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春色学园系列之二 彩子】

【春色学园系列之二 彩子】


【春色学园系列之二 彩子】

 彩子(上)      ☆★☆★☆★☆★☆★☆★☆★☆★☆★☆★☆★☆★☆★☆★☆★☆★☆★☆★☆★☆★      「罗密欧,请你抱紧我吧!」能够这样被一个人专注地爱,实在太幸福了。彩子一身中世纪装扮,与『英俊』的罗密欧抱在一起。说『英俊』是因为罗 密欧根本没有面孔,只是彩子认为他英俊而已。      「彩子同学。」唔,什么声音?      「请起来吧!」一声大喝把所有景象都打破了,彩子张开眼才发现自己刚才 是在发梦。怪不得罗密欧会没有面孔了,因为彩子都还没有幻想的对象。而张大眼后所看到的是全班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彩子马上尴尬得脸上全 变红了。      『真是不好意思,太失礼了,竟然在班会上睡着了。』彩子心想。但那是有 原因的,昨天晚上彩子由於温习到很晚才睡,今天在班会上讨论文化祭时便不知 不觉睡着了。      高野彩子,十七 岁的高中女生。身裁高佻,乳房和屁股都小小的没有什么特 徵,脸上还余下一点点雀斑,不过比起去年已大幅减少了。面形瘦削,如果胖一 两分说不定是一位骨感美人类的女子。但是她没有这种肉,所以她的瘦在外表看 来接近骨瘦如柴那一类。      性格内向的她,自小就非常介意自己的外表,对於自己认为是不可爱和平凡 的面孔,她非常自卑,自从青春期开始以来就更加严重,对比起其他身体早就是 女人的女孩子来说,她还未完全脱离小孩子的体形。装扮老是长衫长裙,冬天的 衣服总是等到最后一天才换成夏季的。其实她花了非常多的心思去掩饰自己的缺 点,她自知不是一个美人,可是她也不想做一个丑女,所以她比普通人更花心思 去打扮自己,不是扮得漂亮,而是扮得平凡,因为她虽然知道自己不算是漂亮的 人,可她却不想别人觉得自己难看。      可是,她最自卑的一点是,她还不是一个『女人』。    彩子唯一的特长就是会读书而已,而且为了获得老师和父母的赞赏,她总是 拚尽全力的。可是一年努力下来,却只有成绩公布的一、两天她会成为注目的所 在,其它日子永远都是被人忽视的。      「不愧是优等生呀!很懂得利用时间,在班会上睡觉,又不会让老师骂?」 这样说话的是有着一头长长的波浪黑发的班长领家百合。      无论身裁、样貌她都是校内无出其右的美人,而且擅於人际关系,成绩也不 错。但是百合对彩子其实是憎恶妒忌的,面对在全国模拟试十名以内的彩子,百 合的成绩如果说是优秀,那彩子就是完美了。如果是输给男生的书虫还没什么, 输给难看的彩子实在使她受不了。虽然百合经常以「彩子不过是死读书的书虫」 来要自己不介意,但是百合总是一有机会就要讽刺和嘲弄彩子。      「这……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故意的。」彩子害怕地连忙辩解着。因为作 天温习得太晚了,而且在班会的活动中,她一向是连个配角的份都没有,根本只 是一个旁观者,所以才会不小心的睡着了。      「是呀!人家是读书机械,否则怎会有这么好的成绩?我看她就连洗澡和上 厕所都拿着书的。」      「班上的事,她根本理都不理。」      「嘿,人家得老师宠呀!」      「以为自己成绩好就可以看不起人了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根本没有这种想法!』彩子在内心呐喊着,但是懦 弱的性格使她只能害怕的坐在位子上。害怕别人的眼光,害怕别人的嘲弄,害怕 别人的讽刺,害怕别人的孤立。彩子的内心软弱,但其实非常爱美,是的,她是 爱美的,虽然自己不美,也非常介意别人对自己的眼光。彩子其实经常照镜子, 为的就是她总是觉得自己打扮得不整齐会让人笑话。      