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黄蓉被迫做荡妇】

【黄蓉被迫做荡妇】


【黄蓉被迫做荡妇】

  柯镇恶从神像身後跃出时,面向庙门,被欧阳锋这麽一抛,不由自己的穿门而出。这一掷劲力奇大,他身子反而抢在毒菱之前,两枚毒菱飞过欧阳锋头顶,紧跟着要钉在柯镇恶自己身上。     黄蓉叫声∶「啊哟!」却见柯镇恶在空中身子稍侧,伸右手将两枚毒菱轻轻巧巧的接了过去,他这听风辨形之术实已练至化境,竟似比有目之人还更看得清楚。     欧阳锋喝了声采,叫道∶「真有你的,柯瞎子,饶你去罢。」柯镇恶落下地来,犹是迟疑。     黄蓉笑道∶「柯大爷,欧阳锋要拜我为师,学练九阴真经。你还不走,也想拜我为师麽?」柯镇恶知她虽然说得轻松自在,可是处境其实十分险恶,站在庙前,只是不走。欧阳锋抬头望天,说道∶「天已大明了,走罢!」拉着黄蓉的手走出庙门。     黄蓉叫道∶「柯大爷,记着我在你手掌上写的字。」说到最後几个字时,人已在数丈之外。     欧阳锋带着黄蓉回到白驼山,每日逼她翻译经文,黄蓉却嬉笑顽皮,作弄欧阳锋,渐渐地,欧阳锋烦躁起来。     一日,黄蓉捉弄完欧阳锋,正在得意,忽然,欧阳锋一吧抓过黄蓉,点了她的穴道,将她放到床上,说道∶「小丫头,你自找苦吃,别怪我不客气了。」黄蓉吓得花容失色,大声呼救,但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人听见。黄蓉身上破碎的衣衫一片一片的落下,美丽的赤裸娇躯一丝一毫的慢慢呈现。     欧阳锋将她抱在膝上,双腿分开,一手包着颤抖中的美丽乳球,感受着胀硬的蓓蕾;另一手已分开黄蓉的花唇,挖掘着泛满春潮的嫣红溪谷。他伸长舌头,舔着黄蓉雪一般白的颈背上的晶莹汗珠;又埋首在如云的秀发中,贪婪的嗅着∶『怪不得我儿为你不惜一切,你果然不同寻常,今天我要代克儿享受一下。』布满皱纹的手,粗野的按在黄蓉光滑的大腿上。黄蓉全身好像触电般的抖了一下,但是她随即想要睁开欧阳锋的搂抱,欧阳锋紧紧地抱住,不让她挣脱。过了好一会黄蓉已经气喘吁吁,毫无抵抗能力,欧阳锋从背後继续搓她的奶子,她一边哭着一边哀求欧阳锋不要这样,但是这时候的欧阳锋已经被性欲所控制,继续地搓揉她的胸部,并且还将她的手反剪到背後压在床上。     黄蓉的身体仍旧年幼可爱,但是修长的腿,细细的腰,以及开始隆起形成的胸部和屁股的曲线,都显示出活泼的青春。欧阳锋把黄蓉的双手给拴在炼上,黄蓉的身体被直直的吊成Y字形。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黄蓉不停的把脸靠在手臂上摩擦,因为身体被吊起,乳房变平坦,腹部凹下,不停的起伏┅┅欧阳锋拿起一根竹管,这一次是蹲在地上,抓住黄蓉的脚,「把腿分开!」同时在屁股上打一掌。     「不要!我不要做那种样子┅┅」「嘿嘿┅┅现在我要把你的双腿分开,像是你自己请我看一样。」只有下半身的反抗是有限的,想用脚踢,神秘的部份反而被摸到,进退维谷的黄蓉发出动人的呻吟声,任由欧阳锋把双腿分开┅┅现在,黄蓉除了哭以外,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欧阳锋的心智完全被形成X形的女孩那种已经超出过淫秽,看起来几乎神圣的裸体所吸引。黄蓉那因紧张而红润的脸,从腰到屁股形成恼人的曲线,发出白色光泽的大腿根,神秘的肉缝和疏落的黑毛┅┅看到这种场面,如果还有不心动的男人,那才是异常,欧阳锋完全把自己的宗师地位抛诸脑後,露出恨不得过去咬一口的贪婪表情。     他把自己手里的竹管,没有预警的就「啪」的一声打在黄蓉的屁股上。每打一鞭,雪白的肉立刻红润,更形成恼人的景色,但又立即恢复,真有说不出的性感。     「不要┅┅不要┅┅」黄蓉犹如婴儿般的哭泣,拼命的扭动身躯。     这时候欧阳锋拿来很粗的毛笔,毛笔尖是完全散开的,他就用这东西在黄蓉的屁股上轻轻的刷过去。     「啊┅┅」黄蓉的身体激烈的抖动,「不要┅┅不要┅┅」几乎不能呼吸的惨叫,在武林有名的女豪杰的清纯少女,扭动身体挣扎的模样真叫人不敢相信。     可是欧阳锋一点也不在乎的一下在两个圆丘上画圆,一下在肉缝中轻轻刺过去,尤其在背部和腰部的地方特别仔细的刷来刷去。     「不要┅┅那里┅┅不要┅┅」黄蓉呜咽着,随着毛笔的动作而扭动屁股,呼吸越来越急促呻吟中开始出现甜蜜的呜咽声┅┅欧阳锋用手摸向肉缝,被摸到的大腿跟因为出汗而湿湿的,同时因为羞耻感而微微颤抖。     「很热了,简直像刚烤好的鹿肉。」经过异常刺激,女人的身体也会异常的火热。     「黄蓉,怎麽样?现在那里也被摸到,知道那儿是怎麽样的情形了,差不多该屈服了吧?」除了痛楚之外,开始感到某种刺激的声音。     欧阳锋陶醉地看着黄蓉充满新鲜感的裸体,肌肤光滑,从乳房到大腿跟,似乎从未见过阳光,显的格外洁白,尤其乳房,有鲜丽的光泽,能透露出蓝色的静脉,在顶点有浅红色的乳晕及小小的乳头。