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郭夫人落难记】最新

【郭夫人落难记】最新


【郭夫人落难记】最新

  过了三天,这天傍晚,黄蓉突然觉得下体竟然又象三天前那样骚痒起来了……黄蓉千盼万盼,直到半夜,郭靖才巡视完防务回家。     郭靖见黄蓉满面绯红呼吸急促,好似身患重病一般。     郭靖轻轻推动妻子身躯道:“蓉儿!你怎么不舒服了??”     黄蓉突然一把将郭靖拉至床上,抱紧郭靖的身体不断厮磨着,口中发出醉人的喘息声。     黄蓉喉中发出叫春般的呻吟,:“啊,靖哥哥,我好热,下面好痒啊。”     郭靖还来不及想是怎么回事,就被黄蓉紧紧抱住,雪白的身子在郭靖怀里不停的扭动。     郭靖伸手向下一摸,发现妻子胯下早已淫湿一片。     黄蓉急切挺送着小腹纤腰,口中吟泣着,想让郭靖快点充实她骚痒的下体。     郭靖也被妻子挑逗的动情,但是郭靖近来一直忧心国事,已经很久没和黄蓉房事了,对房事方面也没有很强的兴趣了,郭靖下面的阳物还没完全勃起,还好妻子的下面湿滑一片,郭靖轻轻分开妻子玉腿对准穴口,用手托着半硬的阳具,下身用力重重一顶,郭靖的阳物就猛的插入妻子温热湿润的肉缝。     郭靖的阳物不算很大,只能算中下之物,完全勃起也只有四寸长,一寸粗细,龟头也很瘦弱,一大半被包皮包住,不过他内功深厚,耐力很强,所以一直他们夫妻房事还算比较不错。     黄蓉扭动头部“啊!”的大叫一声,郭靖不等她喘息,将阳具抽出一些再猛力插进深处,直至根部紧紧抵在黄蓉被撑开的湿滑阴唇上。     “哦……”黄蓉在久旷之下,被郭靖的阳物插的失声长叫,浑身一阵颤抖。     郭靖开始一次次撞击着妻子的娇躯,不到四寸长细小的阳物每次插入黄蓉的体内都被温软湿润的阴道紧裹着,环裹着郭靖的小肉棒的肉壁四面八方的挤压,越往里越粘稠,郭靖感觉每次都要全力挺进才能插进妻子身体深处,却好像怎么也塞不满她两腿间的空虚。     黄蓉激情的吟叫着,声音充满了对男人的诱惑,身体热烈的迎合。     一阵抽插后,黄蓉腿间的分泌越来越多。     郭靖顺着她腿间湿淋淋的肉缝向下摸去,直至后面丰满的臀沟,发觉一路粘滑,连床上也湿漉漉的一片。     黄蓉用力将郭靖搂向自己,胯部快速的筛动迎击,身躯激烈的扭动,仿佛一匹难以驾御的野马,口中吟叫着:“啊……快些……啊…靖哥哥…再快……狠点……噢……再深……深呀……啊……呜呜……要呀……”     渐渐的,郭靖感到妻子粘稠的阴道一松一紧的不停吸茹,大概又抽动了十几下就忍不住在妻子体内缴枪了。     但是黄蓉显然没有得到完全的满足,依然在郭靖下面扭曲迎挺着,但忧心国事的郭靖已然无心再战,趴在她的身上一动不动。     黄蓉焦急的呻吟着,虽然在郭靖射出精液后,自己子宫里一直难耐的骚痒渐渐缓解,但是阴户的火热骚痒却是更加难忍了,特别是花心深处的骚痒一直未能得到郭靖阳具的冲击,更加让黄蓉无法压抑自己的欲火了。     黄蓉猛然将郭靖翻在身下跨坐其上,湿滑灼热的下体抵在郭靖胯下不住研磨,希望郭靖细小疲软的肉棒能够恢复雄风。     郭靖的手抚摩着妻子光滑湿漉的肌肤,看着妻子娇媚迷离的神态,闻到妻子身体散发出来的诱人体香,觉得自己近年来一直忧心国事,真是疏忽了爱妻,心中又是一阵蠢动,内力到处郭靖的肉棒竟然又渐渐硬挺起来。     黄蓉感觉到体内的变化,更加速套弄起来。她直起身子疯狂起落,胸前那两团充满了弹性的肉球,也在上下飞舞。     郭靖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惊讶的张大嘴巴,只觉得爱妻那一片方寸之地越来越紧小湿润火烫,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黄蓉此时仿佛变成了一个骑师,在郭靖的身体上奔驰放纵着。