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大学生羞耻的援助交际】【完】

【女大学生羞耻的援助交际】【完】


【女大学生羞耻的援助交际】【完】

  大学二年级美少女千里相信了说只有摸摸而已的男人的话而答应来一场援助交际。但是等待着被带到旅馆的千里的却是一只要夺取千里全部的恶狼。而且男人还将千里的痴态全部用录像机录了下来……           我正在一家购物中心的休息处吞云吐雾着。这里是深受年轻人喜欢的地方,所以汇集着很多年轻人,整个购物中心显得非常热闹。这里的一个特别特征是有许多十几岁的年轻小姑娘。因为现在是星期六的下午,到处可以看见放了学的女大学生穿着制服在这里闲逛。     今年38岁的我看起来是不适合来这里的,但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呢?因为我正在搜寻着拍照的对象。虽然是说寻找拍照的对象,但这不是所谓的星探寻找明星或模特儿,而是在不被允许的情况下用摄影机拍摄女大学生群下的风光的勾当,也就是所谓的「偷拍」。     我在市郊的一条街上开着一家西服店,专门做特定族群的生意,我是锁定十几岁的女大学生。少女的钱最是好赚,随便一个名牌包包、一件衣服或首饰,都可以让我赚进大把的钞票。虽然是小小的一间店面,但是在放学后或假日时,店里面会因为涌入大量的少女而非常热闹。     但我开这间店的原因却不是因为会赚钱,其实我的主要目的是……我在店里面的各各角落都架设有隐藏式的录像机,来拍摄到店里面少女们的风姿,当然在更衣室里面换衣服的画面也是完全的拍了下来,我将这些偷拍下来的录像带带在网络上贩卖,我暗地里就是在这样的事的。     当然,这些录像带里面也会含有一些少女如厕和一些顾客指定的内容,但是数量不多,一般都是比就正常的偷拍内容的。虽然受到一些变态狂欢迎的片子已经有很多,但是有些作品还是我偶而到店外面的特定场所偷拍而来的。     从下午开始偷拍取许多女大学生裙下风光后,我感到有些疲惫,所以就在休息区里,点上一根烟吞云吐雾了起来,好好的放松一下心情。     在这个休息区里没有什么人在,当我想再次展开行动的时候,一个女孩走了进来,一屁股就坐在长条椅上。那是一个穿着水手制服,看起来像是大学生的可爱孩子。     我连忙的再点上一根烟,斜视的观察着。     女孩望了望钱包,然后一连叹息了好几次,我马上抓紧机会,向前和她搭讪起来,来探试看看。     「你怎么啦?看起来很没有精神的样子,有什么事吗?」我看见少女露出一个忽然间被不认识的人问话的诧异表情,但这表情却没有带有任何可疑的成分。     「是有想买的东西,但是却不够钱吗?」我微微笑着问道。少女于是就回答道:「嗯嗯,没错。」我这时再一次的仔细清楚的看了少女的脸庞,真的是一张非常漂亮的脸蛋。     身体方面虽然还残留着有幼稚的味道,但已经不再可以说是一个小孩子的身体。     「想要买什么呢?还差多少钱呢?」我更进一步的问道。     少女说是想买一件名牌的连身裙,女孩接着又说她大概还差5千元。     这个牌子是大大的受到年轻孩子的欢迎,想必她是不会轻易的松手,一定会想尽办法来买到手的才对。     我知道机会已经来了,于是我更进一步的试探着说:「怎样?来场援助交际如何?这样一来你就可以买到喜欢的裙子,而且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还有多余的零用钱可以花。这真是一举数得!」我直捣黄龙的游说着她,因为现在我是很倦怠的,所以不想花太多力气慢慢的说。就算是被逃开了也无所谓的,我有这样的心态。     「援助……这个啊……但是……是那种援助……援助交际吗?」我看见少女一下子就流露出警戒的表情,我立即想到这次大概是没望了吧!     眼前的美少女在以前大概和所谓的援助交际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吧。