「好了,你们吵够了没有!你们平时自己就没睡过觉吗?」大声喊出来的是 留级生光崎宇。嘲弄彩子的全是女孩子,这使他很受不了,全班的女生联合起来 对付一个女孩子,这算什么呀!      在日本经常都是这样,学生之间的欺负问题非常严重。那些外表软弱的不起 眼的人,往往就成为了欺负的对象。她们不只是当作一种游戏和有趣的行为,而 且往往变成一种社交行为,愈是能欺负人便愈能表现自己。      帮助彩子的光崎宇,可说是班上的另一个异端,身为美术社长,自少就很有 艺术天份,从小不知得过多多少少的地方性奖项,而且立志成为艺术家。去年他 想夺得能智美术大学的葵花赏失败,今年自愿留级一年再挑战一次,因为照规定 三年生是不可以留级的。      葵花赏是能智美术大学每年在文化祭时举办的对外公开绘画比赛,其中高中 组的优胜可以就此免考试直接入学,而且还能得到四年的奖学金。光崎虽然是留 级生,但是他的成绩并不差,加上比大家大一年,所以班上的人对他总有一种对 前辈的惧意。      他会出手帮彩子,主要还是他那大男人和锄强扶弱的性格。但是反过来也可 以说他是一个非常自我中心和有占有欲的人,说他在帮彩子不如说他讨厌这种欺 负人的行为。      「平常班上的事不也都是你们自把自为的吗,几时有问过我们的意见了?走 吧!彩子,别理她们。」光崎拉起彩子的手一起走出了教室。但是彩子却害怕地 看着班上女生们的敌意眼光,那样做,只会更加被人孤立和更易成为被欺负的对 象。      「喂!光崎你。」领家喊着他们,光崎却完全不理。    的确,黑板上写着的文化祭活动,是罗密欧与茱丽叶的戏剧,而且由内容到 角色都决定好了,茱丽叶自然是领家百合。如果不是百合故意留难彩子,根本没 有人会理她。      ***    ***    ***    ***    「喂!我说你呀!老是畏畏缩缩的,人家欺负你,就要反击啊!」光崎和彩 子一出到走廊,光崎就忍不住教训彩子,虽然他主动帮了彩子,但是对彩子的懦 弱也是很讨厌的。      看到光崎发恶和埋怨的样子,彩子的表情不禁扭曲起来。    『又不是我要你帮我的,为什么要教训我?要教训也应教训她们呀!』这样 想着的彩子,最后没听光崎的话就往屋顶上跑去了。来到屋顶上的彩子,一个人爬上了水箱上。      「过份,过份,我做错了什么?大家为什么老是针对我。一样的,全是一样 的,她们都讨厌我,光崎也是,全都是。」彩子以一般人的声量自言自语的埋怨 着,对她来说这已是很大声了。      「美丽就可以吗?百合。自己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要针对我?平时已是这 样,今天又是这样,明天也是这样,好讨厌呀!」      「为什么?妈妈生得我这个样子,姐姐们和妈妈明明都是很漂亮的人呀!」      「对美丽的人大家就亲切关怀,对我这种平凡人就……讨厌呀!为什么我不 能漂亮一点?」      自言自语的彩子,一直没发现光崎就紧追在她后面上来了,而且还听到了自 己的埋怨。      「卑鄙,偷听别人的说话,无耻!你以为帮了我就会让我感激吗?那只会使 我的立场更难过罢了。」当她注意到背后的光崎时,彩子感到难堪已极了。      「过份,你以为自己是谁?」彩子抱膝坐下来,抽泣声渐渐变成了哭声。      而光崎则是有点气愤难平的感觉,自己帮了她反而还被骂一顿,真是一个不 识好歹的人。      出於绘画的兴趣,光崎在上课时有时会把同学们拿来作素描的对象,而且所 有人都有份,主要是为了锻链自己的技术。而彩子算是一个特别的对象,一来因 为她的衣服比别人都来得长,主要还是她高佻的身裁和瘦削的身体,虽然不算是 美,但总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光崎试过模拟将彩子增胖来看,那倒是令他对彩 子增加了不少好感。      被彩子这样一说,光崎替彩子想一下,发觉她真的是太介意自己的外表了, 而且因为自卑的绿故,老是和人保持距离。      