“呀……噢……好……噢!“黄蓉发出一声声销魂的呻吟。郭靖的手在她那滑不溜手的身体上不停地活动着,最后握住两个摇动的乳房用力搓捏。     黄蓉的秀发四散飞扬,她疯狂的扭腰、起落、磨转,香汗像下雨似的滴在我胸膛上,那浪劲郭靖真是一辈子也没有见过。     郭靖也兴奋的不断用力挺腰,尽力将自己的肉棒顶进黄蓉身体深处,而黄蓉亦很配合的一上一下迎合郭靖的动作。但是黄蓉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粗重的气息让人明显感到黄蓉的欲望无法完全满足。     郭靖运起内力,虽然郭靖没有技巧,但内功深厚,这一轮猛烈的抽插持续了很久,渐渐的黄蓉有了少许快感,鼻中轻轻哼了起来,身子慢慢扭动起来,小口吐出灼人的热气。     就在这时郭靖又一阵猛插,发出鸣叫,阳具深深插在黄蓉体内喷射着狂热的精液,然后就软软的趴在黄蓉的身上急促的喘息着。     黄蓉就这么刚刚有些快感但一切就结束了,阴户的骚痒虽然缓解,但是那子宫口花心处的骚痒却是越发强烈了,这让她更难过,让她不禁想起被吕文德和贾侍郎奸淫时那飘忽的快感。     原来那植入黄蓉子宫的定颜珠,每隔二三天便会发作,淫虫从子宫往阴户泌出大量的淫毒,自然是那子宫口花心处感染的淫毒最深了,所以黄蓉在郭靖的辛勤耕耘下,淫虫虽然已经美美的吃饱了精液休息了,阴户四壁的淫肉在郭靖的阳具近千次的抽插下也已经缓解了。但郭靖的阳具毕竟先天所限,根本无法顶到黄蓉的花心深处,黄蓉骚痒的花心仍然不断的蠕动着,不停的分泌出大量的淫液……郭靖很快的滚到一边沉沉的睡着了,没有任何的爱抚昵呐,更让黄蓉感到特别的空虚。这一晚可怜的黄蓉只能紧紧夹着被子,用被子磨着阴蒂来缓解花心深处不断的骚痒,迷迷糊糊的睡去。     第二天,郭靖精神爽爽的和黄蓉一起去城头视察,刚一拐出院子,就碰见了吕文德。郭靖热情的招呼:“吕大人,早啊。”     吕文德陪笑道:“呦,郭大侠,郭夫人,二位这么早啊,怎么不多睡会儿啊?”     说着话,他偷偷瞟着黄蓉,看着她有些憔悴,心中知道肯定昨晚没有被满足。     黄蓉自从吕文德一出现就把头低下了,心头乱跳,竟然有些激动。郭靖自然不知道二人的想法:“国家大事为重,儿女之情只好先放在一边了。”     吕文德立刻露出敬佩的表情:“让人敬佩。郭大侠有任何差遣,尽管吩咐,本将自当尽力。”     郭靖忙道:“哪里哪里。不过还真有些事情,咱们的军饷已经有三个月没发了,还望吕大人多多想些办法。”     吕文德道:“我已向朝廷上奏了,估计还需十数日。但下官自会想别的方法。”     郭靖:“有劳吕大人了,蓉儿,你也多帮吕大人想想办法。”     黄蓉低着头“嗯”了一声。     下午,黄蓉回到守备府,下体花心深处的不断骚痒让她觉得心中憋闷,什么也不想干,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正无聊的翻着一些书籍,门被推开,吕文德晃着肥胖的身子走了进来。     黄蓉腾一下站起来:“你……你来干什么?”身子不禁向后一退。     吕文德将门关好,笑嘻嘻的道:“这好几天时间没见,你不想我,我可还想着你呢。”     黄蓉:“无耻,你给我出去。”     吕文德上下打量着黄蓉的身体,摇头叹道:“可惜啊可惜,这么完美的身体,得不到满足,郭大侠也不知道享用。太可惜了。”     黄蓉心中狂跳,口中怒喝:“你……你说什么混话!”     吕文德淫笑道:“一大早就看出你欲求不满了,是不是郭靖那小子,不懂好好心疼你啊?一定是啦。你想想那天咱们两个配合的多默契啊,难道你不想再试试吗?”     