可奈子身后,把胯下勃起物顶在可奈子的屁股,双手伸过来紧抓乳房。     「啊……」     可奈子发出细小的惊叫声,但未采取先前强硬的态度。     「刚才也说过,这是为了改造你的体型,以配合打球的姿势。」     双手一强一弱的揉搓可奈子的乳房。     「啊……不要这样!」     「不要也必须做,这样胸部才会更丰满,杀球就更有力了。」     「不要啦……我也不想要有杀球的力量。」     可奈子扭动身体表示拒绝。     「站在教练的立场,球员不愿意也必须忍泪继续做训练。」     野泽仍然紧贴在可奈子身上,继续揉搓乳房,虽是无袖的运动衫,仍能感受到富弹性的乳房。     「嗯,这样不容易产生效果。」     野泽自言自语,离开可奈子的身体。     「唔……」     可奈子松一口气,可是野泽的特别训练并未结束,而是刚开始。     「你把上衣脱掉!」     野泽用命令的口吻说。     「这是为什么?」     「若想要改造良好的体型,衣服是碍事的。」     「不要,只是练习网球,为什么要这样做?」     可奈子瞪着野泽。     「好啊,既然如此,特别训练就结束,你可以回家,我去医院开诊断书,然后去警察局。」     「可是……说过不提出告诉了。」     「但是有要接受特别训练的条件呀!」     「可是……」     「你要弄清楚,脱上衣或是被告。」     听到野泽的吼叫,可奈子吓一跳。     「脱……我脱……」     可奈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急忙解开上衣钮扣。     「也要取下乳罩。」     「不过……」     「我警告你,你再这样抗拒,就立刻停止训练,我去警察局。」     「啊……羞死了……」     可奈子不得不解开乳罩的扣子,本能的用双手掩饰胸部。     「你的手放在那里干什么!「受到斥责,可奈子急忙放下双手。     「啊……」     虽然还有幼稚感,但可奈子的乳房已隆起,是令人联想到新鲜水果的乳房。   「形状还不错,但如我所料的,缺乏丰满和圆润。」     野泽盯着可奈子的乳房。     「不要这样看……羞死了……」     不要说是男人,就连同性也没看过乳房,所以可奈子羞得满脸通红。     「马上开始训练。」     野泽来到可奈子的面前,伸手抓住乳房。     「啊……不要……」     可奈子发出尖叫声,有男人的手直接抓住乳房的事实,使可奈子产生恶寒般的感觉。     「教练,请别这样,为什么这是特别训练呢?」     「我不是说过吗?胸部要增加丰满和圆润,不然就不能配合你的姿势。」   野泽像在享受触感似的,开始慢慢揉搓乳房。虽然是完全能隐藏在手里的少女小乳房,但也是具有吸力和弹性了,可以说是三颗星的乳房。     「啊……不要!」     可奈子扭动上身,发出尖叫声。     「再做色情的事,我可要向教育委员会申诉。」     「随便你,但你要知道教育委员会和警察局会对社会的影响为何。」     说话时,野泽的手并未停止,面带微笑,似乎认为自己一定胜利。     「太……卑鄙了……」     「我为球员牺牲自己的时间,做特别训练,是哪一点卑鄙了?」     野泽露出三角眼瞪可奈子。     「那是……」     「那是什么?你说!」     这时间里野泽的手不停地在乳房上揉搓。     「女人的乳房,经过男人抚摸才会变大。」     「啊……教练……不要啦……」     「胸部丰满,杀球就更有威力,你高兴吧。」     野泽享受到年轻有弹性的乳房,露出满意的笑容。     野泽从今年四月来这所学校当教练,就将目标锁定在可奈子身上,平时给人老实的印象,但事实上却是比任何人都好色,过去只要看准目标,一定能到手,自负是猎艳高手。这次被可奈子推倒受伤,也是过去常用的手段。     「乳房光是大也不行,那样会使乳房失去平衡,对不对?」     「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乳房大了,乳头却还小,那就不平衡了。」     「那种事我不明白,教练……不要啦……」     可奈子扭动身体想要逃避泽野的手。     「你想停止训练,要我去警察局吗?好吧,我也不喜欢这样浪费时间。」   「这……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表示要继续罗。」     「那……那……」     「你说呀!」      「这……请继续吧……教练……」     可奈子反射性的回答,她怕被告伤害。     「你是想要我教你是吧?」     可奈子只好点头。     「那么,你就应该好好的请求,要说使乳房和乳头均衡吧。」     「那……太淫猥了……」     「有什么淫猥,没有平衡就不会有好体型,没好体型怎会有好姿势。」   