但是从少女口中说出来的下一句话就令我很意外的了。   「这件事,你会出多少钱呢?还……还有交易内容不会太离谱吧……」少女表情显得是相当认真的考虑着。     「难道她是心动了吗?」我内心琢磨起来。     「这个嘛……以目前的行情来看的话,标准的方式的话大约是两万元。有额外服务的话,就再多给一万五千元。当然这里面包含吃饭和唱卡拉OK的钱,大概是五六千元左右,这样可以吗?」我也不甘示弱的沈稳回答着。     「咦……!这样太便宜了吧?再多一点的话呢……」少女沈吟的说着。     少女的口气流露出了一些感兴趣的味道出来了。     「看起来是有点苗头了……」我内心开始兴奋起来。     「你,还是一个处女吧?」「咦……!你怎么会知道?我看起来还是像一个小孩子吗?」少女有些害羞,脸马上红了起来。   从外表看起来是一个完全百分百的纯情美少女,但说起话来就像是时下典型的年轻女孩一样,显得有些呆呆的感觉。     「那么,标准的方式不过是摸摸身体而,这样大概没有关系吧。反正又不会少块肉,也不是要你抛弃处女的,是没有这种事的!」说到了这里,一般来说是还要再多花一点功夫来说服的,但是……「对啊,你说的没错……又不会要丧失处女……是这样的吗?」「嘿嘿……难不成?真是一个处女?」我兴奋的心开始鼓噪起来。     「怎样呢?假如你真是一个处女的话,我还会你额外的特别赏金,这样可以了吗?」「真的吗?嗯嗯……该怎么办呢……」少女认真的考虑起来。     「我知道了,可以啊!!那我们就说定了!」我不给少女更多的考虑时间,马上打出了结论。     「成功了……」我鼓噪的心大叫着。     「好的,那我们先换个地方可以吗?到旅馆去好了!」说完后我站了起来。     「啊啊……去旅馆……有些怪怪的!」听到旅馆的字眼,少女反倒有些犹豫起来。     「有什么好怪怪的!旅馆不是最安全的地方吗?不用担心会被其它人碰见,不会有这个问题的,不是吗?好了,快走吧!」在少女心意还没有反悔之前,我半强迫的带着少女往旅馆的方向快速的走过去。     ***    ***    ***    ***我将少女带到靠近热闹街市旁的一家旅馆内,这间是我偶而会来的旅馆。在来到旅馆的路途上,我套问出许多少女的事。     少女的名字是广田千里,是东京地区一间私立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今年19岁,兴趣是唱卡拉OK和收集一些具有个人特色的商品等等……过了不久,我们终于抵达旅馆。刚好我常用的那间房间是空着的,所以我就选了那个房间。     「哇!哇!好大喔!!太棒了太棒了!!还有游泳池。」千里进到房间里,兴奋的大叫着,同时天真无邪地到处来回走动。   我从冰箱里拿出了果汁和啤酒。     「千里,不要再到处看了,来喝果汁吧!」「嘻嘻,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快乐。我可是同学里第一个到这种地方的!」坐在沙发上,千里一面喝着果汁一面愉快的说着。     「是这样啊?近来据说也有女国中生到旅馆的传闻。」「嗯嗯,至少在我不是处女的朋友里面,就还没有人有到这种地方过。」因为现在是初夏最热的时候,所以来旅馆的路上喉咙有些干渴了吧,千里狠狠的大口喝下果汁。     「好的,那么假如没有其它的事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吧?是援助交际喔!」我一下子就切入了主题。     千里的表情又露出刚刚紧张的神态。     「喂……喂……我们先说好了喔。光是摸摸而已喔。超过了这个范围,都是不可以的喔!」「呵呵呵呵,我知道了……我不会对大学生的千里做出残酷无情的事!」我笑着回答,然后又继续说:「那么……对了……先坐到床上吧!」「好的。」千里飞快的跳上大大的圆形床上坐了下去,接着我从沙发那里说:「名字是广田千里吧!今年是几年级呢?」「啊……!这么快就忘记了吗?我是大学二年级呦!」「呵呵呵呵……对不起对不起。