黄蓉羞得满脸通红:“不……不要……你这个流氓狗官!你……”气的说不出话来。     吕文德慢慢靠近黄蓉:“没什么好气的,我就是等你和郭靖干一次,让你知道我比他强多了,他只会顾着自己的感受,根本不照顾你的感受。你一定很难受吧。我却可以让你感受最美的快感,你想想,飞起来的感觉,多美啊。”     黄蓉双手捂耳,叫道:“不……我不要……我不能背叛靖哥哥,我……”     吕文德已完全贴近黄蓉的身体,柔声道:“这不是背叛,你只是得到你该得到的。你这么完美,就应该得到人间最快乐的东西。郭靖给不了你,你就应该自己去寻找。我却可以给你,这有什么不对的吗?”说着,他的手已搂住黄蓉的肩头。     黄蓉一惊,扭身出手,一把捏住吕文德的脖子:“你信不信,我只要一用力,你就会没命。”     吕文德呼吸困难,但依然爱抚着黄蓉的诱人的身体:“郭夫人啊,你最好想好了,我是襄阳守备,你杀我?凭什么?你说的出来吗?呵呵,我被你平白无故的杀死,军心必然混乱,朝廷也会追查,你们当然可以一走了之,可这襄阳城就肯定守不住了。     你就成了大宋朝的罪人,蒙古大军就会占领……大宋江山,大宋子民……都将沦为奴隶……还会连累你丈夫,当然丐帮也会受到牵连。“吕文德就黄蓉已经动心,乘机道:“你想想,咱们苦苦守城,不知哪天就死了,既然如此为何不好好享受人生。咱们只是寻求原始的快乐,有什么过错?难道就因为郭大侠是你丈夫,就应该剥夺你寻找快乐的权利吗?放松些,你快乐放松,郭大小才能一心的守城。     黄蓉无语,这是事实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啊?”黄蓉茫然失措,手上的力量慢慢的消失了。     吕文德乘势一把抱住黄蓉娇小的身躯,大嘴疯狂的亲吻黄蓉的脖颈耳垂,双手大肆在她完美的身体上摸索:“啧啧~宝贝儿~啧啧,来吧~啧啧~放松心情~享受吧,我会带给你无尽的快感~啧啧~”。     黄蓉惊恐的推拒着吕文德肥胖的身体:“不要~啊~你住手~啊~~不要啊,现在是大白天啊~~”但快感使得黄蓉使不出一丝的力气。     吕文德边亲吻着黄蓉的脸脖子,甚至嘴唇,双手更是大力的揉捏她胸前的一对丰乳,解开她的衣带,顺着松垮的衣襟,直接爱抚到她滑嫩的肌肤。     黄蓉无力的挣扎着,她恨自己的身体背叛了自己的意识,她觉得那一丝理智正被无尽的快感吞噬,她柔软的瘫软在吕文德肥胖的怀里。     黄蓉的上衣已被脱光,硕大的乳房被吕文德疯狂的蹂躏着,蓄酿很久的快感随着他野蛮的抓捏席卷着黄蓉的全身,黄蓉口中发出欢快的呻吟:“啊~哦~嗯~不要~嗯~啊~好舒服~啊~美啊~~哦~嗯~”     吕文德的嘴已将黄蓉迷人的小乳头含入口中,时轻时重的吮吸拉扯,那陌生又熟悉的快感立刻占据了她的身体,她无力的倒在了桌子上。     上身赤裸的黄蓉躺在宽大的书桌上,胸前的乳房被吕文德任意的玩弄亲咬,她只是闭着眼享受那无尽的快感。     吕文德边蹂躏黄蓉完美的乳房,一边开始解开黄蓉的裤腰带,很快,黄蓉的裤子被扒光,修长的双腿浑圆的屁股再次展露在吕文德的眼前。     分开黄蓉的修长的双腿,吕文德将肥嘴压在了黄蓉娇美的小穴上,舌头灵活的在她神秘的花园上下翻飞,还不时的探入小穴之中。     黄蓉觉得被他舔的心里痒痒的,那两片娇嫩的小肉片有种想张开的冲动。一股粘粘的亮晶晶的淫水也顺着黄蓉的肉缝流了出来,黄蓉快忍不住了,虽然害羞,毕竟是个成熟的女人,花心深处难耐的骚痒从昨晚一直煎熬到现在,黄蓉怎么能不想。     一看到黄蓉的情形,吕文德就知道她憋不住了,他知道虽然黄蓉很羞涩,但想那种事是女人的天性,何况那定颜珠春药的效果他是知道的,他妻子就是被他植入了定颜珠的,在如厕的时候他也见过郭靖的阳物,知道郭靖阳物的大小是很难抽插到女子的花心深处。