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新黄蓉力作】

【新黄蓉力作】


【新黄蓉力作】

       一、挤奶     蒙古大军进犯襄阳,激战良久,数百蒙古兵终于攻上城头。此时猛听得城中梆子连响,矮墙后闪出一男一女,那男的浓眉大眼,胸宽腰挺,二十八、九岁模样,上唇微留髭须。那女的约莫二十四、五岁,容貌秀丽,仪态万千,一双眼睛灵活之极。两人率领一队弓手,羽箭劲急,迫得蒙古援军无法上前,接着又抢出一队宋兵,长枪大刀,杀入蒙军阵中。     那男子赤手空拳,带头冲杀,纵横来去,直似虎入羊群一般;他一见宋军有人受困,立即纵身解围,掌风到处,蒙古兵将无不骨断筋折,当场倒地。元军统帅忽必烈亲在城下督战,见这汉子如此英勇,不由得呆了半晌,叹道:「天下勇士,更有何人能及?难道他便是大名鼎鼎的郭靖?」此时城下的万夫长吹起角号,又率大队猛攻,数百名蒙古兵架起云梯复攀援而上,一时之间宋军似乎居于劣势。突地那美貌女子一声清啸,墙后又闪出一群大汉,这群汉子不穿宋军服色,攻杀之际也不成队形,但身手矫捷,显然身有武功。他们随着那美貌女子手中的青竹棒,左冲右杀,分进合击,蒙古兵遇上这队汉子,或横尸城头,或碎骨墙下,不旋踵迅即败下阵来。     忽必烈见那女子姿容秀丽,美艳万端,但却指挥若定,章法森严,他脸色一沉,惊道:「这女子莫非就是中原第一美女,号称女诸葛的黄蓉!」城头蒙军尽遭孅灭,郭靖站在城墙上,神威凛然的喝道:「蒙古主帅听着:你蒙古违约背盟,犯我疆界,若不急速退兵,管教你十多万蒙古军死无葬身之地。」他这几句话说的是蒙古语,中气充沛,一字一句送向城下,两军相距虽远,但数万蒙古兵将却都听得清清楚楚,忽必烈见众将士尽皆相顾失色,不由得心中气馁。     忽必烈皱眉暗想:「襄阳守将吕文德本是庸才,却不料郭靖黄蓉夫妇,却是智勇兼备……」他心中一凛,知道今日即使再拚力攻城,也是徒遭损折,决然讨不了好,眼见城下蒙军积尸数千,心中大是不忿,不禁叹了口气,当即传令退军四十里。     蒙军既退,襄阳军民立即清理善后,重新整备。黄蓉向郭靖道:「蒙军受挫,一时不会便来,可喻令军士稍事歇息,以蓄力备战;我先回去看看芙儿,这儿就交给靖哥哥和鲁长老了。」黄蓉言罢,匆匆离去,郭靖自和鲁有脚四处巡视,抚慰军士。     黄蓉刚进家门,便听见熟悉亲切的呼唤:「蓉儿,你可回来啦!师父正等你下厨呢!」黄蓉见洪七公突至襄阳,心中也自欢喜,当下撒娇的道:「师父!您就想到吃,刚才我与靖哥哥和蒙古人大战,您怎么不来帮忙?」洪七公笑道:「你竹棒儿一挥,便有百十条好汉随你调度,蒙古人还不够你打呢!怎么轮得到师父帮忙?你还是快些作几道好菜,师父来帮忙吃,那才是正经!」黄蓉笑道:「师父先别急,我先看看芙儿,再来替您作菜。」她进入卧房,只见仆妇春桃坐在床边轻摇羽扇,郭芙小脸红通通的睡得正甜,模样煞是可爱;她轻轻的在郭芙脸上亲了一下,便悄然退出。不多时,酒菜备妥,郭靖亦闻讯赶回,洪七公喝酒吃菜不亦乐呼,郭黄两人则在一旁殷勤侍候。     洪七公见郭靖面有忧色,便道:「靖儿,你担心城防,不必在此陪我,此处有蓉儿足够了。」郭靖闻言道:「蒙军虽退,然大军未撤,襄阳局势未可乐观,师父在此尽兴,靖儿去去就来……」洪七公嘴不得闲,连连挥手道:「你……去……你去……」郭靖走后,黄蓉陪着洪七公闲聊,此时卧房中的郭芙突然啼哭着跑了出来,仆妇春桃慌张的跟在后头说道:「夫人,小姐要吃奶,我哄不住她……」原来这郭芙娇生惯养,虽已五岁,却仍嗜食母奶,因此黄蓉三不五时便需返家哺乳。如今春桃竟当着洪七公之面,嚷嚷着郭芙要吃奶,黄蓉直窘得满脸通红。     洪七公见状,呵呵笑道:「蓉儿,你去忙吧!别管师父……」黄蓉尴尬地抱起郭芙,羞涩的说道:「师父,您自个先吃,蓉儿待会再来陪您。」说罢将郭芙抱入内室,宽衣解带,便喂郭芙吃奶。     