『她这样想是害怕被人拒绝吧?不与人接触就不会被拒绝受伤了。』这固然 使得光崎同情她,但也令光崎厌恶她的懦弱。      最后,比起责骂,光崎还是选了鼓励,因为对彩子来说,责骂只是使她更加 自卑内向和懦弱而已。      「好了!你没有那么丑啦!」光崎爬上水箱对彩子安慰道。    『我……我丑吗?』彩子不想承认的事实被光崎直接说出来,使她更加难过 了。『我……我才不丑。』彩子内心反驳着却没有说出口,因为自己说出来就好 像承认了这个事实一样。      『好像起了反效果!』光崎看着彩子皱起眉头,全变了样的脸色。      「是我用词不当啦!我是个只会画画的人,我就用绘画来说。你跟我来!」 说完,光崎从背后拉起彩子的双手。      『不要……』本来想抗拒的彩子,一瞬间掉进了光崎的怀抱里,这动作也使 光崎尴尬地停止下来。这十数秒的光景彩子完全动不了,但是在光崎强壮的臂弯 里,彩子感到了自己的无奈和软弱,不过那样依在别人的身上,感觉好温暖。      「啊!对不起,不如你自己下来吧!」光崎退后一步说。    「唔!」此时彩子想的不是抗拒光崎的强硬态度,而是对被放开有一种轻微 的失落。      之后彩子先走下来,光崎次之。在光崎带领之下,两人向着美术室走去。为 了准备文化祭,今天最后的两节课拨给了班会使用,所以走出了教室的两人没有 人阻拦。      ***    ***    ***    ***    当两人走入了美术室,光崎按开光管之后,出现在眼前的美术室真的是很破 很旧。这间美术室不是平时上美术课使用的,而是在旧校舍部份中拨出给美术部 使用的。内部空间还算大,但是到处都破破旧旧,不过倒有一种奇怪的亲切感, 或许是美术部的人都非常小心地保存这间旧教室之故。      「彩子,你在中间坐下来吧!」光崎自己则开始准备画簿和炭笔。      已经到了这里,彩子倒是没有抗拒的意思了,顺从地坐到美术室中间的椅子 上。是因为刚才光崎帮了自己,而自己却反而责备他的绿故,在补偿心理的影响 之下故意顺从着他。      光崎拿起了笔开始画,『他正在画我吗?』彩子疑惑地想,但是自己的样子 一点也不美,做模特儿不太好呀!      「彩子,我说呀!一个人的美或丑虽然有很大的影响,但那并不就代表了一 切。一个人对别人的态度心态才重要,乐观积极主动地和别人交往是很重要的, 相对的悲观消极被动,往往会造成自己被别人误解和孤立的。而且世界上的人又 不是全是美人,如果生得丑一点甚至只是平凡点就不能开心地做人?那全世界的 人岂不是都要苦着脸生活?多点与人沟通,交换一下想法,要让他们知道你也是 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不是她们消遣用的玩具。」      光崎说到这里,彩子已是一脸愤慨的表情,虽然她什么话也没说,但想也知 道了。      『够了,这些大道理谁不会说?你试过主动接近人时被人当不存在或当成阻 碍的滋味吗?我被人孤立,被看不起,也是我的错吗?凭什么这样说?我就是我 自己,为什么要我去讨好她们?而且她们根本也不理我。』这是彩子的想法。      「唉!算了……说你是不肯听的了,过来看看吧。」光崎把画拨到彩子的一 面去。      彩子站起走近光崎,看着画中的自己。瘦巴巴的,眼神和表情显得难过和无 奈,当中有带着小小的怨恨和不满,就像平时照镜一样,平凡的外表。而和照镜 不同,有表情的她似乎更令人厌恶,总是有种懦懦弱弱讨人厌的感觉。      「你这算什么意思啊?你不是安慰我的吗?说教也就是了,我不讨人喜欢我 也知道。你这算是讽刺我吗?」      彩子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不过单纯伤心表情的彩子比起带着不满和怨愤的 时候倒是好看一些。      「别哭了!你已经比别人好多了,再怎么说好也不能算丑呀!现在只是平凡 一点。