所以他完全知道黄蓉现在的强烈需要。     吕文德把黄蓉放在书桌上,拉开黄蓉的双腿,黄蓉的腿被他分得很开,这种姿势女性会特别羞耻,因为黄蓉两腿被吕文德完全分开,从小习武的黄蓉对完成这样的大劈腿动作很轻松,黄蓉的整个湿乎乎的裂缝都被撑开了,吕文德不仅能看见黄蓉屄里红红的嫩肉,甚至连阴道里面子宫口的淫靡蠕动都看的很清楚,如果哪个女人都男人这样看过,可以说这个女人在这个男人面前已经没有任何秘密。     吕文德看见黄蓉淫靡湿透的阴户,完全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他曾经把自己的夫人在发情的时候让李参将操过,那李参将的阳物只有三寸多长,自然无法操到吕夫人的花心深处,第二天,憋了一夜的吕夫人回到家的那个骚浪尽头吕文德至今也没忘记,那天,吕文德就这样把夫人的腿分开仔细的观察了女子骚痒的子宫口的淫靡蠕动。     吕文德淫笑着把眼睛贴在黄蓉的两腿之间,用手指摸着黄蓉的淫靡阴户说:     " 郭夫人,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最里面的肉骚痒的慌?"黄蓉本来不想理他,可是他这种举动却让黄蓉涌起了一股强烈的羞耻感,随着羞耻感而来的是心里一股闷闷的骚意,让黄蓉好像愿意多体会一点这种感觉。     黄蓉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低声羞涩说道:" 嗯,是那里。"吕文德接着问:" 你丈夫郭大侠昨晚好像干过你的屄吧,让你爽了吗?"黄蓉红着脸不理他,那吕文德接着说:" 上次我在如厕时见到你丈夫郭大侠的阳具了,细的像个毛笔,你看你的屄地肥水美,这么好的屄只配让我这样的粗大强壮的阳具操,给你丈夫郭大侠那个三寸钉真是浪费" ,黄蓉羞红着脸抗声说:" 我丈夫那儿……不小"吕文德笑了:" 是吗?那郭大侠让你象那天晚上我们那样销魂了吗?“这下说中了黄蓉的心事,黄蓉羞涩的垂下头,这几年来自己性欲渐强,特别是这段时间,每天晚上都忍不住想那种事情,特别是自己两腿中间,湿湿嫰嫰的肉里面总是痒痒的,总想有个粗大东西插进去,把缝涨的满满的。     昨夜和郭靖房事要说是他们这几年郭靖表现最强的一次了,可丈夫的那儿却细细的,插进骚肉里几乎没感觉,而且太短,里面的地方从来碰不到,从昨夜到现在花心痒痒的感觉都把人心摩碎了。     所以吕文德一提这件事,黄蓉就羞涩的没有话说了。     这时候,这吕文德拿出杀手锏了,他把裤子一脱,呀,这是什么,黄蓉一下子惊呆了,圆鼓鼓,油亮亮的龟头涨的通红还冒着腾腾的热气,龟头中间的大马眼又深又长,后面那根沉甸甸的玉茎青筋暴露,挺立在茂盛的阴毛中,像一根擎天的玉柱,显得那么威武,充满了生殖能力。     黄蓉看见这根宝贝,只觉的一阵迷乱,心里痒痒的不能止息,只是想着这个大家伙要是进到下面,该是什么滋味呀,肯定和丈夫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吕文德边欣赏着黄蓉这羞涩醉人的美景,边脱光自己的衣服,肥胖的身体立刻压上黄蓉的胴体,两具肉体激烈的摩擦扭动。     然后,吕文德架起黄蓉修长的双腿,扶住怒挺的肉棒,对准淫水泛滥的小穴,黄蓉一惊,她明白如果这次又让吕文德得逞,那自己今后只怕永远不能摆脱这个恶梦。dragoonsee  PM(九)理智让黄蓉赶紧用双手护住自己的下体,然后就感觉那吕文德滚烫的阳具贴在了自己的软软的小手上,感觉他的大鸡巴好烫,特别是那个龟头,圆鼓鼓,滑溜溜,烫乎乎,红彤彤,黄蓉本想用力捏住吕文德的鸡巴,让他负痛离开,可是捏着他的阳具的时候自己却怎么也舍不得用力,哪个女人不喜欢男人下身有根热乎乎的大宝贝,特别是黄蓉现在骚痒的花心更是需要这么粗大的成熟男人的生殖器,更不舍得下狠手捏。     