但是我不客气的说,真的还是一个处女吗?」「是真的啊!我是一个货真价实不折不扣的处女!」千里稍微加重语气的回答着。     千里身上上面是穿着夏季的白色水手服,而下半身是穿着深蓝色打折的迷你短裙。虽然是一件传统的学生制服,但却非常合衬地搭配着她那股可爱的韵味。     「我是知道你是一个处女的,但是应该是有过手淫的经验吧?一个星期会做几次呢?」「咦……!你问得好下流。这个呢……不要太过份了。真的,我一个月也没有做过一次的!」「喔?对性爱的事不感兴趣吗?」「没有这回事的,只不过……假如不是很舒适的气氛下,我是不会做的!」「是这样啊……还没有被开发过的呦。那么,我来做让你舒适的事好了!」「喂喂?使只有摸摸而已喔?是这样的没错吧?」「呵呵呵呵……是这样没错,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一面说着一面勉强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床上。     让千里一个人的坐在床上,我可是有企图的问了一堆问题。我在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很快的就从手提箱里拿出卷录像带,装进我原本安装在房间里的偷拍用的录像机里,然后按下了录像的按键。     正因为这样,我才会再一次的要千里从自己的嘴巴里说出是一个19岁的国中二年级女学生,然后再亲口的证实处女的身份。   「那么,可以开始了吗?」我说话时,人已经来到坐在床上的千里背后。     「嗯嗯……嗯嗯……等一下……我还是觉……得很……害羞的……」千里的话越说越小声。     我首先将手放在千里的两旁。一下子千里的身体起了剧烈的反应,背弓了起来。然后我慢慢的沿着她的手臂下滑,来到她的胸部。我的手贴在她的胸口上。     「嗯……」千里发出了低沈的声音。     我的手再一次的慢慢动了起来。     「嗯嗯……」虽然千里的胸部还没有发育完全,但我是有过不少次被大学生口交 的经验,所以千里的胸部是我最喜欢的了。   充分的从水手服上面玩味过胸前的小笼包后,我静静的将双手从千里的身上移开。     「……啊啊,好害羞啊……」千里的话里有着终于结束的口吻,大概是认为好不容意的结束了吧!但是,在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呢!     我抓起了水手服的底襟,拉了上去。     「咦咦??!等,等一下……停……住手啊啊!!」千里有些手忙脚乱了。伸手压住水手服的前缘,掩盖住自己的胸部。   「喂喂,是还没有结束!给我老实点!」语气稍带怒气的我这样跟千里说。     「但……但是……胸部都已经摸了很久了!不是已经可以了吗?」「唉呀!唉呀!你不是以为这样的从衣服上面稍微的摸一下而已,就可以拿到钱了吧?我都还没有舔过,怎么可以就给钱了呢?」我离开拼命挣扎身体缩成一团的千里身边,然后打开床旁边的小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皮制的手铐,接着我快速的回到了千里的身后,强迫的将她的双手拉到背后,用手铐给铐起来。     我过去都是使用这个房间,所以里面有什么东西,摆在哪里,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啊啊……不要!!等一下,不要这样啊……」千里慌张了起来了。     在不认识的男人面前,双手被反绑起来,这是或多或少都具有危险的事情,即使是一个不知道人间险恶的女大学生大概也是知道的吧,更不用说现在还是在旅馆的床上。     我冷静下来从床上走下去,来到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在铐手铐的过程里受到了反抗,所以有些口渴,我一口气的灌了口啤酒,来抒解口干舌噪的感觉。     「喂!这个可以解下来了吧!这和我们的约定是相违背的喔!」