洪七公又吃又喝,一坛酒飞快的就干了,他意犹未尽,望见墙角还堆着几个酒坛,便起身径自取酒。谁知墙角处正好面对卧房,那卧房门上虽有个布帘,但却刚巧被风吹起,洪七公一瞥之下,正巧就瞧见黄蓉白嫩饱满的胸脯。他心头一惊,慌忙拎起酒坛坐回桌边,但黄蓉那丰美坚挺,硕大柔嫩的双乳,却已深印脑海,再也难以抹灭。     洪七公英雄一世,唯一的缺点就是好吃,当年他为好吃误了大事,因此怒斩一指,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好吃的毛病却始终未能根绝。郭芙闹着要吃奶时,他心头就闪过一丝妄念,如今一见黄蓉白嫩乳房,他那股妄念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这人奶既是补品,也是人间美味,当年他潜入大内也曾偷尝过皇上专用的人奶,因此对于个中滋味并不陌生。就他的经验,这人奶的味道也相差悬殊,体质好的女子,奶中带有甜香,入口生津,齿颊留芳;若是体质差的女子,则奶带腥臊,中人欲呕。一般人鲜少得尝人奶,因此纵是积年老饕,亦不知人奶之美味,但洪七公乃饕中之王,见识自是不同。     他默想过去所尝人奶,肚里馋虫不禁大肆作祟,脑中也不由自主胡思乱想起来:「似蓉儿这般花样的美人,又有一对雪白粉嫩的奶子……怪怪……由她那樱桃般乳头里流出的乳汁……岂不是美味无比……啊呀!我真该死……这想的是什么……」洪七公肚里馋虫一起,那股胡思乱想简直不受控制,他既觉自己无耻,又渴望能尝尝黄蓉鲜奶的滋味,在极度矛盾之下,入口的美酒佳肴似乎都索然无味了。     郭芙吃饱,跳跳蹦蹦的奔了出来,好奇地缠着洪七公问长问短,黄蓉却皱着眉头,似乎身体不适。洪七公关心的道:「蓉儿,你是不是不舒服?怎么皱着眉头?」黄蓉羞赧一笑道:「师父,我没事,你先陪芙儿玩一会,我有事去房里一下……」洪七公见黄蓉似乎有些尴尬,但也不便细问,便道:「你去忙,我在这陪着芙儿……」黄蓉进入卧房,郭芙调皮地向洪七公道:「**,你猜*进屋去作什么?」洪七公笑道:「我哪猜得到?你说你*进屋作什么?」郭芙得意的道:「我当然知道,*奶胀的难过,要进屋去挤奶!嘻~~嘻~~」原来黄蓉体质特佳,奶水丰沛,平常郭芙只吃一边乳房就饱了,另一边乳房因未得渲泄,因此胀的难过,黄蓉必需将多余的奶汁挤出,方可免涨奶之苦;郭芙由于平日见得多了,所以知道。     进入卧房的黄蓉,解开衣襟坦露双乳,只见玉乳白嫩丰满,但大小却有明显差异。左边乳房较小,丰盈润泽,乳头上翘,状似海碗翻覆;右边乳房较大,雪白肌肤紧绷,鼓胀坟起,倒像个特大号的白面馒头。     仆妇春桃熟练地准备好热水毛巾,拿起一个阔嘴花瓶,对着黄蓉的右乳道:「夫人,你挤吧!」黄蓉左手兜着右乳,右手在乳房上搓揉挤压,只见那胀成紫红色的奶头突地急速鼓起,既而四、五条白色的乳汁,便箭射而出,落入花瓶之内。大约盏茶时间,乳汁已尽,右乳恢复与左乳同样大小,奶头也褪成鲜艳的粉红色。春桃见状,便放下花瓶,取过热毛巾,替黄蓉轻轻擦拭沾上奶汁的乳房。     「夫人,您的皮肤可真好,白嫩嫩、滑溜溜的,手指按在上面都像要弹开似的!」春桃边替黄蓉擦拭,边由衷地赞叹。     黄蓉听在耳里,心中也自欢喜,便随口问道:「春桃,你别嘴甜哄我,你看过其它女人的奶子吗?」春桃啧啧赞道:「夫人,我替人带孩子也有二十多年了,女人的奶子也看多了,可从来没见过像夫人如此好看的奶子。一般奶孩子的妇人,奶子多半都会下垂,皮肤也会起皱,但夫人的奶子却坚挺不墬,光滑无比……唉!老爷真是好福气啊!」黄蓉听她竟说郭靖好福气,不禁笑道:「这跟老爷有什么关系?」春桃暧昧的道:「夫人,您是真不懂还是装傻蒙我?像夫人如此圆鼓鼓、软棉棉、白嫩嫩的奶子,哪个男人不爱?老爷说不定比小姐还喜欢吸您的奶呢!」黄蓉见春桃说得露骨,俏脸不禁飞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