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淫情幻影】

【淫情幻影】


【淫情幻影】

  往展示台上看过去,那位耀眼的女郎填满了我的视窗,我领悟到自己确实已远离了堪萨斯那种乡下地方了。我感觉到自己仿佛刚从一部黑白电影中走出来,正一脚踏进了彩色世界中的绿野仙踪。     我正风尘仆仆的刚刚抵达纽约巿格林威治村,来此目的是造访一位著名的画家朋友「贱」大师。远从堪萨斯而来,身为一所小型学院的艺术系学生,如朝圣般的前来这里,是希望瞻仰这位伟人进行创作的实况;为了能够达到这个目的,我情愿一路走来、跑来或爬着过来都行。     他的画作风格,如同暴风圈似的充斥着情色韵味,种种丰富而阴暗的色调,耀眼而大胆的色彩、开放的印象所呈现出强而有力的性欲活力。     所描绘的那位女性模特儿,显现出来的是异国情调的曼妙华丽,全身充满着性挑逗,她静静的站在画架前的展示舞台上,背景是无穷无尽的幽暗,小型的舞台灯光在她的柔细的肌肤上,洒下了红、蓝及紫色的光彩斑点。     她并非全身赤裸,贱大很少会画全裸的女体,但是她全身上下的各种奇异饰品,让她看起来比全身光溜溜的样子还要让人情欲勃发、心弦振荡。     那位妖艳的模特儿长得高佻而苗条,留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肤色如同雪白的石膏,双腿修长,如同舞蹈家般的强健。她的双乳丰满而结实上挺,在奇幻的灯光照射下,在双峰之间及平坦雪白的小腹上,形成了美妙的阴影。水汪汪的大眼睛呈现出如薰衣草般美妙的淡紫色。     她真是一个天生尤物,然而她身上所穿戴的饰品,让她看起来更令人血脉贲张。她那雪白丰腴的乳房,其中一只被奇形的饰物所掩盖,留下孤零零的另一只暴露在外。     环抱着她左乳的是两条金色的蜥蜴,全身镶嵌着血红及碧绿的闪亮宝石,比较小的一只横躺在下方,托住了沉甸甸的乳球,较大的那只从左乳上方,伸出一条金色的舌头,卷住了右边裸乳上那粒暗粉红色的乳头,在炫丽的灯光下,看起来像是正在舔舐着流血的伤口。     镶在她小巧玲珑的肚脐眼儿当中,闪烁着一大颗血红色的红宝石;而她的手指上则留了长约两吋的指甲,一只手上持着一半儿像魔杖,一半又像武器的奇怪物品,整体的形状像是一枝粗黑的棍棒,顶端则是一只装饰着珠宝的龙头:龙口大张,露出银色的尖牙,像是许多突出的小匕首,伸出血红色的叉舌,龙头的后方则披散着黑色的羽冠。     一条由黄金打造,具延展性的细长毒蛇,缠绕在一条雪白修长的大腿上,这条蛇由细致的膝部开始,缠着她的大腿往上环绕,胯下一丛卷曲而浓密的阴毛则完全暴露在外,乌黑亮丽并反射着丝丝银光。那蛇头上珠状的黑眼,注视着爱神之丘上毛绒绒的一片,仿佛就要游进那藏于阴毛间粉红色肉缝之中,蛇嘴中吐出的银色长舌,则逗弄着浓密的芳草。     我的视线火辣辣的转到她秀丽妖媚的脸上,她那清澈的大眼睛正注视着我,她的视线直接引燃了我的灵魂,非常缓慢的,她张开了红润的嘴,那模样就像是挑逗着爱人,要他将阴茎送过去一般;在舞台灯光照射之下,她的口中正闪烁着一颗鸽蛋大小的碧玉宝珠。     我知道碧玉不是真货,红宝石也是赝品,这些都是戏院的道具及戏服装饰,我所看到的全都是华丽眩目的情欲幻境。     