但是我平时也有观察你的身体,你的质素比别人好多了。你都这样子,那 些天生完全无希望的人可以怎样?」      光崎虽然诚恳地安慰着彩子,但是内心对她的懦弱倒是愈发讨厌。      「你乱说……变……变态……」      彩子在听到光崎的『我平时也有观察你的身体』就停止了哭泣,害羞地抱紧 厚重衣服下的身体。不过彩子尴尬的表情倒是很好看,让平凡的面孔也可以算有 一点点漂亮了。      「好,你看着。你的身裁和脸蛋其实很有潜质的,只是比一般人高了一点, 再加上瘦所以才难看。其实你那脸孔不是平凡,是轮廓特徵太分明了,所以看上 去不丑但是就有点碍眼,你只要长胖一点绝对可以做一个美人。我不是骗你的, 你想想你漂亮的母亲和姐姐若果再增高,而且还绝食到瘦还会好看吗?彩子你也 有看过那些患上厌食症的美人,皮黄骨瘦的怎会好看?」      光崎一面解说,一面把面中的彩子线条改变,擦去一些部份再重新画过。      「啊!这……这是我。」彩子由衷地高兴道,画中的彩子变胖之后,好看得 多了。      一点也不平凡,虽然比不上领家那种美人,但和班上称得上可爱的女生比也 毫不逊色了。只是画中的自己仍然是那种表情,虽然无奈难过的表情转化为一种 忧愁的美,但却使人有不好接近的感觉。      「我……我也可以变成这样吗?」彩子说道。      「相由心生呀!那不是说人的性格好,样子就会好看,但是开心和乐观的面 孔总会让看的人开心。何况一个整天忧伤和苦闷的人,他的身体会建康吗?身体 好精神好,是使自己的身体朝好的状况去变化。刚才我说过了,太瘦不好看,但 是太肥也不好看,让自己的身体薄☆在最佳状态才是最好的。」      「将来等你脸上的雀斑褪了,人长胖一点,整个人也会不同的。这个健康和 心情的关系我是很难说的清楚,我画出来好了。」光崎说道,再次运笔如飞。      而彩子自从看到画中自己的改变之后,一直拚命点头,能够变美她不知想过 多少次了。这一次彩子看着光崎手上的笔的动作,画中的自己面上褪下了雀斑, 表情变成开朗活泼和有自信的样子。      画中的彩子实在和现实中换了一个人一样,闪闪发光的,比起领家百合还绝 不逊色。      「我真的可以变成这样吗?真的吗?」彩子兴奋激动地说。    「要相信自己的遗传呀!你已经是很幸运的人了。性格决定命运呀!没听过 吗?只要你注意身体,身心愉快,过一、两年一定会变成这样的。」光崎肯定地 说。      「好!我……我会努力的。」彩子朝气勃勃的说。随着表情的改变,彩子也 变得动人了一点。      不过其实光崎没说的一点是,彩子的白。她的肌肤真的很白,现在因为瘦显 得有点带病的苍白,但是一旦她胖起来,那就真的是名符其实的白里透红、雪白 诱人吧!      「彩子!画中的你可不是随便乱画的,我的美术功力可不简单呀,我是根据 你的骨骼结构去推测你将来的样子,没有十成准也有九成的。不过最好是你把身 上的衣服全脱了,那样我看着来画就更有把握了。」光崎无比认真地说。      他的态度像说笑,内心可完全不是说笑。不是色也不是性,光崎对有骨感美 的彩子很好奇,特别是因为她成天用厚重的衣服包着自己之故。在那衣服之下的 是什么样的胴体呢?好想知道。      「讨厌,变态,你别乱说了!」彩子羞愧万分地说道,面上红通通的。      「哈,说说笑话罢了!」      光崎打着哈哈,掩饰他绝不是说笑的说话,不过在这么多表情之中,他最喜 欢的还是羞耻怕丑的彩子。      ***    ***    ***    ***    这一天之后,彩子加入了美术部。      光崎的技术的确不是盖的,他最擅长的是人体画,只要有了模特儿之后,要 将画中人变胖变瘦都浑洒自如,画得栩栩如生,之后再根据自己的想像画背景。      不过彩子的兴趣不同,她通常都是画物件、植物或风景的,但是用的都是抽 像的画法。      「喂!你真是一点学习能力也没有,你这也能算是画?」    光崎看着彩子今天画的作品--茶壶,形状是勉强看得出来,也知道是抽像 的手法。