另外一处使他特别注意的是细腰和丰满的屁股,现在那里的春情好像还不肯接受男人,但经过男人的爱抚後,一定会出现柔软感。必定会出现引诱男人的风情。     想到把这样的肉体慢慢的改变成适合床上宠爱的乐趣,欧阳锋咽下口水,伸手在黄蓉的腋下言腰轻轻抚摸┅┅摸到细腰时,黄蓉猛吸一口气,拼命扭动腰枝,「你真敏感。」欧阳锋享受手掌上感受到肉体的滋味,不停的在腰和屁股上抚摸。     黄蓉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偶而发出「不要!」的声音,大概已经认命了,所以这样的声音也不大,很像深呼吸的声音。     欧阳锋的双手越来越勉强让很想袭击女人中心的手再往上移动,然後正面抓住双乳,拨弄着黄蓉的乳头。     欧阳锋说∶「黄蓉,只要你把九阴真经解给我,我就饶了你。」黄蓉不答话,欧阳锋气恼的走了。     不一会,他带回了二十几个叫花子,他们一个个又丑又脏,浑身散发着难闻的臭味。欧阳锋说∶「你们几个过来,看看天下最美的女人。」一个年轻的叫花子还是第一次看见裸体的女人,兴奋地凑过脸来想仔细地看黄蓉的阴户,他激动的大叫了起来∶「这女人真白、真香!」另一个叫道∶「这娘们的奶子真鼓的!」「我操, 毛可真够多的。」「哎,你看她的屁眼还往外翻呐!」听着叫花子大声地议论自己的器官,黄蓉羞辱得下意识地想夹紧下体,不料却招来一通哄笑。     「嘿,看她的黑屁眼还在往里缩呐!」「我看是想挨操了吧?」「哈哈哈┅┅」「欧阳锋大爷,叫我们怎麽收拾她?」黄蓉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可欧阳锋的声音另她的皮肤一阵发紧∶「行了,先给她摸摸。」於是,几十只脏手在黄蓉身体上一通乱摸,当然是猛摸阴部和乳房。     欧阳锋把黄蓉的嘴张开,点了穴使她无法合拢,然後叫叫花子们将鸡巴插入黄蓉的嘴里灌尿。黄蓉听了,吓得拼命的摇动身子,但无济於事。叫花子们一个一个地接着,迫不及待地将又丑又脏的阴茎插入黄蓉美丽的小嘴中,有时甚至两个人同时插入,将臊臭的尿液灌入黄蓉体内。     欧阳锋恶毒地说∶「等会儿让这娘们当众撒尿,来给你们几个没见过女人的小子过过瘾吧!」几个叫花子当然对女人的身体极感兴趣,他们围住黄蓉「晾」在半空、彻底展开的赤条条的身体,开始拨弄阴户、揉捏乳房。乳房被大力地揉捏,乳头被捻转、拉扯;阴毛被拨开,揪住大阴唇死命向两边扯,以观察阴户的内部。     黄蓉就被这样搓弄了近半个时辰,直到欧阳锋发话∶「甭急,只要她一天不服,你们就能玩一天。怎麽样啊!黄蓉,快要撒尿了吧?是说呢,还是当着大家撒尿?」由於刚才被灌了许多尿,黄蓉此时的确尿意很急。虽说已经一丝不挂地被众男人这样辱弄了半天,可要她当着他们的面撒尿却是死也不能。黄蓉紧闭着嘴,不吭一声。     欧阳锋心中有数,他不慌不慢地指挥着叫花子用两只夹子夹住了黄蓉的大阴唇,然後栓上细绳在她的身後系紧,这样黄蓉的大阴唇被最大极限地扯开,阴户呈一个大大的O型。一只毛刷在小阴唇中央上下刷动;捆成一束的几根细竹丝不急不慢地捅扎、拨动着黄蓉特别突出的阴蒂;另一只宽毛刷则在肛门和屁股沟、大腿内侧刷动;两只乳头也被指头捏起徐徐地捻转。     「看着,一会儿这美女就会发情给你们看的。」欧阳锋说。     由於这样的姿势赤条条地面对几个男人,加上膀胱内的压迫,黄蓉无论怎样努力忍耐也无济於事,她的脸憋得通红,可是小阴唇内侧不由开始渗出亮晶晶的淫水。     「看呐,她的 流汤了,这就是想挨操的表现,看看女侠客是怎麽当众发情的?别停,继续刺激她。」欧阳锋继续指挥。     黄蓉的阴户上的淫水愈来愈多,竟然顺着阴户流到了肛门上,阴户也不由自主地开始蠕动、抽搐。她紧咬牙关,拼命想忍住,但无济於事,阴部、乳房都涨大起来。     「看老子的。」欧阳锋用指尖钩住黄蓉的阴唇向下拉,使她的阴道口完全暴露,接过那束细竹丝不停地轻啄黄蓉的阴蒂。渐渐的黄蓉的阴户开始向外鼓胀,阴道口慢慢的张开,然後有节奏地一开一合,她的阴户上布满了亮晶晶的液体。     「看见没有?这就是女人撒尿的地方。等会儿她还要撒给你们看呢!」欧阳锋手中的竹丝急剧地啄着黄蓉的阴蒂和尿道口周围。     黄蓉的阴道口逐渐充血、发红,更加张开,阴道也慢慢的张开,竟一点一点的扩张开成一条管,连阴道深处的子宫颈都隐约能看见了。     年轻的叫花子饶有兴趣地看着黄蓉自动打开的阴道内一环一环的沟圈∶「这女人现在已经骚得要得了。本来她的 是重门叠户型,满不错的,可惜 眼太小了。」「看着!」欧阳锋突然食、中指夹住黄蓉的阴蒂,用力搓揉起来。然後,他叫叫花子们挨个用舌头舔黄蓉的阴蒂。黄蓉在这强烈的刺激之下阴户开始痉挛,阴道中涌出大股的淫液,整个身体也哆嗦起来。     「哈,见过没有?这就是女人骚透了的发情样子。」欧阳锋得意了。     由於当着众多男人达到了高潮,黄蓉羞愧得不得了,但是身体却不听指挥,抖了好久才停下来,但尿意却更加强烈了。