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亚洲之鹰罗开系列

【亚洲之鹰罗开系列


【亚洲之鹰罗开系列--飞焰】

***********************************  这是我很久看过的一篇文章,那时读高中的时候了,现在想起,还是觉得经典。此系列为10部,望多多支持多留感言,多给红心。 *********************************** ***********************************  燕艳身子,柔软得像一头大猫,她把罗开搂得那么紧,使罗开有窒息感,那种被压抑的感觉,在陡然得到渲泄时,也就格外强烈,如同恒古以来,就被厚厚的地壳所包的溶浆,陡然喷发,燕艳肤光赛雪的胴体,尽可能地闪进,配合,她双颊红得如同要滴出血夹,当一切终于静止,她贴著罗开的胸脯,娇喘不已时,罗开急速起伏的胸口,可是感到她脸颊上的灼热。 ***********************************               (一)人类未日     把才从森林所猎回来的雉鸡胸肉,切成一立方寸大小的方块,蘸上了和著十种以上的香料的面粉,放在牛油中煎著,让它在喷香的「湔湔」声中,变得焦黄,然后,再伴以用采来的野菌调好的配味汁,和一支醇厚的红酒,一餐野味,吃得罗开心满意足。     更何况,当他的味觉有著这样享受的时候,他的视觉一样也有著无比的享受,负责烹调的是卡娅,卡娅穿著她别出心裁制成的「主妇装」  其实那只是几幅丝巾,裹住了她玲珑浮凸的胴体,她的整个浑圆高翘的臀部,都裸露在外。   那是人体上最容易被夸张的部分,美丽的女性的臀部,被很多民族,视之为满月的象征,不单是性的表徵,而且还有神圣和庄严的意味在内。     所以,当卡娅忙碌地准备著菜肴,在罗开面前走来走去之际,罗开也有好几次要屏住气息,来平抑心中因为视觉而引起的刺激。     当罗开放开刀叉之后,卡娅双手捧著杯红酒,来到了罗开的身前,屈著双腿,似日本女性那样,跪了下来,仰著头,双颊酡红,轻咬著下唇,有点不正常地睁著眼,欲语又止。     罗开自她手中接了酒杯来,卡娅趁机摸了一下罗开粗壮的大手,神情有点荡漾,多半是由于想起了罗开这双手,第一次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恣意搓揉的情形,她的手心有汗敏锐的罗开觉察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在喝了一口酒之后,伸手拨弄了卡娅的头发:「小卡娅,不要再伪装下去,你有麻烦,你找到我,当然不是想我知道你善于烹饪。」     卡娅把双臀搁在罗开的膝上,又把下颚抵在自己的手背上,大眼睛忽闪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再也掩饰不住,可是却又不出声。     罗开望著她,知道事情一定不寻常,可是他一生之中经历过的风浪,也使他不会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他的心情并不紧张,也不急著再追问,盯著卡娅娇俏的脸庞,他心中反倒有点好笑。     他在笑自己,一向是独来独往的他,但是近期来,至少有四个人,是在费上一些功夫之后,就可以找到他的,那和以前,全世界都不会有人知道他身在何处,大不相同。     以前,为了不喜欢随便给他人知道他的行踪,他会和力量顶大无匹的敌人作殊死的斗争  他和宇宙中邪恶的力量「时间大神」的斗争,就是从这一点开始的。     可是,在经过了和「非常物品交易会」打交道之后,在蜂后王国敌不过「交易会」     而解体之后,他和黛娜、卡娅、安歌人之间的关系,已经紧密到了一个新的程度,这种程度,是男女关系中相当奇妙,也只有在现代社会中像他和她们这样的人物之间才会出现的一种崭新的关系,和传统的男女关系,截然不同。     别以为他们之间只是性的关系,自然,性的接触,都使他们得到高度的欢愉,他们之间,一样有互相的关系,要不然,他  亚洲之鹰罗开,怎么会允许她们三个,有随时可以找到他的权利?     除了那三个美女以外,还有罗开把她当成了小妹妹的水荭,也有了这个权利,再就是高达,这个浪子,和鹰的性格完全不同,但是他们两人都成了好朋友  友情和爱情,同是人类感情,而人类感情,根本是没有道理可讲,没有规迹可循的。     