在大学时期,我曾经写过一篇期末报告,就是在讨论进行人物绘画时如何善用道具及戏服。我很清楚当前有许多画家使用这些道具,也成就了不少描绘仙魔幻境的大师。     然而直到在这个时候,被油画颜料及稀释剂的气味所环绕,抬头看着贱大所装饰出来的模特儿,我才得到了第一个震憾的暗示,这种性意味的情趣物品所形成的幻觉,在挑起情欲上是多么的强而有力,戏服及道具可以将性欲挑到惊人的高度。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的阳具,不知不觉中紧顶着牛仔裤,感觉像是从所未有的庞大及坚硬。     贱大的工作告一段落,模特儿则走到展示台后消失了。我非常感谢这位伟大的画家愿意带我进入这个领域,让我从观察他的工作中得到启发。他的样子像神话中的小矮人,粉红色的脸颊、白色的胡子,脸上永远带着微笑。     我将会永远的感谢他,让我宾至如归的感受到大都会的艺术世界,以及从他那里学习到的许许多多;我同时也要非常感谢他,关于一些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的事。************那天下午我在格林威治村租了一间配有家具的公寓,纽约这一带的艺术家都喜欢聚在这个村里。     到了夜晚,我前往附近一间全天候自助洗衣店,从堪萨斯坐了长途巴士来的一身衣服,真得要好好的洗一洗。     整间洗衣店空荡荡的几乎空无一人,除了一位年轻小姐正坐在烘干机旁阅读杂志,她那白净的脸上没有上妆,配着牛仔裤穿着了一件宽大的套头衫,不太能看出身材的好坏;长而乌黑的秀发在头后绑成一条马尾,头上则戴着一顶洋基队的棒球帽。     她抬头看着我,微笑着打招呼:「哦,嗨!」她接着说:「你就是那位要和贱大一起工作的艺术家,对吧?」     啊,我从来没有被人称呼过艺术家——虽然我曾被无数次的被称作「艺术学生」,我猜自己听到这个称呼时脸都变红了。     「是的,」我回了一个微笑,有些迷惑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俏皮的露齿一笑:「你认不出我了,对吧?」     突然间我认出来了,惊讶的张口结舌:「你是……你是他的模特儿,我今天才看过你的。」     「我是玛妲雅。」她一面说一面伸出了她的纤纤玉手,我轻握了她的手,向她自我介绍。     当时我也很想告诉她,在展示台上她是多么的美丽迷人,让我一眼望去之后是多么的欲火如焚,但是我没有………至少在那个时候没有。     在我等着将衣服洗好,而她在等衣服烘干的时候,我们开始了闲谈;当她的衣服都整理好之后,她则继续陪我等着衣服烘干。     我们相谈十分投机,一路走过格林威治村弯弯曲曲的宁静街道,一面谈论了许多有关自己的事情,我似乎感受到我们之间将会发生什么事,而这种事绝不会发生在堪萨斯乡下的小地方。     最后我们停在赫德森河附近,一盏金色的街灯下,她秀丽的脸儿靠近我,当她对我呢喃细语时,我可以感受到她脸上的温热:「你还没有提到,我今天在展示台上看起来好不好。」     「我……你看起来很美。」我有点口吃了,耳朵有些发热。     「我看到你注视我的样子,你被挑起欲火了。」她眼神迷醉的喃喃说:「你是不是有一点动情了?」     