她知道自己的阴户完全咧开着,若是撒尿会清楚地被这些大小叫花子看见,所以拼命想憋住。     看着黄蓉不住抽搐的阴户,欧阳锋知道她快忍不住了∶「娃儿,可见过女人撒尿啊?」「见过,见过我家邻居小女娃儿┅┅」叫憨蛋的小叫花子还没说完,就挨了欧阳锋一脖拐∶「哈哈,你这憨儿。我说是女人┅┅哈哈┅┅」欧阳锋叫大家一起来看黄蓉撒尿,黄蓉在众多男人的围观之下,终於忍不住了,她泪流满面地当着众男人尿了出来。只见一股淡黄色的水柱霎地从两片嫩红色的阴唇中喷射而出,越射越粗、越喷越远,连薄薄的小唇瓣也被冲得向两边张开,还有一些小水流围绕住阴唇末端呈旋状转着。     好一阵才在众人的哄笑中将满腹尿液撒完,当水柱由直线状变成弧形再慢慢收回阴户时,屁股底下早已湿成一滩尿潭了。     极度的羞辱,使得黄蓉昏了过去。     欧阳锋解开黄蓉,拿出自己酿制的催情药,给黄蓉涂在阴部、乳头、大腿、脚趾、耳垂等敏感地带,又将淫药灌入黄蓉的口中,然後继续用手抚摩黄蓉。     黄蓉两腿夹紧,死不肯让他得逞。但是欧阳锋虽然手被黄蓉的腿夹住,手指却可以轻易地活动,而且这时候他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就可以抠摸黄蓉的小 ,所以欧阳锋锋就开始玩弄她的小 。     黄蓉从来没有这样被人玩过,她的两腿依然紧夹着,但是却开始上下磨蹭,而且她全身的力量似乎尽失,两腿渐渐松开,她开始低低地发出呻吟。欧阳锋见到这个样子,就加紧攻击。     黄蓉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在淫药与欧阳锋的抚摩下,已经有些忍受不住了。     欧阳锋锋却是情场老手,玩弄女人的手段极高。     欧阳锋的舌头继续地舔弄,黄蓉小 里的蜜汁愈来愈多,欧阳锋这时候肉棒呈勃起状态,黄蓉已经意乱情迷,骚情萌动了。她感觉自己两条丰盈雪白的大腿上有一只男人灼热的大手在尽情的热抚着,淫荡地向敏感的玉腿内侧抚去,黄蓉感到全身一阵阵的燥热。那男人灼热的大手在动人的一下下地抚摸她处女细嫩的肌肤,每一下揉捏都激起黄蓉全身一阵战栗。     欧阳锋在她耳边淫荡而甜言蜜语的轻说着她从未听到过的话∶「可人的俏黄蓉,你的身段能诱惑世界上一切男人,你的大腿和屁股又丰盈又白嫩。啊,待会让我在你白嫩的乳峰上吻吻你就知道什叫欲仙欲死了。」还有那玉腿上传来的阵阵趐麻难耐的快感,却使黄蓉毫不挣扎地任凭色鬼在她那纯洁白嫩的身体上抚摸着,战栗的感觉到一个灼热的手指已经在抚弄黄蓉的阴毛了。     欧阳锋是个风月老手,不知摸过多少个姑娘的丰盈大腿和娇嫩乳房,但今天玩弄的这个少女既美丽又丰盈,虽娇羞而又充满了初欢的渴望,眼中虽然有一丝拒绝的羞涩和恐惧,然而热手抚摸在丰盈大腿上姑娘却又平躺着毫不抗拒,肌肤香汗淋漓,可以感觉到少女在微微的战栗,这实在是一个难得玩弄的美丽处女,欧阳锋不禁也是血脉贲张。     『我就好好玩玩你这个渴望初欢的美人。』心中想着,一只大手便伸向了黄蓉的胸脯,熟练而诱人的抚摸起姑娘那丰满而苗条的腰肢来,在那敏感的丰腰上揉摸着,抚上了黄蓉洁白而富有弹性的小腹,轻轻抠摸起少女的肚脐眼。     黄蓉不禁大叫了一声,只感到在那温湿的阴部有一只色情的大手顺着小腹,滑过她的阴毛,又滑过她的尿道口,直抚上了她的阴唇,一股激流从黄蓉那已见湿润的娇嫩阴部,传遍了姑娘的全身,那美丽的躯体禁不住抖动了一下,美丽的脸庞泛起了一阵从未有过的红晕。     她感到自己那娇嫩的阴部被一个手指大胆的触摸着,随後竟插进了姑娘那微张的阴道,在那里抠摸起来。黄蓉感到十分羞涩,脸上的红晕更加红了,一股万分强烈的快感从那被抠抚的阴部传来,使少女玉嫩的身体战栗着,玫瑰般鲜红的嘴唇不禁开启了,从那碎玉一般的牙齿里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然而少女的本能却使黄蓉伸手去推拒那只在她那最纯洁最隐秘的部位抚摸的男人的大手。     虽然黄蓉心中确真希望那手指在娇嫩阴部的抠摸能更加深入一些,甚至丰满的乳房上也能得到那大手的抚爱,黄蓉的推拒是无力的,然而那欧阳锋的手却离开了处女的阴部。黄蓉感到一只手突然揪住了她的一丛阴毛,然後那手指万分刺激的退了出来,一阵疼痛传来,那是自己的阴毛被放肆地揪了下来。     黄蓉大叫了一声,她奇怪的是自己并非因为疼痛而大叫,而是快活的呻吟了一声,同时全身畅快的出了一阵汗。     欧阳锋在一边温柔的抚摸着姑娘的大腿,一边用大手在尽情抚摸着少女娇嫩的肌肤;他的另一只大手夹着黄蓉几缕阴毛,便一把搂住了黄蓉丰盈的细腰,把黄蓉紧紧搂在怀里。     欧阳锋淫荡疯狂的动作让黄蓉感觉十分舒畅,不禁又欢畅的大叫了一声。热唇在少女美丽红晕的脸上、红唇上吻着,黄蓉感到欧阳锋的大手仍在慢慢的在自己那最隐秘的部位、雪白的大腿上玩抚,欧阳锋在红唇上放肆的热吻着,一边熟练的伸进舌头在黄蓉的嘴里搅动着,玩弄这样一位万分美丽的处女。     