从床上那里传来千里的呼叫声。     千里现在是双手在后面的被手铐铐着坐在床上。露出一副责备的眼神鄙视着我,但是千里可爱的脸蛋,就连鄙视的眼神也更加一层的燃烧着我加虐的心理。     「说什么!我可是没有违反约定的呦。我是说过」摸摸身体的话就给钱「的话,但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要从水手服上面来光摸胸部而已吧!」我认真回答着。     「这个……这个……太残忍了吧……」「怎么会说是残忍的事呢!这是不合道理的话吧?」「但……但是……用这个东西把我铐住?这不是在约束的范围里吧?」千里竭尽全力的反问着。     「这是因为千里反抗的关系,所以没有办法下,才把你铐了起来。假如是老老实实的照着约定的话,我就给你解开来了也没关系的。」我一面说着一面又爬上了床去坐在千里的面前,然后严肃的说:「怎么样?想要解开的话那就要老实点,这样可以吗?」千里有点懊恼的咬着嘴唇,但还是嘟哝着说道:「我知道了……就照你的话来做好了。」整件事情都完全依照我所想象的进行着。我再次绕到千里的背后,抓起水手服的底襟把水手服,往上翻去。     「啊啊嗯!等……等一下!这个……先解开吧!」被我忽然动作给吓一跳的千里抗议着。     「唉呀,但是假如我解开了,你又反抗的话该怎么办呢?还是先暂时的铐着好了!」我冷静的信口开河的说道。接着从纯白的胸罩上面开始搓揉起胸部。     「咿呀!不……不要……你不守诺言!」千里身体左摇右晃的反抗着,我紧紧抱住她的身体,继续抚慰着她的胸部。     「不……不要了!我已经不要钱了!!所以请停下来吧!」用着几近半哭泣的声音,千里哭叫着。     但是,我完全的不管这些事。接下来我的手指钩住胸罩,然后向上勾上去,让青涩的乳房露了出来。     「等等!!住手!讨厌……不要啊……」千里继续的狂叫着。     我趁胜追击,双手紧抓住千里的乳房。     「不要!不要了!不要在摸了……」在我开始直接地搓揉起乳房,就让千里更加一层的羞耻起来。     「看你叫得那么大声。这样一来还是果然不能将手铐解下来才比较好。」趁着千里的身体不能自由的活动的时候,我搓揉着美少女小小的乳房。千里乳房的隆起不过是刚刚好可以让手心盖住的程度而已。这样的从背后来抚摸乳房是可以摸到最大的乳房了。而且她这个年纪的乳房是带有少女非凡略带点硬的柔软感触,这个年纪是我抚摸乳房的最舒适的时候。     「咿呀……」千里的身体起了痉挛的反应。我捏起了在隆起山丘最中心点伫立着樱花色泽的乳头。     「不要啊……那……那个地方不行的!!」对发育途中的少女来说,胸前的小笼包和这颗乳房是要远比成熟女性的那些部位都还轻易激起强烈的敏感。     「拜托你了!可……可以饶了我了吧!!」千里哭泣的可爱声音又刺激了我。我把千里的身体正面躺下,然后从侧面看着她。就算说她具有比起明星还要可爱的脸蛋也不为过的,具有这样可爱脸蛋的美少女正哭泣着。她的水手服被一直往上卷到了胸罩的四面,露出了小小可爱的胸部,就像一棵刚蒸熟的小笼包令人垂涎欲滴。     我的下体马上就勃起了,已经到了会痛的程度的肿胀。     「拜托你了!可……可以……饶了我……了吧!!」泪流满面的千里请求着。     我压住哭喊的千里的身体,将我的脸贴在隆起的部位上。     「咿呀咿呀啊啊啊!!不要不要!!」吸住千里胸部,我把乳头叼进了嘴里,用舌头挑逗着。     「住手!不是说过了就只有摸摸而已吗?」「没错啊!所以呢,我就用舌头来触摸胸部的,不是吗?我有照约定吧?呵呵呵呵……」「不讲理!太不讲理了!嗯嗯……呜呜呜呜!!」到了最后,千里终于嚎啕大哭了起来。但我还是自顾自的继续凌辱千里可爱的胸前小笼包。     过了不久,小小的突起产生变化。     「嘴里说不要不要的,但是事实上却是很舒适的对吧?看起来是相当有性感了。」「没……没有……没有这种事……这种事的……嗯嗯嗯嗯……可以了吧?」「但是啊……乳头都硬成这样了!千里还是一个女国中生吧?真是太好色了。嘿嘿嘿嘿……」「不是这样的!