「可不止一点儿。」我正回答着,她的芳唇已像蝴蝶采花般,轻扫过我的嘴唇,接着,我们的舌儿相遇,当亲吻加深时,我们的嘴唇像是各自得到新生命似的。     我的小腹一阵欲火热流,阳具几乎立刻就硬了起来,我猜她也很清楚我当下的情形,当我们相互拥抱在一起时,那幸福的阳具正顶在她温暖柔软的身体上。   「你想不想再看一次我装扮成那个模样?」她在我的耳边以挑逗的语气悄悄的说。     「你是说明天吗,什么时候……?」     她俏皮的轻笑着:「不,呆瓜,我的意思是今夜,就是现在,我手上有贱大的画室锁匙,他有极为惊人的收集品,包括了各种戏服及道具。」     当她自黑暗中步出时,我的心在胸膛里砰砰地重击,在画室后台这间舒适的准备室中,摇曳的烛光下,穿着在她身上情趣戏服的金饰及珠宝被照映得闪闪发光。     当白天第一次看到她时,是那么的遥远,如同在幻境或梦中的存在;而进入夜晚的现在,我则可以追求她、触摸她。我的手轻轻抚过她那乌黑柔顺的秀发,这时头发已被解开,披散在她雪白的肩上,而她则协助我脱去衬衫,拉下裤子及踢掉鞋子,我赤裸裸又硬磞磞的,站在这位华丽又别具风情的性感尤物身前。   她的指甲又如稍早所见那般的尖长且猩红如血。迷人的眼睛又转成淡紫色,我也知道她戴上了彩色隐形镜片,由她眼神中所幻化出的诱人深潭,预备将我拉进那未知的深处,而我准备好要跳下去了。     玛妲雅靠向前来,我们的唇再度相遇,舌尖相互挑逗嬉戏。她柔软又坚挺的乳房,紧压着我赤裸的胸部,挂在她丰乳上那对镶满珠宝的金属蜥蝪,带给我一丝冰凉感。一只蜥蝪罩住了左边乳头,右边露出的乳头,则被另一只珠宝爬虫所圈住。     她用暗粉红色的乳头轻扫着我的胸部,相对于冰冷的金银珠宝,那乳珠令人感觉温暖而诱人,她的长指甲扫过我的胸膛,逗弄着我的乳头,而她的另一只手则轻抚着我勃起硬挺的阳具,血红色的长指甲轻柔的搔弄我的阴囊,然后顺着长长的玉茎,直到那肿大膨胀的龟头。     我低头看着她那十指尖尖,戏弄着我的阳具,在轻抚细揉之中,那血红色利爪对比着紫红色肿大龟头的景像,十分令人兴奋。她又渐渐的将猩红色的长指甲往我腰间移动,对着整个身体,送进一波波性欲的脉冲。     我将手放置在玛妲雅的乳房上,滑过了金色蜥蝪上的闪亮宝石,双手罩住那奶油般丰润的玉峰,手掌心顶弄着露出的乳头,那丰润的蓓蕾早已绽开,在雪白的肌肤上呈现出深粉红色,当我的手指摘取这只成熟的葡萄,轻轻捏弄,用食指及拇指转动它时,她发出了腻人的喘息声。     然后我将手顺着她柔滑的玉体往下移,滑过了大腿到她身后,用双手紧紧罩住两瓣浑圆紧实的丰臀。我将她拉近,乌黑亮丽的春草,似乎就是为了我那勃起的阳具,铺设出一个柔滑软绵的天堂。     maocyi2008- 5- 2020:34     「好美啊。」我的内心无比的兴奋的呐喊着。     在先前的一连串的尽情玩弄后,身体相当敏感的玛妲雅,自蜜穴中溢出了甜美的淫液,犹如半开贝壳间的几粒珍珠,流出去的淫液沾湿了小菊花及少许的阴毛,无数淫艳的反光自菊穴、阴毛及花唇中反射而出。     轻轻掰开湿润的粉红色小花唇,试着插进去一只手指,顺着滑润的淫液很快就滑进了蜜穴中,接着手指却被狭窄的蜜穴给紧紧锁住。     玛妲雅的蜜穴里充满着浓郁热腾的淫蜜,肉壁上的皱褶包裹住手指,发出锁人的蠕动。     