不过光崎虽然是学画的,可他从来就看不起抽像画,他觉得那根本是小 孩子胡乱画一通,跟着有一班假艺术评论家乱说一通,让公众和买画的有钱人上 当吧了!      「学长,你真是很讨厌呀!我和你根本就不同,你喜欢写实的风格,而且也 有能力,但是我画画只不过是为了喜欢,是用来表达我的感情。像今天,我和你 在一起觉得很开心,所以我这里用黄色。午休之后有体育课,所以我有些失落, 因此我用……」      由於光崎比彩子大一年,所以彩子都称他学长,本来对留级生来说这是一个 侮辱,不过光崎从来不以为耻,说实在的,他的学业成绩很优秀,留级只是他主 动的选择。      「好了,别说你的道理了。我真的不明白,像你这样随自己的心情而乱画一 通,也有人当它艺术的。」      光崎说完之前,彩子已变得气鼓鼓的。      不过稍微带点怒意的彩子也比之前好看了不少,主要是她听了光崎的说话之 后,本来胃口甚小的彩子展开了强力的增肥计划,虽然每餐吃得不多,可是一天 吃上六、七餐,加上她不再在半夜温习,所以人明显长胖了一点,但主要是因为 有了精神之故,人好看多了。      老实说,彩子拚命读书无非是为了得到老师和家人的赞赏罢了,但是真正令 彩子介意的还是自己的样貌,现在为了自己变美而努力,使她有精神和干劲得多 了。      不过像这种随和亲切互有说笑的态度,却只会在光崎面前出现。那是彩子在 没有压力下的真正性格,即使在家中她也不会如此的,家中的父母认为会读书的 彩子是个不用担心的好孩子,既然不用担心,所以都把心力放在又美又好动的两 个姐姐身上。这使得彩子很吃味,自己也和爸妈刻意保持距离,说起来算是对父 母的反抗,可是父母根本连这点都没注意到。      「这样讨厌体育课是因为体育不好吗?」光崎问道。    「……是呀……」彩子低声的答道。      但其实不止这样,彩子的体育成绩算是中下,但还不至於讨厌。真正令彩子 讨厌的是体育课前后的更衣活动,那是一个男人不了解的竞技场,大家相互的比 较着身裁和内衣。      对没有身裁的彩子,而且对自身评价颇低的她来说,她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 身体,而且她也很在意和妒忌其他女生的好身裁和美丽的内衣。      「铃……铃……铃……」午休完了,讨厌的体育课还是要开始了。      ***    ***    ***    ***    离开了美术室之后,彩子回教室拿了运动服之后,就赶快去到更衣室,而那 里早已人声鼎沸。彩子进去之后,就选了最里面的一个角落来换衣服。      女生们为了爱美,除非是下雪,否则她们一律都穿夏季制服的。只有彩子不 同,彩子除非是夏天最热的日子,一向她都穿冬季制服的。      「哗!黑色的内衣,该不会是今晚有男人吧?」      「就是有呀!羡慕吗?」      「嘿!我穿的才厉害。看!」      「哗哗哗!通花半透明的。」      「喂!你又要做什么?」      「没有什么要做,特意来让你们妒忌的。」      「最近物子好像又变大了。」      『这些人真讨厌!』彩子听着她们的说话就发怒,换好衣服就出去嘛!这又 不是选美会。      妒忌别人有好身裁和胆敢穿大胆内衣的彩子,每次都很有技巧地换衣服,换 运动裤时不用说了,连换上衣都只有一、两秒的时间让人看到内衣。      彩子选的内衣,都是纯白带小小花纹和装饰的,比起故作可爱的图案内衣, 和那些成人类的黑、紫花纹非常朴素,而那无非是她怕人看之故,所以才特意选 朴素的款式的。      「又来了。」      「我看她连一寸肉都不露出来,就可以换好衣服了。」    「嘿!让人看到又不会少块肉。」      对那些大方地让人看的女生来说,彩子这种拚命地保护自己的态度真是讨人 厌。虽然不少人都会怕羞而尽快换的,可是唯独彩子一个人保护到这种程度,异 於常人的彩子招来的是大家的厌恶。      『我怎样换衣服关你们什么事?』