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把处女给了老师】【全】

【把处女给了老师】【全】


【把处女给了老师】【全】

  K老师廿六岁,是体育老师。不是特别的帅,但因年轻的老师很少,所以大家会把老师当做「男人」来看。      每个人对K老师都非-常的有兴趣。比如说,在上课之前「你猜,老师今天是左边还是右边?」的猜老师的「那根」的方向,或者在上垫上运动的课时,故意不穿胸罩的倒立,故意小露一下奶奶,看到老师惊讶的表情又故意「哇-,被看到了」的骚动一番。      K老师是个老实的老师,被我们这些调皮学生的性调戏,常搞的面红耳赤。但大家都一致认为那样才是取可爱的。我也因常常的「调戏」老师,慢慢的竟对老师也崇拜起来,但做梦也没想到真的会变成那样。      「小艳,今天下课後,去打扫体育器材室!」      K老师气的满脸通红是因为我在体育课时和小美又在玩摔角游戏捣乱了上课。      下课後,我郁卒的打扫体育器材室。离期中考只剩一个礼拜了,真不想浪费时间在打扫上,而且小美并没受罚,所以是不是老师偏心小美呢?      好不容易打扫完毕後,到办公室时,却不见K老师,只好请其他老师留言给K老师後,又折回器材室。      快期中考,所以在体育馆内没有人在练习,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只有那两声滴滴答答的响着。我躺在垫子上听着随身听。听那「球球」的录音带,慢慢的有点「那种」感觉,我揉搓着胸部,很自然的手就伸进了裙子里。      我虽然是处女,但自慰却是从国中二年级。在三角裤上轻轻的抚弄那圆滚滚的小肉块,而後那里就变热,且会有点疼痛,将大腿紧紧闭拢,在裂缝处用手指上下摩擦着,那泉水一下就浸湿了三角裤,花瓣了,小豆豆也跳出来了。      若是在家里,就会脱掉裤子,进行更激烈的动作,但在学校内,只好在三角裤上告欣小豆豆,「今天只能到这里」,并用手指紧紧的掐着。      「啊-啊-」      正在舒服的时候,突然心脏快停止了。      「老。老师」      是的,正是老师出现在器材室的门口。      老师嘴巴似乎在讲什么,但因我戴着随身听,无法听到老师在讲什么,我慌乱的关上随身听,把手从裙子中拿出来,并坐了起来。      「小艳,你在做什么?」      「对,对不起,我,我打扫完了」      我涨红了脸,且又害怕的低下了头,看着垫子,突然老师抓着我的手腕,呼吸急促的说「继续做刚刚你做的事」      「不,老师,拜托,请原谅我」      老师掀起我的裙子。      「不行,好像刚才在自慰吧?你看,裤子全湿的」      老师的脸靠近的像要贴在裤子上似的。      「啊,不,不要看」      我慌忙的用手遮住了湿透了的三角裤。那里传来了比刚才还要强烈的热度及跳跃感。      「你刚才是不是这样做?」      突然老师的手抓住我的手往那里按下去。      「不要啊不,不行!」      被老师抓住我的手指,没意识的动了起来,在花瓣的接合处抚弄着,并手指伸进了三角裤,往湿透了的那里去。      「小艳,你看,全湿了」      老师炽热的喘息吹向湿湿的花瓣。就这刺激让我有非常大的快感。      「好漂亮,小艳,你是处女吗?」      「是,是的」      「那么,你不曾把手指伸进去吧?」      我答不出话来,只能点滴来回答。      老师抓着我的手指在裂缝处来回刺激,并以指尖将小豆豆翻出,集中的摩擦那全露出来的小豆豆。      「不要,不要,老师,我」      那里好像要溶化似的,我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他泄出淫荡的声音。      「小艳,好爽吧!」      终於,老师放开了我的手,直接的「折磨」小豆豆。      「啊-爽-,好爽,好舒服」      我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      「爽吧!老师会让你爽个够」      老师用手把一边刺激着小豆豆,并扑向我那里。      「啊--,老师,那里不乾净,不要-」      因为,今天一整天的污垢聚集着,而老师吸吮着,一定会觉得很 心。      但,却不是。      「小艳,小艳的阴部好好吃,真受不了」      老师发出了滋滋喳喳的声音在汲吮着我的爱液,并将舌头在裂缝之中像疯了似了般的滚动。      