欧阳锋也是春意满胸,口中不禁说出∶「黄蓉,我今天要好好的玩玩你,要在你那阴道里抽送三千下,你愿意吗?」黄蓉这时已经是香汗微润、红晕满脸了,显得十分的诱人,玉牙一开似乎要说什麽,可欧阳锋的舌头却趁机插了进去,两个舌头搅在了一起。黄蓉突然觉得思想豁然开朗了,不禁紧紧吮住了欧阳锋的舌头,媚眼张开,一只手搂住了欧阳锋,比对情人还更冲动,那平时不被人所见的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和覆盖着软软黑亮阴毛的处女阴部,却完全裸露在一个把她搂在健壮赤裸身体里的男子面前。     欧阳锋的手从黄蓉美丽的小腿一点点抚摸着向上移动,揉捏着少女的肌肤,热唇在黄蓉火热的唇上尽情的亲吻着、啃咬着,抚摸着处女的丰腰,紧接着一把便抚上了黄蓉那丰满的、像要涨破的高耸的乳房,在那万分诱人的乳峰上使劲的抓抚着。     黄蓉身体里那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了,她禁不住拼命地在欧阳锋赤裸的怀里挣扎着,那丰盈的身子便诱人的扭动起来,光洁的臀部竟和欧阳锋那坚挺的阴茎触碰了起来,直觉自己那敏感的臀部被一个十分灼热的硬家伙顶触着。     欧阳锋也舒畅的感觉到自己那粗大的阴茎被处女那丰盈的臀部揉抚的越来越灼热坚挺了,触摸着少女肌肤的动人感觉强烈的传来,不禁抱紧了黄蓉,口中发出野兽般粗重的喘息声,一只大手已经抚摸上了黄蓉丰盈的大腿。黄蓉的两腿紧夹着,扭动着身体,那手便一下子插进了黄蓉的两腿之间,在那万分敏感、柔嫩的大腿内侧加劲的抚摸着,一边动人的向上移动着。     感觉处女的肌肤已经是微微湿润了,可黄蓉仍在抵抗着。欧阳锋索性在黄蓉那丰盈的乳房上加力的揉抚着,动人的拨弄着处女的勃起乳头,令黄蓉呻吟了出来。欧阳锋又把黄蓉湿润的大腿内侧大把大把的抚摸着,一下下地移到了黄蓉的大腿内侧,挑逗的抚摸起黄蓉的大腿沟来。     黄蓉的抵抗软了下来,黄蓉只感觉那从乳房和大腿内侧传来的感觉像电流一样趐软着她的全身,自己的心在怦怦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力量,两条嫩藕一样的玉臂现在简直是在抚摸男人那毛茸茸的胸脯。     欧阳锋知道黄蓉已经动情了,伸手抓住了黄蓉的玉臂,让黄蓉柔嫩的小手在自己的胸脯上温柔的抚摸着,吻着黄蓉美丽的眼睛说∶「美人,我知道你想好好爱抚伯伯,我爱你,让你感觉很温柔舒畅的。」可那只早已迫不及待的大手却十分粗鲁的抚上了黄蓉的阴部,揪着黄蓉的阴毛,便在那湿润的阴部上使劲的抓抚起来,刺激得黄蓉不禁「啊┅┅啊┅┅」的吟叫起来,美丽的身体扭动如蛇。     可欧阳锋就是想看看黄蓉这幅柔弱无助的娇羞模样,一边把黄蓉紧紧压在身下,用自己的胸脯蹭抚着黄蓉那高耸的乳房,一边抓住黄蓉的温湿的小手按向了自己那坚挺的阴茎,让黄蓉在那两手都抓不过来的阴茎上抚摸着。     自己感觉黄蓉那逃避式的抠抚,让忍不住的快感阵阵传来,不禁淫荡的用粗茎在黄蓉那小手上一杵一杵的,把一些精液都涂到了黄蓉手上,口笑道∶「够不够劲啊?待会我就着杵你,你就知道什叫销魂了。」另一只手动人的在黄蓉的阴部上使劲抓抚着,揪弄着黄蓉的阴毛、拨弄着黄蓉的阴蒂。     黄蓉忍不住了,口中传来声声吟叫∶「啊┅┅轻点伯伯,啊┅┅别拨弄我那了,我要受不住了,啊┅┅」黄蓉没有发觉如此的娇态会令男人也是血脉贲张,那只大手便在黄蓉的阴部和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之间来回使劲地揉摸起来。     黄蓉突然感到一股控制不住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娇躯一阵痉挛,便感觉自己那两片柔嫩的阴唇张开了,一股液体排了出去,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黄蓉完全被欧阳锋趐熔了,两只玉臂自然的抱住了欧阳锋,把自己那丰盈的身体主动和欧阳锋蹭抚着。欧阳锋不禁欢声大笑,知道终於把一个娇羞推拒的处女玩弄成爱液奔流的娇娘了。     黄蓉在发情的搂住欧阳锋,亲吻着欧阳锋的肩膀和胸脯。     欧阳锋一只手这时轻轻抚摸起黄蓉的阴部来,万分舒畅的把那溅流的爱液涂在黄蓉整个阴部;又一边用大拇指摸弄着黄蓉那最敏感的阴蒂,一边把手从黄蓉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之间穿过去,热抚起黄蓉的会阴部来;又把手伸到黄蓉的臀部上大把大把的抓抚起黄蓉那丰盈柔软的臀部来,手臂还不失时机的在蹭抚着黄蓉的大腿内侧和阴部,黄蓉的呻吟声又响了起来。     黄蓉那丰盈美丽的身体娇嫩美妙,特别是刚刚裸露出来的两个丰满高耸的乳房,白嫩坚挺,火红的乳头高高耸立着,肌肤腴润,像两个白嫩的馒头一样在激动的起伏颤动着。