我……我不好色的!不是的!!」「这样啊……那这里到底是怎么回是呢?喂……」我用力捏着千里的乳头,来回的搓揉着。     「咿呀……痛!好痛……」敏感的乳头被这样的玩弄,千里的眼泪流个不停。     「乳头变硬是女人有感觉的证据!你的内心可是淫荡的很呢!」我沉醉在我的话里面。     「算了,像一个会做援助交际的女大学生,会淫荡是一定的吧?千里你说的处女这件事是说谎的吧?对吧?」「不是的!我一点也不淫荡!我是一个处女的!!」自己的纯洁被人怀疑的这件事让千里感到很伤心,悔恨的她咬着嘴唇流下泪来。     「是这样吗?这样的话就让我来确认一下吧!」我让千里的身体浮躺下去,从后面来被铐住的千里是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就是这里!」我把制服下的裙子掀起来,里面隐藏的是纤细的腰身和小小的屁股。包住这些部位的是令人昏眩的纯白内裤。   「啊啊……你做什么?」千里拼命的紧闭双膝想要站起来,但是失去自由的身体却怎么说也办不到。     「嘿嘿嘿!真是可爱的屁股,对吧?」从内裤的上面我开始摸起了屁股。     「住……住手……!下面的地方不可以的!请停下来吧!!」慌乱的挥动双脚试图反抗,但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妨害。我现在手的动作就像是色狼下流的模样,搓揉着女国中生的屁股。她的屁股没带有一点多余的肥肉,有的都只是少女的柔软。     这是最棒的屁股了,散发着一个成熟女性的屁股所不能散发出的清香滋味。     「住手……住手!太恶心了!不要摸了啊……」就算是有一点的也想逃离我的魔手,千里左右摆动着腰肢。她的这样动作却给我无上的快乐。我将手指滑进两片屁股的中间。     「咿呀……不要不要啊……那里不行的……」终于我的手指来到身为女人的最宝贵的部分。     这时候千里的恐怖和羞耻心也达到了顶点,她做出前所未有的逃脱努力,但是我的手如影随形并没有离开过千里的股间。   「嘿嘿!!是处女的蜜缝了吗……这样的柔软……真让人受不了啊!」从内裤上,我不断反复爱抚着少女秘密的缝穴,玩弄着千里。     「呜呜……已经不要了!拜托你了……饶了我吧……」我一面看着千里哭泣的脸蛋,一面继续戏弄着她的阴户。     不久后,我的手指尖感受到了一股微带点湿气的体液,不断的从阴户的中心点扩散出来。我把脸贴近她的阴户,看见被微微污渍污染的面积正扩散着。这团污渍所围绕的中心点就是我玩弄凌辱千里的起点。     「啊啊啊嗯恩……已经不行了……住手吧……」千里的声音起了微妙的变化。     「喂喂!嘴里一面说着不要不行的,但是却是很有性感的吧!你果然是一个好色的女大学生吧!嘿嘿嘿嘿……」「这……什……什么话!没有感觉的……没有……」千里否认着。     「嘿嘿嘿!我说清楚了吧!乳头站立的起来,你的阴户也湿成了这个样子,不是吗?真不愧是会做援助交际的女国中生。你的脑袋充满了性爱的是吧?呵呵呵呵……」我不断的说着让千里更羞耻的话来,刺激着她。     「不是的!不是的……啊……嗯嗯!!没感到舒适……嗯嗯嗯……没有的……」千里股间的污渍这时像决提般的蔓延开来了,这让我已经不能再忍了。     「你这样讲的话,这次让我来确认吧!!就是这样,瞧……」「不……不要……」千里叫出巨大的惨叫声,那是因为我已将她纯白内裤用力的拉扯了下来。一口气的退到了膝盖下面,然后从一只脚那里脱出去,接着小小的白色像桃子一样的屁股就露出来了。     「拜托!!不要再做了!啊啊嗯……」我抓住露出厌恶表情的千里细细的腰身,强迫她挺起屁股,然后我打开她的双脚,让她的两个膝盖分开的跪在床上。     「不要啊……不要看啊!住手啊啊啊!!」千里想尽办法要逃开,但因为我紧紧固定住她的腰身,所以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千里的四肢跪地,屁股向天空翘起,双腿大大的分开着。     我慢慢的将脸埋进了她的大腿间。     