「不,不行,我,我会受不了」      这种快感是手淫无法比拟的。我的两支手抓着老师的头按在我那里,并将腰部更靠近老师以便老帅的嘴能更接近那里。      老师的手指不断的爱抚着我的小豆豆,同时,舌头在我裂缝中到处舐舐,并将舌头卷的像棒子般的在处女洞内进进出出,我舒服的都快要哭泣,并在那时,我到达到了高潮。      恍惚了一阵意识恢复时,老师已脱掉我的水手制服,温柔的抚擦着我的奶奶。      「对不起,看到小艳好像在手淫,不由自主的。这件事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说,好吗?」      「是,当然。」      当然我是不会向其他人说的,我抱紧了老师,真想一直这样的抱着他。      突然,觉得有个硬物就在我的下腹部,就顺手向它摸去。      「啊」      那是老师硬绑绑的那根阳具。      以前常看过各种黄色杂志,对男人的「那根」虽有某种程度的认识,却没想到是如此般的大。      (只有我在爽。)      突然我觉得很对不起老师。      「老师,虽然我是处女,但我也希望老师你也能很舒服」      我伸手向老师裤子上的拉链,一口气向下拉开。      「不,不要,小艳」      和刚才的立场正好相反,现在换成是老师在逃避了。      「男人一旦这样,若不出来不是会受不了吗?」      「不会啦!我这样就可以了。」      老师越是这么想,我反而认为是老师在体恤我,就更希望老师也能舒服,高兴,我从拉链口掏出了老师的阳具。      红黑色的肉棒,非常烫,非常粗,龟头闪闪发光,胴体部份则有一根根突起的血管。      「老师,请教我怎么做。」      握住了阳具的底部,做杂志上看来的招数。      最初,像是在舐冰淇淋般的,用舌头在龟头全体舐着。在龟头前端的裂缝中渗出了透明的液体,我也用舌头轻轻的舐着。      「小艳,你是真的愿意吗?」      老师的阳具抽搐着,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并说「舐龟头下的折缝」      我照着老师的话,用舌头像拍打似的舐着,在阳具的内侧,有个Y字着的接缝,我认着的舐着,老师发出了「嗯-好舒服」的快乐的声音。我高兴极了,又觉得光舐似乎不够,就张开嘴,将阳具含在口中。      「嗯-嗯」      下巴好像要脱落似的,而且阳具含到根部时,阳具的前端抵到了喉咙深处,好像要窒息般。      「很好,用嘴唇来摩擦它」      照着老师的话,我闭紧嘴唇,上下的进行抽送运动。      「用,用舌头舐」      看着老师很舒服般的喘息着是我最大的鼓励。我忘我的将舌头像螺旋桨般的转动着,并激烈的用唇爱抚阳具。      我明显的感觉到阳具在嘴中变得更大了。      「小艳要出来了。」      怎么好像很难过似的扭动着腰,紧紧的按着我的头。      「啊-嗯」      瞬间,老师的阳具大大的抖动一下,并咻-咻的喷出了热热的口滴。我浑然忘我的喝下那粒粘的液体,喝下後又涌出,溢满了嘴,终於      「啊-」      我吐出了老师的阳具,精液洒向了我的脸。      粘粘的精液,像酱糊似的。用手擦拭後,因那是老师给我的重要宝贵的东西,并用舌头舐了手。      「对不起,让学生做这种事」      老师吻了吻我。      「啊!老师。老师的射精了还」      是的。老师的那里和刚才一样的大。      「为什么?我那么笨拙吗?」      我觉得好悲哀。色情就去干      「不是。只是老师年轻,有库存」      「那,那么」      我下定了决心。      「老师,我的处女,给老师好吗?」      老师吓一跳「那么重要的事情,你要好好考虑」但是,我不後悔,将处女给老师,会是很美好的回忆。      「我想全部奉献给老师,若你不做,我会将此事报告给校长」      我威胁着老师。      「好,好吧,老师也很喜欢小艳,能以我的阳具让小艳变为女人真是太好了」      老师骑了上来,并用手爱抚着,我的那里已很湿润,马上的老师的阳具进入了花丛一直往里冲,老师的肉棒压迫着我的湿润的洞头,花瓣被挤的偏向了一旁。      「啊,啊要,要进去了」      一点一点的,肉棒压迫着进来,刺向我的肚脐。有点痛,我紧抓着老师,这时老师已在进行抽送运动,此时涌出了要溶化掉似的快感。没有很疯狂的高潮,但能与老师结合,已让我有充分满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