「可是……」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太多次,你想被送入监护所吗?」野泽大吼道:「你不承认自己有错就到法院提出告诉,等你败诉,再去监护所吧!」     「我不要那样……」     「不要特训,也不要去监护所,你还真任性。」     野泽露出笑容。眼神依然锐利。     「你快说清楚!」     怒吼的声音使可奈子的耳膜也振动了。     「是………请…使乳房和乳头均衡吧……教练…………」     可奈子泫然欲泣。     「这就对了。」     野泽重新揉搓乳房,还用手指夹住可爱粉红乳头,加上拇指一起捏弄乳头。   「啊……不要啦……教练……」     任人联想到花蕾的可受乳头,捏弄会有变硬的感觉,这模样使野泽更兴奋。   「乳头再大一些,你的姿势就更完美了。」     野泽弯下身体,把乳头含进嘴里。     「啊……」     可奈子惊叫一声,身体也随之颤抖。     野泽用嘴唇夹住乳头扭动,用舌尖轻舔乳头。     「嗯,这个味道很不错,味道越好,形状和大小也会更好。」     野泽把乳头合在嘴里的同时继续爱抚乳房。     「哎呀!不要啦……」     听到啾啾的声音,乳头四周沾上唾液,已经湿湿黏黏的。     「哦!乳头硬起来了,你这好色的丫头,嘴里说不要,原来是有性感了。」   「我……没有那种感觉……「     可奈子红着脸说。     「那么,你这里的情形怎么解释,没有性感的话,这里决不会硬起来。」   「那……那是……可是我……」     可奈子找不出适当的话回答。     从来没人碰的乳房被揉搓,乳头还被舔得沾满唾液,真是奇耻大辱。然而,若说完全没任何快感也是骗人的,有一种请人来抓痒的舒畅感。     「没关系,这是网球的特别训练,并不需要有性感。」     到这个程度,野泽还以特别训练做藉口,如此一来,可奈子更难反驳了。   「好,姿势的训练就到此为止,现在要拿球拍和球,做挥拍的动作。」   野泽的手离开乳房,可奈子总算松一口气,原以为会继续受玩弄,可能是多心了。     或许教练只是单纯想训练她的球技………     野泽的手爽快的离开乳房,使可奈子有如此的想法,但这样的想法太单纯了。   野泽突然将运动裤和内裤一起拉下去。     「啊……教练要做什么?」     可奈子的声音像哭泣。     「我想借给你球拍和球。」     把运动裤和内裤脱掉后,野泽如门神般站在可奈子的面前。     「哎呀!」     可奈子大叫一声,把脸转开,因为看到野泽的胯下有冲天般的勃起肉棒。   对男人的性器,只是了解到一般的知识而已,真正看到这还是第一次。   「你叫什么!我是想把最宝贵的球拍和球借给你的。」     野泽突然抓住可奈子的右手,用力拉过来。     「快握住球拍!」     「哎呀……」     可奈子尖叫,可是野泽用强大的力量强迫可奈子握住脉动的肉棒。可奈子拼命摇头,手掌里的丑恶肉棒还在脉动,使她感到可怕。     「不要……不要……」     「你要记住,你松开球拍的话,就是你要进入监护所的时候。」     野泽的手离开了,但可奈子却不能松开握在手中的肉棒,监护所这个名词对她形成强大的压力。     「教练,请饶了我吧,我去拿自己的球拍。「「你是用自己的球拍在比赛中落败的,所以才要借你我的宝贝球拍,你难道不能做出高兴的表情吗?」     「这……啊……「     「使用新球拍时,应该试一试握紧的感觉。「「这……」     可奈子担心又提出监护所,只好握紧肉棒。     「不要不动,要抚摸或揉搓,确实感到握紧时的感触。」     「唔……是……」     听到野泽的话,可奈子急忙开始揉搓肉棒。     「嗯,你手掌柔软,感觉不错,我的球拍也高兴了。」     野泽眯起眼睛,很满意的点头。     「很好,右手习惯球拍后,用左手握球。」     「…………」     可奈子不了解,露出疑惑的表情。     「不是在球拍下面吗?装在皮袋里的球。」     「这……」     可奈子终于明白野泽的意思。     「你用手掌轻轻抚摸,这是我宝贵的球,你要好好珍惜。」     「教练……这样就可以饶了我吧……」     「哪有这么快就受不了,这样怎能成为一流的球员。」     野泽藉口特训要求可奈子做羞耻的事。     在高中联赛不过是初赛失利,为何要接受如此屈辱的特训?     「你想去监护所了吗?「     可奈子连思考的时间也没有。     「是……」     可奈子急忙用左手握住肉球,立刻产生呕心般的不快感。     「啊……不……」     可奈子泫然欲泣,在手揉搓肉袋,右手抚摸坚硬的肉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