彩子内心虽不满,可是懦弱的她却不敢有 任何行动。      「喂!彩子。」突然有一只手拍在她背脊。      「啊!班长。」彩子惊讶地转身,看到的是班长领家百合。    「我不是来偷窥的,不过你里面究竟有什么不能让人看的?我倒是好好奇, 该不会因为里面什么都没有所以不敢让人看吧?」   班长的讽刺引来大家的笑声。      「我……我……」尴尬又愤怒的彩子只能这样说。    「今天我例假,体育课的体操带领工作由你这风纪委员做。」      「你,不是还在这里吗?」彩子的脑袋一时转不过来。    「喂!例假你也不知道呀!该不会你现在还没来吧?」领家讽刺地说,彩子 现在才想起是指月经。      本来她还要抗辩的,但是彩子还不能算是一个女人,最让她自卑的就是她还 未有月经。十七 岁的日本女孩子竟然还没有月经,彩子担心得都想去找妇科医生 看了,只是因她太害羞才不敢。      这个秘密恰巧被班长撞中,使她强烈地自卑起来,在她没来得及撒谎否认之 前。      「天呀!你还真是怪物,十七的人都还没来经,该不会你是男扮女装的吧? 啊,讨厌,我们岂不是每天都让你光明正大地偷窥了!」班长的说话引来全班的暴笑。      「我……我……我……」尴尬和羞愤已极的彩子,面色脸看已极。      「我看找天我们得把你脱光了,验明正身。你除了留了一头长发,哪里像女 孩子?」班长说得愈来愈过份。      「她该不会是石女吧?」      「我看她是男扮女装。」      「是妖怪,还是濒临绝种的生物。这么大一个人连月经都没有!」其他女生也配合着班长一起说。      『过份!太过份了!』彩子丢下自己的东西,就这样连课都不上便冲出了更 衣室。      但是第二天,拜班长和女生们努力宣传之赐,全校都知道了彩子连月经都没 来的事。这件彩子最介意、最自卑和私密的事竟然被全校的人知道了。      ***    ***    ***    ***    第二天放学后,光崎在美术室等了一天也没看到彩子。直到美术部的活动结 束,光崎在收拾东西时,彩子才突然出现。      「你怎么这晚才来?你一点都不热心的。」光崎自然想到彩子为什么不出现,所以他故作自然的稍稍发怒的说,假装自 己什么都不知道。      「全校都知道了,学长怎会不知道?」彩子面容扭曲的说。    「知道什么?」光崎硬装下去地说。      「就是我不是女人的事……我根本是个妖怪……都十七 岁了都没有来经…… 现在还弄得全校都知道……呜呜……呀呀呀……」说到一半,彩子的眼中已涌出泪水了,到说完的时候,彩子已如梨花带雨的 哭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彩子,发抖的肩膀,伤心的表情,无助的样子,光崎怜香惜玉之 心大起。      「她们不过是乱说的吧了!她们又怎知道你有没有来?难道她们曾经把你捉 着脱光放一个月,看看你有没有来月经?从一开始她们根本是无证无据的乱说吧 了,你根本不用在意的。」光崎把彩子抱在怀里,还很消瘦的她,抱在怀中却很柔软,没有想像中的骨 感,而且彩子身上带着很好闻的女性幽香。      「哗哗哗……问……问题是……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呀!……」彩子更加激动 的哭泣了。      『果然是真的吗?这倒还真是少见。』光崎自己也不禁这样想,不过当然不 可以在彩子面前这样说。      「有什么所谓,我都说过要你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眼光的。」    「可是……可是……」彩子还在抽泣地哭个不停。    「就算没人看得出你的美丽,我也看得出。不只是你内心善良的性格,我也 相信自己的眼光,彩子将来一定会变成一个大美人的。那不如我现在下订好了, 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光崎把自己的想法当作笑话的,混和着安慰的话说出来。      