『嗯嗯!』每次手指轻轻的勾动,都会让玛妲雅叫出醉人的呻吟,腰也跟着扭动起来,美女的这番举动更增加出淫媚的程度。     如此这般奇特的性爱,是我从未梦想过的-那种狂野、煽情的景像,而我现在则是沉迷其中,让我学习到:在性爱之中,除了生理需求外,还有很多事物。有神奇的魔术及迷样的幻境,而性爱也可以是一种游戏,由参加者定出了规则,然后开始享乐。     那条缠绕在她大腿上的指引着爱神草丘的金蛇,顶着我的大腿,如同神话故事中,守卫着温暖仙洞中珍贵宝物的超阶神兽。     我没看到她是何时拿起来的,那像权杖又像武器的东西突然就出现在她的手中,她持着神杖对准了我的脸,前前后后的移动,龙头那血盆大口中的细细尖牙正欺负着我,血红色的叉舌似乎在威胁我。     玛妲雅走到一座大型皮沙发躺椅上,躺在上面双腿大张,欢迎我去探索那灵蛇守护着的仙洞。     她用着那根龙头魔杖轻触着我胯下的神杖,早已随着心中的情欲激发,使我的神杖是既坚硬又不停的勃动,她用杖上的黑色羽毛搔弄我的阳具,逗弄着装盛沉重睾丸的阴囊,同时指引我向她接近,血红色的龙舌,将可协助我驱赶守护洞口的灵蛇。     我的阳具一步一步的接近着几乎被隐藏了的粉红花唇,扫弄着黑黝黝的一丛阴毛,轻触她神秘蜜穴的暖温湿润,那龙杖鼓励我的进取,她的呢喃呻吟也恳求着我的继续前行探宝。     我跪在皮椅前的地板上,将我硬实的龟头抵住那粉红色的花唇,沾上些黏润的淫蜜,腰臀往前一耸动便插入了她的蜜穴。开始时一抽一插很缓慢,当她高声浪叫时,我就越抽越快,越插越探,她将龙杖交给我,急喘着说:「羽毛………用羽毛。」     我用那羽毛逗弄她的乳房,先在两只乳房上,然后环绕着基部,扫过露出的那只乳珠,随着她的情欲上升,早已胀成了像紫红色的李子一般。     我在她的花道里面又深又硬的抽插着,而她的里面是又热又湿,但又十分紧闭。就好像一只强壮的手紧握着我,但是靠着她里面的湿润及滑腻,让我凶猛而狂乱的刺入时,可以一击到底。     她的丰臀向上鼓动应合着我,而且随着我的冲刺越送越高,越挺越猛。我以以手中的龙杖,在她的嫩乳上扫弄着,以龙牙轻咬她的雪白的肌肤,令她数度激情的屏息后再一阵的急喘。她用手指一勾,拨开乳房间的一只金色暗扣,那对金色的蜥蜴脱落了,显然是被我俩的激情所击退。     两朵蓓蕾终于全部归于得胜的英雄所有,我丢弃了龙杖,俯下身去,将她那一对丰满的乳房紧紧的挤在一块儿,好让我可以同时吸吮那对肿胀的乳头,对着它们又舔又啃的。     当高潮袭过她的全身时,她身体变得僵直同时向上弓起,而我也感受小腹一阵酸麻,自己也开始在她的深处爆浆了,这感觉比我过去经历过的任何事都要激烈、狂热。     我先前并没有看到她放进去,但就在我开始在她体内狂射时,她张开那红润的双唇,出现了一只鸽蛋大小的碧玉宝珠,就是在担任模特儿时放在她口中的那一颗,随着我喷出一股又一股的精华时,那颗碧玉珠弹了出来,带着一丝银线,滑落在她迷人的乳沟之间,发出湿润润的翠绿闪光。     性欲的满足和性交的舒爽,让玛雅妲的身心感到疲倦又放松。我也是有着同样的感觉,抱着她诱人的腰身,缓缓向前倒了下去。     她紧紧的抱住我,我则力尽的深深沉入在她的怀中,我的脸离那龙杖的红宝石眼珠及尖细银牙只有吋许距离,它血红色的舌头几乎触及我的脸。     