也正由于情形有了那样的改变,所以,当他正在马来亚东岸的一个小村落中,和几个对当地流行的巫术有相当深刻研究的巫师,正在作巫术上的探讨之际,接到了卡娅要求和他相会的讯息,在三十小时之后,已经和卡娅见面,到了本来属于摩尔多瓦公国的领土,这个是罗马尼亚和苏联的边境,身在一处隐密的森林之中,一幢十分精致的小木屋之中了。     罗开不知道那幢小木屋原来是作什么用的,但是以卡娅的地位,在整个东欧,她的特权,别说占用一幢森林中的小木屋,就算她忽然要把华沙的大歌剧院借来作为和罗开见面之用,只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罗开是在下机之后,根据卡娅派人送来的车子和地图,一个人驾著车驶来的,一路上风景虽佳,但是道路设施甚差,他不免有点埋怨。     可是,一到了那屋子,初秋的森林中,空气是那么清新,可以肯定,周围五公里之内,除了他和卡娅之外,不会再有别的灵长类动物,所以,卡娅在迎接他的时候,身上只披了一袭半透明的轻丝。小木屋中竟然铺满柔软的栗鼠皮。   这种栗鼠皮制成的皮裘,是皮裘中的上品,可是在这间小木屋中,都当作地毡来使用。     栗鼠皮的轻柔,使得人的皮肤与之相接触之际,有异样的滑柔感。当然那种感觉比不上和卡娅细腻的肌肤的接触擦摩,但是两种感觉合在一起,又有新的感觉。     然后,是于木盆中的热水浴,再加上那美味的一餐,当仍有一杯美酒在手,美女偎依之际,似乎人生官能上的愉快享受,接近到极点了!     当然,罗开十分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句话,如今也适用,卡娅必然有事要找他,而且,看来不会是简单的事!     罗开又呷了一口酒,用酒杯的边缘,把卡娅光滑的下颚向上抬了抬,卡娅才有点怯生地问了一句:「鹰,可愿意和……局长和……将军见一下面?」     在「局长」和「将军」的衔头前面,卡娅也说出了他们的名字,那自然是十分渲赫的名字,尤其是将军,更是在国际上叱吒风云的人物。     罗开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可是他的神情,却已表示了他的拒绝。     卡娅有点发急,摇撼著罗开的膝头说:「局长……你是见过的!」     罗开的确是见过那个局长的,那次,他和卡娅的相识,卡娅用她自己美妙无比的身躯作为「请柬」,今得罗开答应了她的组织,到太空去寻找两枚失踪了的人造卫星。     罗开的一生虽然多姿多采,但像那一段经历那样,也十分值得回忆。     卡娅在这时,提出了这一点来,当然是想打动罗开的心,可是罗开仍然皱著眉。     这时的罗开,心中正在急速转著念:上次找寻两枚失踪人造卫星,代价是一亿美元和他们最杰出的情报人员卡娅,自己需要见的也只不过是局长一个人。而如今,却又加上了地位还在局长之上的将军,可知事情一定严重到了极点!   那究竟是什么事尼?好奇心令他似乎要问了出来。     可是他却没有问,因为他知道,即使是他和卡娅之间的那种关系,问了,卡娅也不会说的,反倒令她为难。要知道是什么事,唯一的方法是答应她的要求。   罗开却又无意答应。和许多一生在冒险生活中翻腾的现代冒险家一样,罗开喜爱个人冒险,尽量避免和大势力发生联系。     在不成文的观念中,和大势力联系的人,会被认为那是人类卑下的一种表现。所以,他们可以一时兴起,接受聘请,为大势力做一些事  尤其当「聘礼」之中包括了卡娅那种出色的美女之际,就是决不愿意自己的名字,作为和大势力发生太多关系。     卡娅见罗开皱著的眉仍然没有舒展开来,那种神情,使他脸部线条的雕刻感更甚,卡娅神情有点委曲,双手勾住了罗开的颈,尽量将她自己的身子挺直,伸长了颈,在罗开的眉心吻了一下,然后垂下头去:「不论你要什么代价,就算你已对我厌倦,我们有新训练好的美女,可以供你挑选。」     卡娅说到后来,声音是那么硬装出来的自然,听了令人心软。     罗开叹了一声:「你想到那里去了?」     卡娅的神情又佻皮起来,眨著眼:「我是在替你争取福利!」     罗开在她的脸颊上拧了一下,她趁机双手一起握住了罗开的手,把罗开粗大有力的手,紧紧包在她那双柔软动人的小手之中,凝视著罗开,充满了祈求的神色。     罗开也凝视著她:「上头的命令?」     