往下看是处女那苗条丰盈的腰肢,阴毛柔嫩的阴部那初欢的阴蒂已见火红,两条绝美的玉腿光洁白净,紧紧的夹着。     处女那万分美丽的曲线引诱得欧阳锋万分冲动,一头便埋向了黄蓉那丰满的乳房,在那白嫩的肌肤上贪婪的舔吮着,使劲蹭动着,又不禁一把吻住黄蓉的乳头在尽情的吮吸着、啃咬着,黄蓉便在他身下一会万分销魂的欢叫着,一会忍不住大声呻吟着,口中吟道∶「亲伯伯,大阴茎的亲伯伯,轻点,喔呦┅┅我还是个处女。」引诱得欧阳锋喘息着,一下子把她压在了身下,两手使劲热抚起黄蓉丰盈的玉乳来,嘴里继续在含咬着黄蓉的已经勃起火红的乳头,两手把个黄蓉的乳房又是抓抚,又是揉捏,黄蓉在欢叫着。欧阳锋又用一手搂住了黄蓉的丰腰,在黄蓉的後背抚摸起来。     黄蓉没想到,抚摸後背竟也是那的性感,一头漂亮的黑发披散在枕头上,仰头动情的呻吟着,任凭欧阳锋亲吻着她玉嫩的脖颈,只感到一个硬大的热家伙顶在自己阴部上,左右的触摸着,十分的刺激,一股强烈的感觉希望那粗大热挺的阴茎便顶进自己那渴望的阴道里。     欧阳锋这时也是意乱情迷,黄蓉的纯洁和娇嫩令他色欲大发,那长耸热挺的阴茎感觉越来越坚挺,顶蹭着处女那柔嫩阴部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黄蓉那白嫩的玉体就在欧阳锋的身下蹭动着,欧阳锋的一只手仍抓抚着处女那丰盈白嫩的乳房,在那丰乳上尽情揉捏抚弄着,能玩弄这样一位十分丰满的处女,真是一大幸事。     黄蓉的丰乳却从未被男人这样尽情的玩抚过,只觉阵阵趐熔的感觉烧得她,「啊┅┅啊┅┅」的叫唤着。     欧阳锋看着黄蓉那美丽的娇态,一头便埋向了黄蓉那鲜嫩的红唇,贪婪的吮吸着黄蓉甘甜的汁液,舔着黄蓉的牙齿,大手在把黄蓉那丰盈的玉乳像揉面一样按抚着,感觉那丰满的乳房娇嫩而又富有弹性,真是令欧阳锋性欲大张,把黄蓉的玉乳左右地拨弄着,同时用大拇指拨抚着黄蓉那高高耸起鲜红娇小的乳头,口中品尝着黄蓉的舌头,手中便把那玉乳拨弄着蹭动着自己毛茸茸的胸脯,另一只手一只在玩抚着黄蓉那丰盈柔嫩的玉臀,大胆的揪弄着白嫩的肌肤。     黄蓉这时已经动情的用两只嫩藕一般的玉臂紧紧搂住了欧阳锋,主动的把她那万分美丽的身体蹭向欧阳锋那热乎乎的健壮的身体,同时两手忍不住便在脊背和臀部上温柔的热抚着。     这时男性的大手突然抚向了黄蓉那两个丰臀之间,在黄蓉的肛门和尾椎骨上抚摸着,黄蓉立刻便感觉到一股未曾感受的激流传遍了全身。欧阳锋的嘴吻向了黄蓉的脖颈、肩膀,黄蓉便动人的吻起了欧阳锋的黑发和健壮的肩膀,任凭欧阳锋在她那玉嫩的臀部上尽情的揉捏抓抚着,把手指伸进黄蓉的肛门里触动着,从後往前使劲抚摸着黄蓉的会阴部,黄蓉扭动着丰盈的身体「啊┅┅呦┅┅」的淫笑叫唤着。     黄蓉已经完全进入了发情阶段,美丽的身体上香汗淋漓、肌肤腴润,衬着少女那白嫩身体的美丽曲线更显迷人。黄蓉的脸蛋儿红扑扑的,美丽的双目紧闭,瀑布般漂亮的黑发被香汗打湿披散在枕头和脸庞上,少女在蠕动着,丰满的乳峰高高耸立着,两条雪白的大腿自然的缠上了欧阳锋的两腿,玉嫩的肌肤在欧阳锋身上蹭动着,那最纯洁隐秘的部位紧紧的贴在了欧阳锋的身上男性象徵上。     欧阳锋一头便埋向黄蓉那丰盈高耸的乳峰,大口大口的吮吻着黄蓉的乳房,两手在下面热抚着黄蓉的臀部,把黄蓉的纯洁隐秘的部位向自己紧贴着,那粗大的阴茎便一下下地蹭动在黄蓉的阴部上,触摸着黄蓉的阴唇。欧阳锋又抚摸了黄蓉的肛门,滑过会阴,抚上了黄蓉雪白的大腿内侧。     黄蓉欢叫着,双手也开始大胆地抚摸起欧阳锋的臀部和大腿,又竟然从欧阳锋後面的两腿间穿过去,抚摸起欧阳锋的会阴来,又揪弄着欧阳锋的阴毛,大胆地轻抚起粗大阴茎的根部,口中吟道∶「大阴茎亲哥哥,我也抚弄抚弄你这。」这可真是大大刺激了欧阳锋,欧阳锋口中叼着黄蓉高耸的左乳房,突然立起身来,黄蓉感到那鲜红勃起的乳头被欧阳锋紧紧咬住,舌头在舔着敏感的乳尖,趐熔的感觉本已充满了全身,这时更是令女子战栗着,「唔┅┅呦┅┅啊┅┅」的叫出声来。     睁开迷离的美目,便看见欧阳锋直挺着长耸粗大的阴茎便往下杵,黄蓉的心砰的一跳,虽然有一股强烈的渴望,却本能的大叫了一声,一只玉手握住了欧阳锋的阴茎。     欧阳锋本来就是想挑逗一下姑娘,沉重的身体顶着粗大的阴茎,却一下插入了黄蓉的两腿之间,在黄蓉两条丰盈的大腿之间、在黄蓉的会阴部、穿过黄蓉的小手一上一下地蹭动着阴茎,黄蓉纤纤柔手的抚摸令欧阳锋大为欢畅。     黄蓉只感到蹭动令她一阵阵的战栗,悬着的心放下来了,可一种渴望没得到满足的失望感却袭来。黄蓉随着两个丰乳之间的乳沟被欧阳锋热情的舔着,终於明白了自己是多的需要身上这个男人。黄蓉的小手竟然一直没有放开阴茎,竟用手握住阳物,主动的让那红大的龟头蹭动着自己的会阴、大腿内侧、甚至自己的阴唇,口中呻吟着。     男人手抚着姑娘圆滚滚的臀部和光洁的脊背,抱住黄蓉在柔软的大床上翻滚着。     他最後在黄蓉那万分丰满鼓涨的乳房上使劲咬了一下,丰乳的弹性揉嫩的肌肤咬上去的感觉真是妙极了,黄蓉舒畅得大叫了一声。