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六大少女翻云覆雨改】【全】

【六大少女翻云覆雨改】【全】


【六大少女翻云覆雨改】【全】

        少女高手谷倩莲谷倩连重创刁辟情后,与风行列一同落难,被刁父所救,情急下装做不会武功的山村少女,谁知此时魔师宫高手柳摇枝前来与刁家商量联手一事,谷几被刁氏夫妇看破,但柳为其遮掩。谷倩莲不明所以,正想逃走这际,被柳生擒。     柳将谷倩莲穴道锁住,抱进船舱,肆意玩弄,将谷倩莲的衣裤寸寸剥光,慢慢揉搓谷的全身及乳阴要穴等敏感地带;使用掌搓,拳按,指插,舌舔,阳物淫乳,阴茎刺喉,精液洗面等多种方法将还是处女的谷倩莲搞得满身赤热,乳头发硬,私处密汁长流,满室淫香。     经过两个多时辰的玩弄,未经人事的少女已近淫秽昏迷状态,此时柳摇技重整旗鼓,解开谷全身穴道,一边听着莲女的呻吟一边按开处子的大腿,正准备将自已满布雄风的阳具刺入谷女已淫汁遍布,半开半合的阴部,开始操逼破处。     正当此时,听见谷倩莲呻吟的风行列寻至,一枪刺向柳,出其不意的柳被重伤,尔后,风行列忙解下自已外衣披上谷倩莲裸体,谁知谷欲不自禁,一下抱住风行烈,风一时不知所措。     刁辟情已早醒,见此良机,出手制住风行烈。将风行烈放於屋角。要当着风行烈的面强暴谷倩莲。     谷见风受创,一时清醒,仅披风行列外衣与刁大战,刁武功本高於谷,何况谷女除了阴部尚未被操外,实已被玩得全身无力。刁不急着放倒半裸的美女,慢慢调戏着谷倩莲。     此时刁父刁母发现柳被重伤,担心爱子生命安危,大惊沖入,却只见情儿正把谷女身上最后一块布撕掉,一个膝撞正中谷的阴部,将谷撞回床上。     刁辟情简单地将前因说明后,刁氏夫妇誓要将风谷二人以最残酷的方式处死,此时距前往双修府大战时日无多,情儿不愿再浪费时间,虽伤未全好,也要开始干倩女。     刁氏夫妇担心意外,当下与风一起看刁辟情操谷倩莲。     刁辟情知谷倩莲已无力攻击,因此既不制穴,也不用葯捆绑,直接蹂躏倩女。     一室春光,不时得到父母指点。将谷倩莲干得欲仙欲死。     谁知双修大法果是刁家克星,刁辟情首次将精射在小莲的嘴里,面上;第二次在阴部将射之时被自发的双倏在法紧锁阳具,一泄不停。     刁夫人先看出不对,情急下,刁父挺身而出,将长枪刺入谷倩莲肛门,与子联手紧压谷女,三人立在房中呈嬲形不断沖刺,一时淫声大作,但不知如何破解。     刁夫人想起三枪破双修的典故,灵光闪现,到风行烈身前,含住看谷倩莲被干数个时辰,已勃起射过的阳具,加以挑情手法,迅速让风雄风重现,而后,手握风行列整个阳具,一聚力,将阳具整个撕下,不理会风的嘶吼,将第三支枪刺进谷女深喉。     谷倩莲一惊风行烈惨嘶,而口,阴,肛全被塞满,无可回气,双修大法被破,昏倒在地,私处菊穴浊液横流。     刁家原本想留着谷倩莲活口以要胁双修府,但伤重的柳摇技保証有足够实力大败双修府。四人对风,谷都有积恨。     刁夫人听柳说「恨不能食其肉唾其皮」,灵光再现,虽然风行列已死,但谷倩莲武功底子甚好,虽经一夜狂淫,次日又恢复清丽。下人将其打扮好,带到四人前,三男子眼前一亮,浑忘了刚才信誓旦旦要残杀小莲。     刁夫人大怒,提醒三人有大战要打,誓要食敌之肉饮敌之血。遂命下人将谷呈大字捆於餐桌,拿来各式佐料,以及沸荡滚油,赤炭铁板等物。四人一齐动手,慢慢撕掉谷倩莲衣裤,以小刀,叉,针等将谷倩莲全身美肉块块吃下。     大战前,刁辟情将一箱子交与谷姿仙,阴笑说道,双修府人果是不凡,嫩滑爽口齿留余香。     谷姿仙开箱一看,一时愣住,箱中泥人的眼,齿,乳尖竟一似真人,而空的腹腔中少女的卵丸子宫清晰可见。     二丹青掌门寒碧翠鹰飞将寒女当着威长征面恣意强奸,之后用自已高明的调情手段将寒氏调教成荡妇。     三双修公主谷姿仙莫意闲擒住谷姿仙,一连十日隐於密室,鹰飞往见,莫意闲不敢太拂鹰飞之意,两人携手双寻奸双修公主,鹰飞未能先取美人红丸,一直将她干死。     