卡娅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罗开的神情极严肃,以致他的声音,听来也有金石相碰的那种铿锵的韵味:「先弄清楚:是上头叫你做一件事,你无法完成任务,要向我求助呢?还是上头的命令要你来找我?」     卡娅的回答极快:「后者,上头……局长亲自召见,将军也在,局长下的命令:请亚洲之鹰罗开来见面,有重大的事要和他商议。」     罗开的神情缓和了些,他要弄清楚的事,乍一看,好像没有什么分别,可是实际上,意义却大不相同,就算他终于答应了卡娅的请求,如果是卡娅要求完成,他去帮忙,那么,他等于成为「组织」中的一员了。而如果是特地请他,有事相商,那么,他的地位超然,高于一切,他仍然是独立的鹰,不受任何组织的羁绊。   他缓缓吸了一口气,卡娅知道自己的要求有希望了,更把自己的身子,偎向罗开。     罗开亲了她一下,双手托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抱了上来,坐在膝上:「你当然不知道为了什么事?」     罗开在那样说的时候,多少有点讽刺的意味在内。卡娅翘起了嘴唇,表示受了冤枉:「我真的不知道,局长和将军只说要见你,没说为什么。」     罗开沉声:「以你的地位,难道猜不到是为了什么?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事,对不对?」     卡娅在那一刹间,现出了一种相当骇然的神情来,欲语又止。     罗开和卡娅相识以来,从来也未曾在她美丽动人的脸庞上,见过这种神情。他自然也知道,以卡娅的能力和她所接受过的训练,要她脸上现出骇然的神情,是多么不容易的事。     所以罗开也有点凛然。     过了片刻  罗开在那片刻之间,可以清楚感到她心跳在加剧,和身子在微颤,卡娅道:「我也不能肯定,但……相信和核能有关。」     罗开挺了挺身:「又出了什么意外?那座核电厂的意外早已世所皆知,不成什么秘密了。」     罗开说到后来,声音也不由自主紧张起来。人类科学对核子能的利用,还不是十分成熟,核能也像是马戏团中的猛虎一样,在大多数的情形下,看来都很驯顺,但是偶然也会把驯兽师的头咬得粉碎!     如果那次震惊世界的核电厂意外事件还不算严重,那么,核能这头不驯又可怕的怪兽,又闯了什么大祸?     罗开一面想,一面直观著卡娅。卡娅苦笑了一下:「发生的事,一定是最高机密,还轮不到我知道。但是局长和将军既然要见你,那一定会讲给你听的。」   罗开笑了起来,挥了一下手,卡娅的话说得十分有技巧,从侧面劝他接受邀请,他的双手捧住她的脸:「他们没有限你时间吧!」     卡娅低叹了一声:「难得有机会和你单独相处,你以为我不想  」她说到这里,娇羞无限地把脸贴向他的胸膛,「不过事情可能十分紧急,先听听是什么事,比较妥当一点!」     罗开同意她的说法:「他们在  」卡娅接了上去:「就在附近  」罗开有点不高兴:「刚才你向我保证,说五公里之内不会再有别的灵长类动物!」   卡娅笑靥如花:「他们在六公里之外!」     她一面发出清脆而动人的笑声,一面已翩然奔了开去,再出现时,已穿上了整齐的,有著上校军衔的制服,一出现,就向罗开行了一个姿势漂亮的军礼,罗开摇了摇头,想说什么,但是又没有说出来。     卡娅和罗开,仍然驾驶著那辆吉普车,向森林中驶去,进了森林,就看到十分冷僻的公路上,有两辆轻型坦克驻守著。     对各种新型武器的知识,罗开达到专家级的程度,他一看就知道这种新型坦克,有著最新型的电脑设备和红外线导向射击系统,还未有正式公开,属于第一级军事秘密。     这样的坦克,出现在这种宁静的地方,自然是为了保护局长和将军这两个重要人物而来的。而将军、局长这样重要的人物,却都是为自己而来,罗开一想到这一点,不禁有点飘飘然。可是他这时吸了一口气:「这种不应该有的虚荣心,如果一开始,会形成不可收拾的泛滥!」     不多久,就看到公路旁有一组爬满了藤蔓的古旧建筑物,有著相当高的围墙,看来像是一座小型的修道院,吉普车直驶到厚实的木门前停下,木门推开,罗开看到约有二十个提著自动小型火箭发射器的武装士兵,守卫在碎石铺成的道路上。   全副现代化武器配备的士兵,和幽静典雅的环境、古色古香的建筑,显得十分不相称。     一进了门,罗开知道这一组建筑物,是十五世纪的杰作,造得峰退路转,曲折有致,又美丽又有气派。     