欧阳锋随即吻上了黄蓉的红唇,粗大的阴茎仍顶在黄蓉的大腿根部蹭动着,黄蓉兴奋得两腿竟然缠不住欧阳锋了,就那样张开的、扭动着放在床上。     黄蓉只觉欧阳锋突然停止了爱抚,那一切诱人的感觉都减弱了,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自己雪白的身体已是那的热汗淋漓了,娇嫩的肌肤被香汗滋润红扑扑的更显诱人,欧阳锋赤裸的汗淋淋的身体就放肆的压在她身上,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张开着,欧阳锋的一根十分粗大的阴茎就插在那里,红嘟嘟的十分可爱。     黄蓉感到那个万分动人的趐熔感觉仍在爆发着,强烈的需要男性的爱抚,她看到自己本是十分高耸的乳房现在竟然是从未有过的丰满高耸,两个美丽的乳房像两座迷人的山峰耸立着,心想也难怪男性在上面直吻了十几分钟。     趐熔的感觉在煎熬着,想得到男人的爱抚,黄蓉忍不住了,用玉臂轻抚着欧阳锋,满脸红晕的低声说道∶「我要你。」但欧阳锋却不理她,黄蓉急促的呼吸着、哀求着。     欧阳锋问∶「黄蓉,你要什麽?」黄蓉说∶「我要伯伯摸我。」欧阳锋说∶「那你先自己摸摸,让伯伯看。」黄蓉将一双玉手在身上摸着,乳房、阴部、大腿内侧,摸得她淫水止不住地流。     欧阳锋并不去满足黄蓉的要求,而是给黄蓉穿好衣服,带她到街市上,找了个人最多的地方,让黄蓉跳舞唱歌。黄蓉随着淫歌跳起舞,最後到眼神亦妩媚淫荡起来,手亦开始在衫外很温柔的搓弄着自己的乳房。     那火辣辣的场面同使街上的男人一阵哄动,裤裆开始拱起一块来。     黄蓉的手慢慢插入衣衫内,虽然在场的人看不到她的手,但很明显的她在搓弄自己乳房和奶头。黄蓉的唱歌的口形简直就像在呻吟,看她的神情是多麽的享受。     坐在前排的几个观众,禁不住伸出手来,黄蓉并没有出手阻止,由得他们在自己的大腿外摸索。而有一只手竟伸到黄蓉的阴户处摸去,虽然隔着裙子,但仍可感到那肉缝之所在,那人用手指向着肉缝轻轻的挤下去,黄蓉禁不住「呀」一声呻吟出来,阴户开始流下精水。     那叫声令在场男人的阳具变得更坚。     黄蓉避开那些手,背向着观众,把身上的衬衫解松,匆忙的脱下来,露出来处女的雪白肌肤,和玲珑的曲线。     观众大叫∶「再脱、再脱!」,另外一些则叫∶「转过来,转过来!」黄蓉转身就很快快的跳起来,跳动时黄蓉胸口的两团肉在亵衣内呼之欲出,场内男人的呼吸开始渐渐急促起来。     黄蓉随着节拍,抓着右肩的衣袖拉下,跟着再一个转身,那左边的也滑了下来,众人瞪大眼睛期待那对宝贝面世。     在场的男人个个情欲高涨,焦点都集中在黄蓉隐蔽的二点之上。     黄蓉缓缓的把亵衣的钮扣松脱,那双饱满坚挺的胸脯就弹了出来,那两个处女粉红的乳蒂,看到人人都心花怒放。     此时一双全赤裸的男人来到黄蓉身边,原来他们是欧阳锋找来伴舞的,那双男人在她身旁跳舞,随着舞姿,在搓弄黄蓉的孔房,又吻她的粉颈。其中一个慢慢将她的裙子和亵裤都脱光,一丝不挂的黄蓉就在众人面前。每人都看得血气逆行,其中有一个年轻的还把自己的阳具掏出来套动获取快感。     黄蓉继读疯狂的跳舞,那两个男人一个握着那乳房,一个就伸出手抚摸她的阴户,从外面见到她的大腿已湿了一大片。黄蓉不甘示弱,伸手轮流握着两个男人的阴茎套动。黄蓉跪在场上,两男仕就在黄蓉面上射了一大口的精液。     两人在射精後就离开场中,那些大胆香艳的场面实在更加令人冲动,黄蓉见到一个男仕勃起了的阳具,就不禁伸手握着,蹲在地上,把舌尖在龟头上玩了一会,竟含着阳具啜起来,其他的男仕见了,就连忙把阳具全掏出来,黄蓉就逐一的含了两下,但途中亦有不少的男人伸手抚摸她的阴户和乳房。     当差不多舔了四十只阳具後,有男人上来要操黄蓉的阴道,黄蓉很高兴的等着,可欧阳锋却过来将黄蓉带走了。黄蓉被疯狂的情欲所控制,浑身扭动着,将雪白的肉体在欧阳锋身上蹭磨。     欧阳锋将黄蓉带回房内,扔在床上。黄蓉媚笑着,拉住欧阳锋不放,要欧阳锋满足她,欧阳锋却不急於去满足她,他要将她调教成天下第一淫妇。欧阳锋掏出阳具高举於黄蓉的面前,黄蓉口中不禁「哗」了一声,缓缓伸出手握着阴茎,只觉它在一跳一跳的,有一股热流更由掌心流入自己的脑海。     欧阳锋的阳具有八、九寸长,直径有一寸多,龟头十分巨大。     黄蓉此时情欲已被挑得高涨,於是她蹲在地上,握着欧阳锋的阴茎在手中套动,黄蓉将阳具移近唇边,她开始吻欧阳锋的龟头,龟头渐渐变成赤红色。除了吻以外,舌头还在上面绕圈,跟着她又吻他的颈部和睾丸。     欧阳锋被吻得很兴奋,精水早已在龟头吐出一点。黄蓉突然将整个龟头含入口中,一下下的套动着,发出「吱吱」声音,就像做爱的节奏一样。     然後忽然又小心的将舌头放在阴茎底部,让最大的磨擦快感给与欧阳锋。黄蓉时快时慢的套动,令快感培增,尤其唇迎接触到龟颈时,令欧阳锋不禁呻吟起来。     当黄蓉把阳具抽出口中时,一丝晶莹的精丝,随着樱唇拉出一条细线来。