四娇柔妩媚虚夜月里赤媚长笑一声,若无兄果然调教得好女儿,今后的岁月中里某可一刻不得闲了。     五峰乳隆臀庄青霜年怜丹大喜,想不到这美人儿竟知道自已今夜为采她,先已洗好了身子。当下更不迟疑,一把抱住赤裸的庄青霜,阳具就那么刺入,展开轻功,一边逃走一边不断地沖刺挑逗美女,分外刺激动人。     六仙子剑女秦梦瑶趁秦与四密大战重伤之际,红日暗中出手,将这武功才智不在他之下的绝世剑手,绝代美女生擒。红日立时将这美绝人间的仙子武功禁制,捆於树林之中,尔后引来一帮悍匪。     待数十名悍匪每人三五次将梦瑶干得满身精液时,红日大笑,说明这是仙子秦梦瑶,并逐走群匪,将秦梦瑶带回青藏,专设一楼名中原第一剑女,命人日夜看管,定下规矩,每日只可十人。竟无一日不满。     至此双方相争,以藏胜出。其后冰云前往,同被制住一起淫欢。     柳摇枝望向南婆,道:「南婆想知道关於风行烈那一方面的事。」     南婆道:「例如有关他现在的行踪,为何要到双修府去,是怎的身材相貌和年纪等等。」     谷倩莲知道南婆对他们「兄妹」动了疑心,这样问下去,必会揭开他们的真面目,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刚要往后窜出,一只手搭了过来,原来是那刁夫人,关怀地道:「小青姑娘,你的脸色真是愈来愈难看了。」     谷倩莲含糊应了一声,这刁夫人看来漫无机心,只懂溺爱子女但这只搭在她肩井穴的手,只要一吐劲,包保她什么地方也去不成,也不知她是无心还是有意。     刁项先望了谷倩达一眼,沈声向柳摇枝问道:「厉若海死后,他的丈二红枪到了那里去?」     谷倩莲心叫完了,现在连刁项也动了疑心,只要他去看清楚风行烈革囊内那家夥,便可知道是货真价实的丈二红枪,这时不禁暗恨风行烈死也不肯放弃那害人的鬼东西。     柳摇枝舒服地挨着椅背,喝了一口热茶,悠悠道:「厉若海与魔师决斗后,策马逃出了一段路后方伤发身死,魔师素来最敬重自己的敌手,所以没有动他的身和武器。」     谷倩莲大惑愕然,柳摇枝这话无一字不真,即使日后破人查到事实,也不能指他说谎。只是却将最重要的一环,就是丈二红枪已落到了风行烈手上这节略去,使人错觉丈二红枪变成陪葬之物。     他为何要为她遮瞒。不过柳摇枝连眼尾也不扫她一下,使她无从猜估他的心意,难道真是天助我也,柳摇枝给鬼拍他的后枕,教他说得如此胡里胡涂?     南婆道:「那风行烈为何又要到双修府去?」     柳摇枝淡淡道:「此子已得厉若海真传,尊信门的卜门主率众围捕他,仍给他施狡计全身逃去。根据我们的情报,他最近出现的几个地点,每次现身,都更接近了点双修府。以他师傅厉君海和双修府的关系,他往双修府的可能性将是最大,至於他要到那里去的原因,我们还末弄清楚。」     谷倩莲至此再无疑问,知道柳摇枝在为她说谎,但他为何要那样做?刁夫人的手离开了谷倩运的肩头,柔声道:「小青姑娘,你还是回房休息吧!」     谷倩运求之不得,站了起来。那知柳摇枝亦长身而起,抱拳道:「救治令郎事不容迟,待会我为辟情小儿疗伤时,无论发出什么声响,亦不须理会,否则恐会前功尽废。」     众人纷纷起立,刁夫人向刁项道:「难得柳先生如此高义隆情,我们两人必须为柳先生护法了。」     柳摇枝立道:「万万不可,你们最好离得静室愈远愈好,我疗功时必须施出精神大法,内窥辟情小兄体内状况,若在近处有人,会对我产生影响。」     众人无不震动,这般看来,柳摇枝确是身怀技,使人对他信心大增。     柳摇枝哈哈一笑,往外走去,道:「明天我保还你们一个生龙活虎的好汉子。」     谷倩莲这时才可移动脚步,出得门时,柳摇枝已在众人簇拥下往尾舱走去。     谷倩莲待要摸回去找风行烈,却给刁夫人一把拉住道:「让令兄好好休息一会吧:我嘱人收拾好个房间给你,幸好当日我嘱他们建造这船时,加重了材料,又加了体积,你也不知道刁项他样样都好,就是吝啬了点。来:我带你去。」     