他们下了车,在士兵的敬礼仪式中向前走,卡娅道:「这里,在多瑙公国时代,是大公的休假别墅,听说第一任多瑙大公风流成性,在这里,不知和多少美女留下了多少风流韵事!」     罗开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两个在建筑物门口守卫的士兵推开了门,罗开和卡娅,走上石阶,才一进门,卡娅就并脚,行礼,用清脆动人的声音朗声说:「第一特别支队上校卡娅报告,第一九七号任务顺利完成。」     罗开知道,所谓「第一九七号任务」,一定就是把他带到这里来的行动的代号。卡娅的声调中透著骄傲,的确应该如此,因为除了她之外,她所属的那个组织,就算倾巢而出,也决计不能在四十小时之内就把罗开心甘情愿地请到这里来!   罗开这时,已看清了眼前的情形,一进门,是一个相当大的门厅,左首是两扇打开了的橡木门,一高一矮两个人,正大步向他走过来。     光线自建筑物顶部的窗子透下来,那些颜色玻璃一定也是几百年前的旧物,所以透光度并不是太好,光线有点暗,但也显得特别柔和。     走向前来的两个人,高的那个,面目仍然阴森,此人一看就心中不舒服,正是局长;矮的那个,身子已经过胖,行动也有点蹒跚,但是貌相威严,自然就是那位位高权重的将军了!     看他们两人大步出来迎接的样子,显得他们的心情焦急,但是又碍于他们的地位,所以还在故作镇静。局长先伸出手来:「能和你再见面,真好,上次多谢你帮了我们的忙!」     上次寻找人造卫星那件事,罗开回想起来,对对方多少有点歉意,所以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局长又介绍将军,向罗开作了一个「请」的手势,一起进去了一个古色古香的书房之中。     卡娅负责招待,斟著酒,局长和将军互望了一下,罗开转动著酒杯:「听说事情十分紧急,能不能直说!」     局长作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好!好!罗先生是不是曾听说过,有……一个集团,要通过非法途径,得到一艘大型核动力潜艇?」     罗开不由自主,挺了挺身子。     他当然听说过,不但听说过,还知道是谁在进行这件事和如何进行!     他又喝了一口酒,点了点头:「贵国不见了这样的一艘潜艇?」     局长忙道:「不,还没有,至少……」他苦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失去这样的一艘潜艇。」     罗开是何等机敏的人,自然立即所出了局长的口气中想说什么,所以他随即问:「那么,贵国是不见了什么?」     他这句话一问出口,局长和将军,都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气,他们又互望了一眼,将军才道:「十二枚T八三型中程导弹,连……连……」     他变得十分难以说下去,还是局长接了上去:「连核子弹头。」     罗开陡然站了起来,但是他立时又坐了下来。     他陡然站起来的原因,是因为将军和局长的话,太令人吃惊了。     他自然知道那种导弹,甚至可以背出它的资料来,例如:射程两千公里,速度超越了所有的反导弹武器,中途被击落的可能极微,命中目标的比率是百份之九十九以上,还有著不被对方雷达网发现的最新「隐影」设备,携带的核子弹头,威力是三百米加吨,一枚,就足以令巴黎或伦敦或罗马这样的大城市毁灭一半!是苏联要来在东欧部署,专对付西欧的。     为了这种导弹的部署,美国方面,逼得要在最短期间,完全变更在西欧的军事部署,为此还和好几个西欧盟国弄得关系紧张!     这样的导弹,一失便是十二枚,在某种程度而言,可以说人类的末日已开始了!     这实在是令人一听就会不由自主站起来的震惊之极的消息。     可是罗开立即又坐了下来,因为他立即想到,这是不可能的事!这样的导弹,受到不知多么严密的保护,体积巨大无比,就算国际当局自己要搬运,也要大动干戈,不知要动用多少特别的运输工具、怎么可能会「失去」?他想,那说不定是什么自己不了解的「俄式幽默」,所以他坐定似笑非笑地望著局长和将军,等待他们作进一步的解释。     然而,局长和将军的解释,却令得罗开在接下来的两三分钟之内,几乎连气都透不过来。     将军打开了一个抽屉,取出了厚厚一叠文件来:「事后的全部调查报告,都在这里」罗开忙道:「等一等,是真的?十二枚……连核子弹头……失踪了?」   