吕文德已经看穿黄蓉的心事,转而装成很可怜的样子说:" 郭夫人,不是我想欺负你,实在是你太漂亮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女子都喜欢男人夸她漂亮,吕文德的一句话立刻放下了黄蓉的戒心,她咬着嘴唇说:" 可……可……我不能对不起靖哥哥……了".     吕文德说:" 可你靖哥哥的阳物这么小,根本不能让你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黄蓉羞涩的摇摇头:" 那也不行"吕文德却淫笑着用手指捏住黄蓉的阴唇,然后分开,一副淫糜的景象出现了,小阴唇里面红红的嫰肉上都是白白的爱液,特别是阴道口,一股浓浓白白的淫水正从里面泌出来,更羞人的是两片肉呼呼的小阴唇之间还挂着几条若隐若现的淫丝。     吕文德淫笑了起来:" 我看郭大侠肯定把你憋坏了,看你那个地方湿的,你就真不想那种事情?“黄蓉听见吕文德这么一说,脸儿羞地更加绯红。     黄蓉红着脸说:" 想……,过,……可我是靖哥哥的妻子,我不能……和……别人"吕文德知道黄蓉已经非常想他的大阳具插屄了,只是感情上还放不开,他也乐意玩这样的猫捉老鼠的游戏。     吕文德知道黄蓉看起来是个很精明干练的女侠,但其实黄蓉最同情弱者,只要听见有人对她软语相求的话她的心就软了。便故意装作可怜巴巴的模样对黄蓉说:" 那我不插进去吧,你就让我把龟头贴在你的屄缝上滑一下,我就满足了"说着又把他那根红红的大肉肠挺到黄蓉的面前黄蓉看了看他因为自己涨红粗壮的阳物,心里涌起了一股女性的怜爱,心里也想:" 自从生了芙儿后,靖哥哥从来都不能满足自己了,就算是自己对不起靖哥哥,也怪他自己太没用了。"想到这里黄蓉含羞对吕文德点了点头,吕文德兴奋的脸通红,粗大的阳物便直冲向黄蓉的骚穴,果然这次黄蓉没有挡住吕文德的粗大阳具了,吕文德的那根大阳物抵开了黄蓉的小阴唇,红红的大龟头陷入黄蓉的那片骚肉里,他放肆地玩弄着黄蓉早已经发情的骚穴,用他的大龟头卖弄地摩擦着黄蓉骚痒湿乎乎的阴唇,尿道口,阴道口。     吕文德的大龟头已经有一小部分插进了黄蓉的骚穴里了,而黄蓉的小阴唇被他玩得已经立起来了,紧紧地包着他的宝贝。     黄蓉已经被吕文德淫靡的摩擦地快受不了,吕文德不光用粗大的阳具挑逗黄蓉的敏感湿滑地带,而且吕文德那双粗糙的男人的手掌还摸上黄蓉的胸脯,放肆地揉捏着黄蓉的乳房和乳头,黄蓉觉得越来越难抗拒压在身上的这个男人,他那滚烫粗大的阳具,粗野有力的拥抱和揉捏,黄蓉感觉自己快被融化了,而下身深处的不断骚痒让自己越来越有一种想被男人占领的冲动。     黄蓉的两片小肉唇越来越红,越来越渴望的完全张开,而那红红裂缝里的湿湿软肉也越来越湿。     而吕文德的紫红色的大龟头正紧紧贴在黄蓉的淫缝上,那像鸭蛋一样大的龟头上沾满了白白的液体,那是黄蓉的淫液,黄蓉现在并不是被动的接受,她竟然忍不住挺起了屁股,用她湿乎乎的阴户来捕捉吕文德那根粗大的玉茎。     吕文德已经感觉到这种情况了,他知道黄蓉已经憋的受不了了。凭着他玩弄女人的经验,他知道他现在只要能够让黄蓉完全自愿的让自己占有,那么他就完全征服了这个名满江湖的美艳的女侠。     吕文德想到这里,心道这次一定要让这个漂亮女侠彻底满足一下,让她以后再也离不开自己的大鸡巴。     他屁股一挺,大龟头紧紧贴住黄蓉的桃源洞口,黄蓉的花径口现在好象下过一场春雨一样,泥泞不堪,不过这正方便吕文德粗大的阳物进入,因为那泥泞的春雨正是润滑无比的爱液,就是黄蓉为吕文德这样的大尺码鸡巴准备的礼物。     