谷倩莲心中叫苦连天,还要装着笑脸,随刁夫人去了。     谷倩莲竖直耳朵,听得房外走廊的刁夫人和南婆去远了,又待了一会,才松下了一口气,暗忖道:「现在各人必是都分别回到他们休息的地方,心怀叵测的柳摇枝又要给那小子疗伤,真是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她走到门旁,先留心听着外面的动静,刚要伸手拉门,脚步声响起。谷倩莲暗庆自己没有贸然闯出,返到床旁坐下。脚步声虽轻盈,但一听便知对方武功有限,看来是丫环一类的小角色。     步声及门而止。     「咯:咯:咯!」门给敲响。     谷倩莲本以为是过路的丫环,那知却是前来找她,难道那刁夫人又使人送来什么参茶补荡那一类东西,真是烦死人了,有好气没好气叫道:「进来!」     「咯:咯!」     谷倩莲暗骂难道对方是耳聋的,又或连门也不懂推开,无奈下走到门前,叫道:「谁呀!」     外面有阵女人的声音道:「夫人叫我送参荡来给姑娘。」     谷倩莲暗道:「果然是这么一回事。」伸手便拉开门来。     门开处,赫然竟是柳摇枝。谷倩莲骇然要退,柳摇枝已欺身而上,出指点来,动作疾若闪电。纵使谷倩莲有备而战,也不是这大魔头对手,何况心中一点戒备也没有,才退了半步,纤手扬起了一半,已给对方连点身上三处穴道,身子一软,往后倒去。     柳摇枝一手抄起她的小蛮腰,在她脸上香了一口,淫笑道:「可人儿啊!我为你骗了这么多人,你总该酬谢我吧!」     搂着她退出房外,掩上了门,几个窜高伏低,很快已无惊无险,来到舱尾的房间内,穿窗而入。房内的床上,躺着的正是那昏迷了的刁辟情。谷倩莲几乎哭了出来,想起早先柳摇枝向刁项等强调无论这房内发出任何声音,也不可以前来骚扰,原来这淫贼早定下对付自己的奸计,不由暗恨自己大意。     柳摇枝得意之极,抱着她坐在床旁的椅上,让她坐在大腿上,再重重香了一口,赞叹道:「这么香嫩可口的人儿,我柳摇枝确是傃福齐夭,听说双修府於男女之道有独传法,你是双修府的杰出高手,道行当然不会差到那里去吧!」     谷倩莲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晴,但却强忍着眼泪,心里暗骂要哭我也不在你这奸贼的脸前哭。柳摇枝嘻嘻一笑道:「我差点忘了你被我对了穴道,连话也说不出来,不过不用怕,待会我以独门手法刺激你原始的春情,吸取你能令我功力大增的真阳时,定会解开你的穴道,听不到你辗转呻吟的叫床声,我会后悔一生的。」     谷倩莲的心中滴着血,可恨却连半点真气也凝聚不起来。     柳摇枝阴阴笑道:「你可以瞒过刁项他们,却瞒不过我,你撞入我怀里时,从你微妙的动作,我已看出你身负上乘武功,何况我曾看过你的图像,虽没有真人的俏丽,但总有五、六分相肖。」     谷倩莲更是自怨自艾,这么简单的事,自己竟没有想到。     柳摇枝道:「风行烈那小子也在船上吧!好:待我侍候完谷小姐后,才找他算账,这次真是不虚此行呢!」     谷倩莲想起风行烈,眼泪终忍不住夺眶而出,心中叫道:「风行烈:永别了。」     死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不甘心在这恶魔手上受尽淫辱而亡。     柳摇枝抱着她站了起来,往床走过去。     柳摇枝原已得意地躺在谷倩莲的身侧,又起来,将刁辟情抱起,笑道:「小子请你让张床出来,待柳某享受过后,再夹治你。」     抱起刁辟情,往那张椅走去。心中的畅美,实是难以形容。     他虽曾奸淫妇女无数,但象谷倩莲这自幼苦修双修朮又是童阴之质的美女,他真是碰也未碰过。     他和花解语同出一门,都是精於采补朮!若让他尽吸谷倩莲的元阴中那点真阳,功力必可更进一层楼。到了他那级数,要再跨上一步,可说天大难事,所以他不择手段也要得到谷倩莲这梦寐以求的珍品。成功便在眼前怎不教他得意忘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