局长和将军面色铁青,点著头,罗开却摇头:「不可能的事!」     局长的声音中带著哭音:「鹰先生,不必讨论是不是可能,那是已经发生了的事!」     罗开有点忿怒:「导弹的长度是?」     将军立时接了上去:「二十六点三公尺。」     罗开又道:「重量?」     将军闷哼一声:「它们不见了!重量是六千公斤!」     罗开又站了起来:「请告诉我,有什么办法能令得那么庞大,看管又如此严密的东西不见?」     局长和将军两从一起苦笑:「天!这正是我们想你替我们解决的问题!」   罗开也不禁苦笑,但是他只想了三分钟,就推开了面前的文件:「我要到现场去,召集当事情发生时的有关人员,供我询问!」     局长和将军总算脸上有了一口生气,这证明他们对罗开的能力充满了信心,认为只要罗开肯加入调查,事情就能水落石出!     而罗开这时,心境也复杂之极!他答应了调查,而且也决定了全力以赴,但是那决不是在帮那一方面的忙,而是由于事态实在太严重,他要为挽救免得地球毁灭而尽力!                 (二)神秘力量     罗开绝无扮演救世主,他也不以为自己能力可以挽回那么大的危机,但既然他知道了有这样的危机,他自然就一定要全力以赴。     那十二枚导弹,现在当然不知落在什么人手中,但是无论是在什么人手里,弄走导弹的人,既然有那样的神通,自然也有办法把它发射出去!     也可以用它们来引发一次新世界大战!     掌握了核战武器国家所制造的核武器,早已足够毁灭全人类,所以核大战一旦发生,除了是全人类的毁灭之外,不可能有别的结果。     这种危机,本来是一直存在著的,但由于政治手段的隐藏和人类普遍的麻木,真正对之有认识的人并不多,而如今,这种危机表面化,几乎被提到日程上来了!   将军立刻按下了一具对讲机的制,发出一连串的命令,罗开只向卡娅望了一眼,局长就立时道:「当然,卡娅上校会一直协助你!」     罗开不由自主摇著头,事情太不可思议,他连万分之一的把握都没有!   听起来简直就像是神话,但那又是事实!     接下来的时间中,罗开只觉得思绪紊乱之极,他先是作了几种设想,但随即发现,这种「十二枚中程飞弹联同核子弹头失踪」事件,根本无法作任何假设!所以他就放弃,可是却又不能不想,于是,脑中就乱成了一片,甚至耳际也因为思绪的紊乱,而发生嗡嗡的声响来,整个人大有昏沉之感。     官方行动之迅速,也很出乎罗开的意料之外(或许是由于事情实在太严重),一架小型垂直升降的喷射机  明显地是战斗机,把罗开、卡娅、将军和局长四人,在十四小时之后,就载到了中亚细亚的火箭基地。     在整个旅程中,罗开仍然在作种种的设想,将军和局长讲了不少话,但罗开并没有听进去什么,他只对将军的一句话,有深刻的印象,将军用十分自负的口气说:「这种飞机,英国人还以为是他们最高的军事机密,而我们一早就有了!」   罗开只是顺口回了一句:「你们好像从来没有公开?」     将军用手挥了一下:「对你,我们没有秘密。」     将军的话,自然有讨好卖乖的的因素在,罗开没有搭腔,只是苦笑了一下。或许会有人认为能和这样的一个大国的最高权力层搭上关系而高兴,但罗开却绝不,罗开这时所想到的,是如何尽快摆脱这种关系!他向卡娅望了一眼,卡娅自然可以立即在他的眼神之中,看出他的责备和他的心意,知道他  亚洲之鹰罗开,这时和苏联高层在一起,主要是由于她的关系!     她娇媚地吐了吐舌头,身子靠向罗开,柔软的小手伸进了罗开的上衣,在罗开结实的胸口轻轻搓揉著,眼中充满了感激的神采。     罗开吸了一口气,飞机到的高度还相当高,看出去,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暗黄色的沙漠,视线收回来,则是卡娅深情万种,荡人心魄的眼神,罗开再吸了一口气,将军已开始和基地司令联络,罗开知道已接近基地了人是望出去,极目所至,依然只是荒凉的沙漠!     火箭基地是任何国家的军事重地,自然不会那么容易被人发现,可是竟然伪装掩饰得如此之巧妙,也很出乎罗开的意料之外。     可是,掩饰得再巧妙又怎样?还不是有十二枚火箭,连同核子弹头,都离奇失踪了。     罗开想到这里,自然而然,又抬头向上望了一眼,沙漠上的天空,由于空气干燥的缘故,看起来特别澄莹明澈。罗开之所以有这个动作,是他在刹那间想到,这种不可能的事,不是人为所能造成的。     自有人类文明以来,不是人为所能造成的事,在人类的语言或文字中,喜欢用「天意」     来替代。