当黄蓉再含时,发觉并未有将九寸也纳入,她想如果是插在喉咙就一定可以,於是黄蓉决定试试。     起初是不能将整条含着的,慢慢的黄蓉将龟头顶到喉咙,最後突破喉头将整条的含着。由於九寸的磨擦面多了,欧阳锋的快感成正比的增加,欧阳锋活像在抽插似的呻吟起来。欧阳锋在享受时,两只手并没有空闲着,正一同抚摸着黄蓉的乳房,啜吻她的乳头,又或者卧在地上狂吻黄蓉的阴户。     大约套动了百多下後,欧阳锋的龟头已红涨得爆裂似的。     此时黄蓉的口也疲了,欧阳锋用手示意她停下来,然後自己用两手握着黄蓉的头,开始自己用力的把九寸长的阳具在黄蓉口中抽送,下下没顶,并发出「吱吱」的声音,有时还有一些精丝泄出来。     只见黄蓉的神情十分享受,欧阳锋越插越来劲,大约急速插多百多下後,一阵暖暖的液体,狂烈的劲射到黄蓉口中的深处,把那处填得满满。     欧阳锋刚把阳具抽出,就叫来叫花子们,未待黄蓉处理完在口中的精液,就急急把阳具伸到黄蓉的面前。叫花子都毫不礼让,坚持优先,结果黄蓉依次用樱唇把两根同时容纳。她并没有吐出或吞下欧阳锋的精液,让精液一直的停留在口中,黄蓉的头并没有动,就让二人把粗壮的阳具在口中抽送。随着「吱吱」的声浪,有点刚才的精液还泻出挂在唇边。看得一旁的乞丐的阳具早已涨无可涨,性欲的洪流在心中冲击着。     两条阳具的抽动,令黄蓉的快感连绵不绝,黄蓉不其然因生理的需要而自慰着,那空虚的阴户淫水猛吐,把地下湿润了一大片。     正当黄蓉自慰到高潮时,叫花子的阳具同时喷射精液出来。在两条阳具抽出来时,黄蓉早已满口都是浓粘的精液。     黄蓉不慌不忙的把那些挂在嘴边的精液放入口中,并一并的把三人的精液同时吞下。     没等她喘口气,又有两条阴茎已经插入口中,黄蓉不断地吞吐着,吞下无数的精液。她已经完全沉湎於情欲中了,靖哥哥、廉耻什麽的,已经远离了她的思想。     欧阳锋拿出一粒药丸塞入黄蓉口中,让她就着精液吞下。原来这是一种天下至淫的药,它用一千个十五岁少女,不断的刺激,使她们源源不断的流出淫水,然後将她们的阴蒂割下,辅以多种天下难得的催情草药,慢慢熬炼四十九天,才得到一粒正丸和几粒次丸。     欧阳锋乃是从一位西域高人那里得到的一粒正丸和五粒副丸,当年用了一粒副丸,将自己的嫂子变成了情人,今日又用它来对付黄蓉。     那粒副丸只是将贞洁妇女变成淫妇,丧失了人的本性;但这正丸却使人神志清醒却又身不由己,自觉自愿地成为性的奴隶。特别是在服用时,如果以精液送服,则女人还会有身体的变化,全身皮肤会发亮绷紧,她们的身体会变的敏感无比,只要一摸便会全身麻痒,除非性交才能止住。乳房涨大,处女也会流乳汁,并且盼望男人来吸,否则会浑身躁热,像发情的母猫一样。     另外,不论是谁,都会日日思春,淫水长流,无法遏止,除非每天能高潮不断,才可获得短暂的清醒。而且越作爱,则药力就越深入体内,药效极长,一生都难以驱除。     欧阳锋给黄蓉的恰是此丸,他淫笑着给黄蓉服下,便将黄蓉重新捆绑吊在树上,静等黄蓉的反应。     在灿烂的阳光下,黄蓉的裸体发出梦幻般的美丽光泽,雪白的肌肤和发黑的绳子,形成强烈的对比,整个阴户一览无遗,茂盛的阴毛柔软如丝绸般。     黄蓉渐渐从刚才的淫药中清醒过来,回想起受到的侮辱,不由得失声痛哭,但好在贞操还未失去,她还抱着一丝幻想,希望西毒不要玷污她最後的处女地。     但她哪里知道,自己马上就会受到更大的侮辱,而且是终身的侮辱。     渐渐地新的淫药发作了,黄蓉只觉得浑身开始发胀,乳房迅速的高耸起来,一种渴望从身体内涌出,全身躁热无比,她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两条雪白的大腿开始互相摩擦,以减轻阴部传来的阵阵趐痒。     欧阳锋见时机已到,便开始要调教黄蓉了。他将嘴唇压在黄蓉的嘴唇上,不在乎她紧紧咬紧双唇,开始舔着美丽的脸颊,他不只是舔,还一边将唇吸上。欧阳锋的舌头接着到了非常匀称的鼻子,不断来回的舔着,就这样,眉间、眼睛、眉、额头都被细细的舔过了,他终於将舌转移到耳朵上。     「呜嗯!」黄蓉皱着眉头,想缩起身体,但全身被绑,无法动弹。他抱住她紧绷的身体,用舌来回挑逗她的小腹和肚脐,他并不急舔她那对高耸的乳房,甚至不急着性交,他要一步步将她逼入肉欲之中。     足足被舔半小时的黄蓉不禁焦躁起来了,身体的性感带一一的被挑起。这时欧阳锋将嘴唇贴近被绳索绑住的乳房,当唇压向乳房下端时,黄蓉虽然已在预料中,但仍忍不住嘤咛出来。     当他开始舔充满挑逗性的乳房,黄蓉一再忍住要发出的呻吟声,但是当他舌尖二次、三次划过乳头时,她的心情却是异常的兴奋,而垂直向上的乳首更是坚挺。同样的,他同时将舌尖进攻到另一个乳头时,他第一次将唇压在坚挺的乳头上。     「噢!噢!」简直是另人太兴奋了,黄蓉一时间失去了自我。而且这种感觉随着西毒将乳头含在口中,且逐渐用力吸吮时,而变得强烈起来。     