「咿呀……不要啊!不,不行的!!」千里的反抗又再度的增强。     我的舌头这时舔上千里迷人的屁眼。     「啊啊!!不能不能!!不要舔那个地方……啊啊啊!!」看样子千里是还没有将屁眼和性爱联想在一起的样子。也许舔吮肮脏屁眼的这件事是已经远远的超过千里理解的范围外了。     我就这样的一直舔吮着千里的肛门,一次又一次,然后我将舌头前端卷尖起来,奋力的灌进屁眼里。     我的舌头大约有一公分左右已经埋进千里后面羞人的洞穴里。     「不要啊……不行!住手!」我退出舌头并说:「千里,你上厕所都没有好好的擦干净,这样是不行的。     这里这么臭是会让我受不了的!「对少女来说,批评她的肮脏屁眼是具有很大的打击力的,这样想的我继续集中全力玩弄屁眼。我的舌头舔了不知道有几次,同时也用手指玩弄着。     「不要再做了……饶了我吧……嗯嗯……」「你一面说这样可是一样还是有性感的吧?为什么呢?难道还不知道屁眼是可以被开发的吗?嘻嘻嘻,趁着这个机会我来拿走你后面的处女好了?怎样?」「咦咦??!后面的……处女?……」「是什么呢?应该会知道的吧!是我的肉棒要插进千里的屁眼里去的这件事的。好了,现在开始吧……」我跪立起来,将我早已经挺到发痛的肉棒贴在千里的屁眼上。     「咦?咦?等……等一下……你要做什么?不要做变态的事!」「嘿嘿……没事的,会痛的话,那也是一开始才会的。很快就会变得舒适的,反正早晚都会这样做的。嘿嘿嘿嘿……」充分舔吮过后的千里屁眼在大量的口水下帮助下,很意外的也很轻松的就接受我肉棒前端的侵入了。     「不要啊……那……那里……不能插到那里的……不行!喔喔!!」慌张的千里紧缩起肛门,但为时已晚了。我慢慢的加大的力量,把我的肉棒一点点一点点的送进千里的身体里。     「不要啊……痛,很痛!!好痛喔!!住手!!快拔出来吧!!!!」狼狈的千里大叫着。     这时我早将肉棒送进去了,连根部的地方也进去了。     「啊啊啊!!不……不行……不要了……好痛!!」「呼呼乎!!我的肉棒终于插进去到千里的的肛门里了!在大学生的时候应该是还没有过肛交的经验的,千里你可以向朋友骄傲的说了。呵呵呵呵……」说话的时候,我将一半的肉棒给拔了出来。     「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再动了!!」「嘿嘿!从现在起就会慢慢舒适了。唉呀!要用力的动才对……嘻嘻嘻……」我挺动着腰身进犯着千里的屁眼,一次又一次的送到了深处,来凌辱千里。     「啊啊啊嗯……拜托你了!拔出来了吧!饶了我吧!!」「嘻嘻嘻嘻,千里后面的处女……夹得我最紧了,太棒了……」「不行啊……啊啊嗯!!」千里的屁眼下意识地用了力气,稍微夹紧又松开了我的肉棒。这样的一缩一放的紧迫感将我导引到界线了。     我已经到达界线的边缘!     「好了,我快要将大量的精液洒进千里的屁眼里!」「不行!不要!拜托你了,不要做了!!」「已经忍不住了!来了……来了……呼呼……」碰……碰……碰碰……「咿呀!咿呀……」爆发的我将精液射进千里的身体里,因为是今天的第一发,所以大量的精液都射进到千里的屁眼里去。     碰……碰……碰碰……到了最后连最后一滴精液也灌进千里的屁眼里去。     千里的身体像紧绷的线断了般的瘫了下去。     沐浴在快乐的余韵后不久,我将肉棒从千里的屁眼里抽了出来。     「……*&#……@……$%……」倦怠的千里喃喃自语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从放在桌上的手提箱里拿出摄影机来,重新装上新的录像带,回到床上。     全身无力的瘫在床上,千里还继续哭泣着。     我以为中心的拍摄着。     脸贴在床上哭泣的千里似乎不知道我在干什么的样子,我用录像机从床上面拍摄着千里荒谬的模样。     她的上半身穿着被最大幅度卷了上去的水手服。双手被压到了背后的腰间附近,用着皮制的手铐给铐住了,双手失去的活动的能力。