我就这么重重的压在玛妲雅的娇躯上。过了一阵子受到花穴内的挤压,让我变软的阴茎从她的花瓣中滑出。失去了粗大肉棒的阻挡,连带地也让一些白浊精液从潮红的花唇间冒出,经过会阴,流过了暗粉红色的菊穴,滴在那皮椅上。************第二天早上,我清理了贱大的画室,跑了几趟腿,协助他在超大的调色盘上混合了几种颜料。当然,我注视他描绘舞台上挑情又神秘的玛妲雅,而她在展示台的灯光下摆出姿式,穿着那让我熟悉了一夜的情趣戏服,就算是经过昨夜那令人十分满足回味再三的漫长性爱,但是眼前的景色仍然令我欲火中烧。     又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当贱大离开画室之后,我们就像魔法大师离开后,没人管教、胡作非为的魔法学徒一般。     在黑夜的掩护下,在环绕烛光的照映中,我们俩开始试穿各种皮衣及蕾丝、皮毛及织物、平滑及粗糙、丝巾及透明的衣物,一面看玛妲雅穿着各种情趣戏服一面抚摸她,这种享受固然令人兴奋刺激;但是我自己试穿各种戏服时,也十分的有感觉。     我惊喜的发现,当自己穿着这些情趣戏服时,居然会被激起如此不可思议的强烈欲火。     到了我们决定好当夜纵欲大会所要穿着的服装时,我们彼此愉快的欢笑,我们的幻想已经为刺激的性游戏做了充分准备,我们的身体也填满了欲火。     玛妲雅穿着一件几乎透明,风流寡妇式的黑色蕾丝连身长裙,裙两侧剪裁很高,正可突显她那苗条修长的双腿,上身的剪裁则是低得可以,仅仅刚好让那两粒暗粉红色的蓓蕾,在衣服上缘半露出来偷看着我,在胯部则裁出一个长孔,让她柔细的黑色皮毛被黑色的丝质布料所框住,两手戴着墨黑色的长手套,长及肘部。     我所穿的服饰也是黑色;玛妲雅用黑色的软皮带,从我的脚部开始密密的缠绕一直到腰部,因此我的下半身像木乃伊状的被包了起来,在胯部则空出一块,好让我的阴茎及阴囊暴露在空中。     在看到玛妲雅那秀丽的样子,以及软皮触及皮肤的感觉,早已让我勃起,在肉体接触以前,我们先以饥渴的眼神,彼此秀色可餐的饱食一番,如同在催淫春药引起渴望时,进入那充满情欲的海巿蜃楼中畅饮。     我们的嘴唇相会了,做了一个又湿又长又甜蜜的深吻,使两人的欲火上升,欲望更强,需求更高。     她用乳房扫弄着我的裸胸,让我感到了她那柔软突出的乳头,肿胀而充满欲求,以及下方风流寡妇装的柔滑布料的厮磨。     她一左一右的摆荡着双乳,用她的蓓蕾磨弄着我的乳头,对着我的身体感性的释放电流,我用双手环抱着她的腰,向下看着她的乳头,它们真是可爱,暗粉红色的、就在深黑色的风流寡妇装的边缘、探出头来,就好像正在捉迷藏般的戏弄着我,随时随地就要躲回安全的地方一般。     当我将大腿靠在她身边,感受到软皮料包裹着小腿,又温暖又柔软,好像性爱绑缚中的纠缠,将我的能量都聚焦在腰部以下,不断的对着那勃起而高翘的阴茎以及骚动的阴囊进行充电。     我前后的摇动,将我坚硬的勃起对着她穿着的丝料磨擦,接着我的阴茎感受到那温暖的毛皮,找到了她的那丛芳草,于是开始对着它前后的磨擦。     玛妲雅穿着那黑色的丝质长手套,挑逗的抚摸着我的背、肩及胸,用手指划过我的乳头,令我舒爽的呼喊起来。     