什么是「天意」呢?全然是无可捉摸的,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种来自大上,甚至是来自天外的力量?     罗开屏住了气息片刻,这问题无法想下去,罗开曾和不少外星人接触过,每一个来自不同星球的外星人,科学的文明,都超越地球人极多!地球人做不到的事,他们做得到,也不足为奇。     可是问题在于:如果是外星人所为,那么,外星人的目的何在?是不是那是星际侵略的开始,是某一个星球对地球的开始进攻?     紊乱的思绪因之更乱。卡娅一直柔软地偎依在他的身前,罗开的心境并不因此平静些,飞机机身颤动了几下,迅速下降,罗开看到有许多列矮矮的平房,看起来,一点也没有重要军事基地的气派。     然而,在飞机快要著陆时,却看到许多辆有著伪装式的卡车,由掩蔽体中疾驰而出,卡车上的士兵,迅速列队,数字不在一千名之下!     等到罗开跨出机舱时,列队的士兵在礼炮声中,向罗开致敬,礼炮竟响了十九响之多,那是仅次于接待国家元首的隆重欢迎!     罗开的心中不禁觉得好笑!俄国人在有求于人的时候,竟然如此无所不用其极。     十来个高级军官,趋前迎接罗开,罗开和他们握手的时候,已经望向将军:「我想第一时间进入现场!」     将军点了点头,罗开和卡娅,一起登上了一辆车子,驶出了几百公尺,车子就从一个隐蔽的入口处,驶进了地下通道,那隐蔽的入口,看来是形状一样的平原。罗开虽然见多识广,但这时看到庞大的火箭基地,竟然全建造在地下之际,他也有叹为观止之感。     车于在地下通道中疾驶,地下通道宽广无比,一点也没有身处地下的局促之感,只是感到通道通向地下,斜度倾向下,又有适度的盘旋,估计在通道中行驶了三公里,才来到了一个其大无比的地洞之中。     那地下的空间之大,超乎想像之外,一般来说,掘一个地洞,总是有边际的,可是这个处在地下的空间,却全然无边无际,真不知是花了多少人力物力造成的。   罗开的惊讶神情,将军看在眼中,声音有点自豪:「这里,可以说是世上最大的地下工程了!」     罗开「嗯」了一声,在这个地下空间中,有各种各样的建筑物,一时之间也看不了那么多,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总面积是  」将军一挺胸,声音更自豪:「四十八平方公里!」     罗开缓缓摇了一下头:「那不能算是世上最大的地下工程,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陵墓,面积是五十六点二平方公里。」     将军顺势发出了「咯」地一下怪异的声响,可是他却没有再说什么,自然是由于他这时正有求于人之故。     车于在一连十二座巨大无比的水泥台前停下,那本来是放置火箭的座台,连巨大的钢架也都在,罗开下了车,局长在他身边,低声说一句:「看……现场……其实没有多大的意义。」     罗开也不由自主,苦笑了一下。他同意局长的话,到火箭失踪的现场来,实在是没有意义的,这又不是普通的失窃案,到现场来勘察一番,用放大镜找指纹,就可以有破案的线索了。     但罗开还是坚持要到现场去,自然也有他的现由,他要弄清楚那究竟是不是人为所能做到的事,如果肯定了人为做不到,那么,自然是外星人的杰作了!   他呆立了片刻,问了一些问题,全由基地的军官作答。     那使他对整件事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整件事的过程,简单之极!     那十二枚火箭在台座上,只是储存,并不能发射,要发射,也需经过十分繁复的搬运手续,装上发射台。这里,只是制造,储放火箭的所在。     十二枚火箭连同核子弹头,本来是准备在三天之后运出去的,出事的那一晚,一切都正常,发现火箭失踪是突如其来的,忽然有人惊叫起来:火箭呢?这才每个人都发现巨大的火箭不见了。     那几个军官在叙述的时候,有著如梦如幻的神情,一副至今仍然不相信真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的神情。可是罗开却听得十分用心,神情严肃,眉心打著结,显得他正在沉思。     接著,他又要求知道如果循正常的方式搬运,是什么样的情形。基地指挥官立时演习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