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大学生毕业后的血泪控诉】

【女大学生毕业后的血泪控诉】


【女大学生毕业后的血泪控诉】

  女大学生毕业后的血泪控诉  早上8 点,我来到公司,陈总把我叫到办公室,我进门的时候轻轻把门关好,陈总问:“过来吧,吃早点。”     我应了一声,走到陈总的面前跪了下去,拉开陈总的裤链,将他的大鸡巴掏了出来,红红的鸡巴头已经微微的有些硬了,陈总先从我的职业装里掏弄着我的乳房,然后对我说:“吃吧”     我忙的用小嘴把鸡巴含住,然后来回的摇动,在我温润的小嘴攻势下,陈总的鸡巴渐渐的变粗变长,直到我的小嘴含不下,我用细嫩的小手轻轻的撸着鸡巴,红通通的大龟头从尿道口中分泌出一丝丝的淫液粘糊糊的,我轻轻的伸出又软又香的舌头把黏液舔掉,然后尽量张大嘴,勉强把鸡巴头含住,这时,陈总已经拿起桌子上的一叠文件翻看着,十分悠闲。     每天我都要吃这样的‘早点’即便是上午陈总有重要的会议,在开会之前也要把我叫去请我吃‘早点’,其实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虽然我是正规大学毕业的高才生,可在陈总的眼里,除了我美丽的外表,迷人的身条,我的学历和一张废纸差不多,他需要的,是一个能让他泄欲的工具,不是一个秘书。当然,我也是冲他给我的高薪而来的,在北京,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一年能挣到30万,这个数字实在太吸引我了。     我认真的一口口吃着鸡巴,陈总从来不洗鸡巴头,因为鸡巴头要用我的嘴来洗,所以,每天我舔鸡巴的时候,都能闻到一股尿骚味儿,一开始还不太适应,渐渐的也就习惯了。我将大鸡巴头舔的亮亮的,上面粘满我的香唾,然后故意的用嘴亲吻尿道口,并发出“滋”“滋”     的声音,陈总将文件放到桌子上,然后闭上眼睛,舒服的享受着我的服务,我再次将鸡巴含进嘴里,然后快速的上下摆动,陈总的尿道口分泌的淫液更多了,咸咸的,我必须把它咽下肚,因为这是陈总的要求之一。     忽然,陈总从皮椅上站了起来,一只手用力的抓住我的长发,另一只手向下,狠狠的揉弄着我的乳房,然后命令我说:“抱着我的屁股!”我知道陈总快要出来了,忙的伸出双手抱紧陈总的屁股,陈总开始了,他让我尽量张大嘴,然后按着我的头用鸡巴快速的操着我的嘴,每一次都深深的顶在嗓子眼里,每一次的进出,都会带出大量的唾液,弄的我前胸都有点湿了,陈总越来越快,我连哼的时间都没有,只是拼命的张大嘴巴,让鸡巴在嘴里进出,最后,我感觉呼吸都困难起来,开始翻白眼,陈总一直看着我的表情,一看到我翻白眼,陈总再也忍不住,双手狠狠的抱着我的头,大力的挺动几下,突然将大鸡巴使劲插入我的嗓子眼然后开始射精!陈总的精液直接射到我的嗓子眼里,根本不用我吞咽。     约莫有一分钟,陈总才将已经变小的鸡巴从我的嘴里抽出来,然后象是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任务的一样,重重的坐在皮椅上,我轻轻的翻开陈总鸡巴的包皮,然后用嘴将包皮里剩余的精液舔干净,然后把鸡巴放进裤兜里,拉上拉锁。     我整理了一下,站起来对陈总小声的说:“陈总,我出去了。”     陈总只用手挥了挥,我便走了出去。     一个上午,我都是在寂静中度过,看着忙忙碌碌的同事发呆,我心里想着这个月的薪水该怎么花,昨天从国贸回来的时候看到一身很合我意的春季套装,价格不菲,要价是8000,我很喜欢,想买下它。     心里正盘算着,桌子上的通话器响了,是陈总在叫我,我马上走进陈总的办公室,一进门,陈总就微笑的看着我,对我小声说:“下午有几个公司重要的客户要来和我洽谈生意,必要的时候我会让你作陪,你有个准备。”     我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中午吃过午饭,大家有的趴在办公室里午睡,有的聊天,静悄悄的。     我刚刚回来,就看见陈总带了三个衣装笔挺的人走进了办公室,一边走,还一边说笑着,陈总有意无意的看了看我,我忙低下了头。记     直到下午3 点,陈总还在办公室里和那三个人谈生意,我心想,可能今天用不着了,我盼望着下班。     3 点半的时候,突然通话器响了起来,我心里一沉,心想:唉,该来的还是要来。果然是陈总要我进去。我偷偷的从皮包里拿出三个避孕套,整理了一下衣服,走进了陈总办公室。     屋子里都是烟味儿,很呛,在陈总对面的长沙发上坐着三个人,一个胖胖的,约莫50多岁,满脸的笑容,头顶已经没了头发,看见我走过来,两只小眼睛眯成一个逢,好象在打量一件衣服一样。     另一个坐在他的旁边,是个瘦子,30多岁的样子,很精干。     最后一个是个年轻人,留着新潮的发型,色咪咪的眼睛不怀好意。     我稍微打量了一下,对陈总说:“陈总,您叫我?”     陈总推了推金丝边眼睛,笑着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北京也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板材进出口公司,也就是京华公司的董事长,雷曾庆雷先生。”     我忙的向雷先生打了个招呼,雷先生只是微微的欠了下身,冲我笑了笑。陈总继续介绍说:“这位是京华公司的执行经理,李众贤李先生,旁边那位,是京华公司的业务部的主管,刘家浩,刘先生。”我也和他们分别打过招呼。陈总继续说:“你好好陪陪三位先生,可要伺候好呦!”     我点了点头,眼泪在眼圈里一转,忙的侧过身快速的擦干,心里叹了口气。     我走到三个人的面前,小声的问:“哪位先生先来?”李众贤忙说:“当然是我们的董事长了。”     我走到雷曾庆面前,小声的说:“雷先生,我给您口交吧。”说完,我蹲下身,想拉他的裤链。     雷先生却将我的手挪开,对陈总冷笑的说:“我说老陈,你刚才夸了这么半天,原来就是这么个货色!我到外面找个鸡,都比她好,哼!”     陈总忙赔笑说:“您别生气,她伺候我伺候习惯了,见识还短,您别生气嘛。”     说完冲我把脸一绷,严厉的说:“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还口交口交的,你往这上生理课来了!你以为自己有个金屄(bi)呀!雷总就喜欢听黄话,你给我说!”     我把眼泪往肚子里流,一边还要装出笑脸,轻声的在雷总面前说:“雷总,您别生气,我不懂事,我这就改。雷总,我想叼您的鸡巴。”     雷总看了看我,对我说:“你叼我鸡巴干什么?”我想了想,回答:“让您爽,把您的鸡巴叼硬了,好操屄,您操了我的浪屄,一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