制服深蓝色的打折裙子被拉到腰间,纯白木棉质料的内裤在一只脚的膝盖四面卷成了小小的一团。     大概是无力了吧,她的双脚打开着,伫立在小小白色屁股中心点的屁眼已经红肿了起来,从屁眼的里面正逆流出大量的精液。   对19岁大学二年级的千里,我用着录像机来纪录着太过残酷的背后处女丧失的过程。为了不放过任何出色的镜头,我将录像机放在桌子中间,画面里现出摆在桌子上千里的书包。     我将镜头拉到书包的里面,然后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并放在桌子上面。     教课书、笔记簿、铅笔盒还有学生证,接着我将学生证拿起来,然后将上面的资料和照片一起拍了下来。     「喂喂!不要一直哭了,脸转向摄影讥笑一个来!」我站在床边对千里说。     吃了一惊的千里扭动身体抬起头来,然后意识到我正拿着摄影机对着她。     「不要……这……这是做什么……不要了……不要用摄影机拍希罕的地方!!」慌慌张张的千里想躲开摄影机,但是背后的手铐却让她不能这样做。勉勉强强的撑起身体,原本盖在胸部的水手服顺势的滑落了下去,凌乱的裙子呈现出淫猥的画面。     「嘿嘿嘿,你在说什么!从一开始就拍摄了,现在再停下来是一点意义也没有的。呵呵呵呵……」「咦?……一开始的时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千里不太明白我在说什么。     「开始的意思就是从进这房间的时候。在一开始的时候你坐在床上回答我面试的时候,还记得吧?你不是说了名字和年纪,又说自己是一个处女。当然了在那之后的援助交际里,我搓揉着千里的乳房又舔吮着千里的阴户,这些场面也都拍了下来了。所以呢,在肛交的时候,我要插入你后面处女的情况也清楚的纪录下来了。多谢你的帮助,我可是拍得很清楚呢!」虽然在我的说明后,但是千里看起来还不是完全的理解。     「全……全部……连我屁股被侵犯的时候也……怎么会这样……」千里露出完全绝望的表情。     「来,在这里千里就来当我的奴隶吧!假如不要的话,这些录像带就会在你爸妈和学校朋友间完全的公开出来。」「这……这件事……请……绝对不要做……」千里又哭了出来。     「不要的话,在这里发誓吧!成为不管我说什么都会遵守的奴隶。快,清楚的说出来!」后面的处女被夺走了,而且那种羞耻的情景又被录像机给拍了下来,千里已经没有退路了。     「呜呜……我作……作……奴隶……你的奴隶……呜呜呜呜……」说完了这些话,千里深深的低下头豪淘大哭起来。     「怎么啦?不要哭!千里还是一个处女,还保有最珍贵的部分,不是吗?」我虽是这样说,但在我脑筋里马上涌出一大堆的计划出来。     去年我强上了一个来我的店里面买制服的女大学生,然后将录像带在网络里贩卖,因为我很有信用,对信用好的顾客以高价卖出那件非凡的作品。相对于一般的录像带有着精美封面的设计,那件作品可是说都没有的。那个女国中生的脸蛋连偶像明星都比不上,但是当特别的作品送到顾客的手上,大家却都非常满足。     所以来了许多邮件订货。     虽然是说女大学生被我用过了,在我把那个女大学生的侵犯权叫价的时候,还是有两个人来询价的。其中一个人中还是开业的医生,这个医生说假如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尝试一女大学生处女的滋味。而且,假如说是像录像带里的可爱美少女的话,他可以出价五百万元来买她的处女。     虽然说到今天前都没有这个机会,但我现在里马上就回想到他的承诺。     「把千里的处女卖给他的吧!听他的口气价钱似乎还可以再提高。看见这卷录像带,再看见千里本人后,一定没有问题的。万事OK。呵呵呵呵……我真是一个天才!」不知道我脑筋里无情的计划,千里还是一直在哭泣着。     我一想到从此后千里要真正的掉进地狱的深渊,我不禁冷冷的笑了起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