「啊┅┅呜┅┅」即使再怎样的振作,被紧紧捆绑的胴体,也只能不停的扭动,原本就十分敏感的乳房,这时简直达到了顶点。由於这一呼应,黄蓉感到阴户已散发出淫糜的味道。     他终於将唇离开乳房,黄蓉如获救般的松了一口气,也感到大腿内侧充满了灼热的湿润。才刚放松心情的黄蓉,突然又感到双乳被攫住,紧绷的乳房彷佛要喷出乳汁一般,事实上,真的有乳汁从乳房中流出,而体内被虐的的淫欲一步步被引出了。     西毒的双手终於离开她的乳房了,由於她自己感到羞愧而显得紧绷,黄蓉充满汗水的脸庞,喘着气且胴体不由自主的发抖起来。西毒此时将目标转移到她的下半身,将唇压在被左右大大张开的大腿内充满白皙脂肪处。     「呜嗯!」黄蓉的脚指头弯了下来,从下半身到上体都弹了起来。     经过不停的攻击,黄蓉的表情开始有陶醉的模样,全身已无力,好像是依靠捆绑而站立着。另一方面,西毒不停的刺激阴户。     「这里已湿淋淋了!」「唔┅┅哎哟!阴户的肉豆已经膨胀了。」「啊┅┅啊┅┅唔┅┅」黄蓉的声音逐渐变成鼻音,被绑在树上的裸体,好像迫不及待的扭动。     「黄蓉,现在肯接吻了吧?」「不要。」一时间,黄蓉好像清醒过来,把火红的脸猛烈的摇动,美丽的长发也随之摇动∶「不要!绝对不要!」「好傲慢的女人,让我好好再揉一揉你的阴户。」西毒立刻在她阴户中插入二根手指,淫邪的搅动。     「啊┅┅唔┅┅」「黄蓉,很难过吧?如果过份忍耐,精神会错乱的。」西毒嘲弄她。     「┅┅」黄蓉把脸转过去,张开性感的小嘴,靠嘴呼吸。     性感已经达到快忍不住的程度,但这样还能保持理性的存在。下意识的扭动屁股後,又突然惊醒,红着脸告诉自己不能有性感。     (好趐痒的阴户!)如果双手能自由活动,一定在乳房上和肉洞里尽情爱抚,如果那样的话有多好。     在她面前,西毒伸出舌尖不断摇动,气息喷在她脸上等待机会。     (如果接纳他的舌头应可以减少一些骚痒。)可是黄蓉还是希望忍住。     (绝对不能输,一接吻就完了,马上沉沦在性欲之中。)黄蓉不停告诉自己。她心知,一接吻,最後的理性也立刻瓦解,一定会想要肉棒插入肉洞中,而且会淫荡的摇动屁股,不顾一切的要求性交。     西毒将宽厚的胸膛压在黄蓉的胸部上,被绳索捆绑而特别隆起的乳房,受到强大的压迫,而感到呼吸困难,双腿也随之发抖。西毒抱紧黄蓉上半身,享受乳房在胸上摩擦的快感,同时用一只手抚摸头发,撩起一边的头发时露出耳朵。     「这样看的话,你就更美了。平时用长发掩盖,太可惜了。」充满理智的美丽脸孔微微红润,咬紧牙关表示气愤的样子,更散发出被虐的美感。这时,欧阳锋将大鸡巴放到黄蓉的两腿之间,在阴户上摩擦。     「唔┅┅唔┅┅」仅是如此黄蓉就翻起白眼,性感的屁股淫荡的扭动。     「饶了我吧┅┅求求你┅┅啊┅┅快插进┅┅」黄蓉口中呻吟着。     「嘿嘿嘿┅┅饶了你?怎麽说出这种话。你的肉洞已经张开,好像要求快进去。」西毒用阳具在肉洞浅进浅出,轻轻刺激花瓣。     「啊啊┅┅唔┅┅」黄蓉左右扭动屁股,大腿根的肉开始痉挛,发出浪声哭泣。实在残忍,而且更残忍的是在达到高潮之前,想泄也泄不出来,很希望阳具能深深插入火热的肉洞里。     「啊┅┅过份┅┅太过份了。」黄蓉继续摇摆柳腰为强烈的性感而哭泣。     「想接吻了吗?」西毒将手抚摸乳房,在黄蓉面前伸出舌头。     刹那间,黄蓉露出犹豫的表情,可是脑海中冒出的火花,产出不顾一切的念头,张开嘴向着西毒的舌尖。     「啊┅┅啊┅┅」「噢┅┅唔┅┅」两人立刻形成浓厚的深吻,红唇柔软的感触,唇脂的甜美滋味,使西毒兴奋到极点,更高兴是黄蓉的香舌主动进入他嘴中,吐出芳香的气息,还不停的扭动舌尖。     西毒也将舌头插入,这时候黄蓉热情的吸吮,西毒假装要拔出来时,黄蓉更用力吸吮。两人嘴唇互相左右扭动,发出「啾啾」的淫靡声。     他一边接吻,另一手去抚摩黄蓉的阴户,肉洞立刻产生强烈振动。     「噢┅┅」黄蓉的裸体猛烈摇动,仍贪婪的深吻,从鼻孔发出急迫的哼声,大概是达到轻度的高潮。     「怎麽样?投降了吗?」「噢┅┅」连续发生轻度的高潮,黄蓉终於无法呼吸,把嘴离开。     「黄蓉,怎麽样?」「啊┅┅啊┅┅」黄蓉脸上充满汗珠,喘气时胸部不断起伏,对西毒露出怨恨的表情∶「快给我想办法┅┅」「你说什麽?」西毒露出得意的笑容,准备看着高傲的黄蓉投降的刹那。     「啊┅┅你还要欺负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摇动已散乱的头发,用迫不及待的口吻。     「你要说,要性交。」「这种话说不出口。」「好,说不出来的话,就永远这样绑在这里。」黄蓉苦闷的扭动裸体,鼻孔不断的发出哼声∶「快┅┅快进来。」「你真笨,要说要性交。」「饶了我吧,求求你,欧阳锋伯伯┅┅」不情愿的哭声和性感的要求,变成美妙的哼声,黄蓉低下头夹紧沾满蜜汁的大腿,全身不停颤抖,精神几乎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