我紧紧的搂着她的腰,她则将双手高举过头,丰满的乳房自连身裙中弹出,它们躺在黑色的衣料上,如同两颗展示中待人品尝的成熟甜瓜。     我将脸埋入她那暖温的乳房中,亲吻、舔舐那深邃而柔软的乳沟,两手捧着一对乳球,感受那沉甸甸的踏实感。接着,用我穿戴着软皮手套的一只手抚弄它们,温柔的用手指捏着,将它们挤到一块,好让我能够轻易的用舌头在两只肿胀的乳头间来回舔舐。     她则将头后仰,弓起身来,吟出了闷声的尖叫,而我另一只戴着手套的手则在她背后扶持着。     她往后仰倒了下去,张开了柔滑的大腿,当我向前伏下时,我的阳具发现了她柔软润滑蜜穴的快乐入口,又湿又滑,准备让我一杆入洞、一插到底。我插入她,将她提起使两脚离地,她不再闷声哼着而是淫浪的尖叫,并将双脚环绕着我的腰,我则用双手稳稳的抱住她的丰臀。     我的阴茎向上硬顶,深深的突入,她则收紧蜜穴中的肌肉,仿佛不愿松开我的阴茎似的,我们前后的摇荡着,我的脸埋在她胸前柔软甜蜜的香枕上,我的阴茎又插又抽,她的蜜穴则紧紧收缩,按摩着它,将它带入她花心中最为性感的地方。     我们融合为一而像是一只乐翻的疯狂动物,不断的呻吟、喘息,当我们的性能量爆发出共同的高潮时,就好像在巨型烟火的正中心一般,白热化的放出千千万万点闪耀的火星。     我的腿几乎常场软倒,抱着她的娇躯挣扎的走到巨型皮躺椅,两人倾倒在上面,纠缠成一堆手臂、腿及许许多多高潮后余韵。我们休息着,喝了些美酒,悄声倾吐着心中秘密以及彼此间带来的情趣。     当城市中的喧杂声随着夜色变深而消退时,玛妲雅靠了过来,用舌尖轻触着我的耳朵内圈,然后她说:「记得稍早我试过那件皮毛做成的熊熊装吗?」   「我记得。」我喃喃说。     「我是否应该再试穿一次?」     「你的确该再试一次。」     我想当我的阴茎突然又勃起时,很能说服她我可是很认真在说这句话的。************贱大还有两个星期的时间才会完成这幅画作,玛妲雅和我充份的利用这段时间,在他那充满情趣服饰道具的游戏场中一同享乐。这段时间对我们而言,是戏服性爱的重要启蒙。     我们俩偶尔还会约会相见,每一次的重逢,玛妲雅和我绝不会放过任何追寻增进情趣的小东西。这些日子以来,我很欣喜的发现,任何与我深交的女子,对于这种戏服角色扮演,都蛮愿意做这种创新的试验与尝试。     在我精心布置起居室中,在壁炉上方挂着贱大以玛妲雅为模特儿所绘,那一幅充满着情色诱惑的奇幻画作。这幅杰作在完成之后,经过了授权手续,转换成一部畅销魔法奇幻小说的封面,接着贱大就以感谢我的名义,藉那一段时间为他的画室帮忙跑腿为由,将这幅意义非凡的杰作赠送给我。     接受邀请来到我家作客的各具风情美人儿,从她们看到这幅画的眼神、表情的变化,以及讨论这幅画的反应,就可以看出这位佳人是否愿意加入这有趣的情欲游戏。     从我亲爱的朋友贱大这位艺术大师那里,我学到了许多有关色彩及艺术的形式,那些关于如何化身为成功画家的学问。     而从心爱的情人玛妲雅——我心目中的幻化女神那里,我学到的是因为我们都是凡人,需要做爱,而无上做爱享乐的精髓,不仅只有我们肉体的官能而已;还有我们的心灵,以及我们的想像………无尽可能的想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