吕文德知道因为郭靖的鸡巴太细小,顶多能进一个瘦弱的龟头和三寸多的茎身,而黄蓉的阴道里面最深处到底是什么滋味,郭靖是从来没尝过。因为当自己粗长的阳具进去一大半的时候,黄蓉竟然全身兴奋的颤抖起来,小嘴控制不住的发出迷人的浪叫:“啊~~啊啊啊~哦~啊~不要~~啊啊啊~好美哦~~”     吕文德一边插入黄蓉的骚穴,一边呻吟着说:" 好……舒服呀,郭夫人,你屄里面好紧呀。“整根的阳具完全末入黄蓉的身体,吕文德再次感受到那紧凑的禁锢与柔软的挤压。双手野蛮的玩弄黄蓉坚挺的乳房,下体更是疯狂的抽插黄蓉的小穴,下下直抵花心,吕文德觉得世上最美的事也不过如此了。     激烈的碰撞,夹杂着黄蓉亢奋的浪叫,整个书房变成了淫秽的场所。     “怎么样~郭夫人~爽不爽啊~~”吕文德得意的问着。     “好爽~啊~~啊~~哦啊~啊啊啊啊啊~好深~哦呀~~啊啊啊啊~顶到了~”黄蓉骚痒已经很久的花心被吕文德粗大的阳具不停的撞击,让她抑制不住的淫荡的呻吟着。     黄蓉的淫穴已经被吕文德的粗肥鸡巴撑成了一个圆形,屄里的红红骚肉都鼓了起来,像一个环一样紧紧抱住吕文德的阴茎。     黄蓉舒服的眯着媚眼,承受着吕文德大鸡巴的进入,觉得自己的阴户被粗大的阳物完全的涨开,里面好充实,与丈夫那根小胡萝卜大小的阳物进去后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黄蓉觉得这个像火炭一样的粗大鸡巴只要碰到阴户深处,穴里深处一直煎熬的骚痒不但立刻消失,还转化成一种美美的滋味,美的好象驾云飞。     黄蓉羞涩的睁开那双妙目,看着吕文德,突然心里开始崇拜他的阳物,只有他这样的粗大阳物才能让自己品尝到这种美妙滋味,黄蓉手向下移,想摸摸这根让自己迷醉的东西是怎么和自己阴户结合的,黄蓉摸到了一根粗粗的火热的肉棍棍,前面的一大截已经和自己的身体淫靡的连到一起了。     黄蓉突然一阵羞涩,曼声对吕文德说:" 吕将军……,你好……好……坏。     "吕文德笑了:" 本将军让你这么舒服,你还说我坏".     黄蓉羞涩的说:" 你……玩……别人家的……妻子,当然坏了。"吕文德嘿嘿淫笑着说:" 我这是为国为民,舍己为人,助人为乐,你看你这么美丽的一个女子,却嫁给郭大侠那么一个好像小胡萝卜的小阳物,真是浪费。?     黄蓉红晕着脸说:" 靖哥哥只是那儿小一点,难道就不能娶妻啦,你真是坏东西。你再这样说靖哥哥的坏话我就不让你碰我了。"吕文德忙把我黄蓉一搂,大鸡巴在黄蓉的淫穴中缓缓搓动,说:" 能娶呀,……呵呵……不过要请别人的大阳具帮他用。"黄蓉羞涩的吟咛一声:" 好坏……你。"吕文德哈哈大笑:" 其实我真是好敬佩你丈夫郭大侠,郭大侠为人侠义,一切以国事为重,这几年来如果没有郭大侠助我守襄阳,蒙古人早就破城了。但古人说的好啊‘所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郭大侠一下只为国事,不免冷落了郭夫人,郭大侠所不擅长的本事,下官正好擅长。那下官只好为郭大侠尽一点点微薄之力,让郭大侠好一心守城,完成他‘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夙愿。嘿嘿…"" 所以嘛下官帮郭大侠尽一些他为人夫的义务,只要下官能好好的伺候好你们夫妻,也算是‘为国为民,舍己为人,助人为乐,侠之小者’吧。"黄蓉听着吕文德这些戏弄自己的话,却觉着好像有些道理,抱着吕文德的腰,感受着那根让自己神魂颠倒的魔棒,脸绯红的幽幽的说:" 总是我……对……不起……靖哥哥,但……谁……让你下面这根坏东西这么……坏……,你的感……觉和……和靖哥哥太不一样了,你让蓉儿好想,飞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