「你不过是同情我罢了。」彩子悲伤地说。      「其实呀!她们是妒忌你。彩子你想想,没有月经即是没有排卵,自然就没 法怀孕了。她们那些坏女孩,拚命地做爱,想尽办法去避孕,甚么体温法、避孕 套还体外射精呢!可是彩子你就不同了,你和我做爱的话,日做夜做一日七次也 好,都不用担心怀孕。所以呀!彩子你才是最完美的女人,可以拚命做又不用担 心有小孩了。她们只是单纯的妒忌罢了。」光崎以无比正经的方式说着黄色的笑 话。      「你……你……你……」想发怒又想责骂的彩子,脸都涨红了,「讨厌呀! 大色狼。哈……哈哈呀……」彩子终於无法维持她悲伤的情绪,大笑出来,而且 连眼泪都流下来。      「笑起来不就好了吗?现在不是长胖一点点了吗?照镜时也发现自己好看多 了。刚才我可不完全是说笑的。」光崎说着,在彩子额上吻了一下,惊讶的彩子停止了笑,也停止了哭。      「还是你讨厌我?」光崎说。彩子面上瞬即变红,随即拚命地点头。其实难得有人对自己抱着善意和好感,彩子私下就想过光崎不知是不是对自 己有意思。当下梦想成真,自然拚命地答应。      光崎会说喜欢彩子,倒不纯是因为同情。一来是他觉得现在的彩子一点也不 丑,只是平凡一点罢了,而且他也相信将来彩子会变美。还有就是方便了,比起 花功夫去摘众人争夺的名花,不如拿自己身边的小野花好。      而最主要的一点是,光崎对一向穿得密密实实的彩子的身体感到很好奇和极 之有神秘感,想要一窥全豹的欲望愈来愈强之故。      ***    ***    ***    ***    之后,对谣言四起的情形,虽然那是事实,彩子一律采取沉默来回应,有时 候人家说得难看,她就照光崎说的报之以尴尬的微笑。      到底领家百合和班上说她还没来经也只是推测之词,所以彩子的四周又慢慢 平静如故。而彩子也在光崎鼓励之下,主动接近大家,以往把自己的功课视为秘 密一样的彩子,主动让班上同学抄功课,而且还主动指导他们改动内容以免被老 师看出。      之前,每当有小组形式的功课,彩子都被大家孤立,自己又不愿意主动和人 家接触,结果每一次都是由老师替她安排参加其中一组。现在彩子却从一开始就 主动组成小组,而且用自己的成绩做支持,在工作中选最难最麻烦的部份来做。 当老师发问困难的问题时,她都主动回答,免了大家一场灾难。      在每一项小事之中,都试着去和大家接触,渐渐得到部份人的认同,可是那 是以男生为主的,因为女生们始终不太愿意把彩子由被随意玩弄的玩具,升格到 同班同学之故。      对这种情形最讨厌的人就是班长领家百合了,原本仅只一个不起眼的让人讨 厌的读书怪,现在不只获得那些只看成绩的教师宠爱,看在班长眼里,彩子和别 人的主动接触都成了到处炫耀自己成绩的行为。最令人讨厌的是她和男生说话的 情形,尤其是当男生开些有性意味的玩笑时,彩子羞得低头不语的情形,那根本 是丑女学人勾引男人的手段。      不过还有一点,领家拒不承认的,这一两个月来,彩子的身裁微微丰满了之 故。虽然自己很漂亮,但是她更看不得别人变漂亮。最令她讨厌的,是成天苦着 面的彩子,表情变得多变了,尤其是她对男生的笑容。      「真不想看到这种人的笑容,难看死了。如果像以前经常是畏畏缩缩地成天 望着地上的话,还值得原谅。」这是班长对她的跟班死党说出来的心声。      而另一个为此而妒忌的人却是光崎。虽然是光崎说服彩子主动去认识和接近 大家的,但是看到原本只信任和敢接近自己的彩子,现在可以和班上不少人打成 一片他就觉得妒忌,最让他妒忌的就是看到彩子和班上男生有说有笑的情形。      虽然那只不过是一般学生的社交情形,光崎自己也明白,只是他没有接受, 对自己远比别人强的占有欲他也有点惊讶。但是当初说动彩子的人是自己,现在 当然不好对彩子说不准她和男生说笑,只好把自己的不满和妒意摆在心里。      最让光崎开心和感到好奇的就是,彩子的身裁曲线明显变好了。愈是隐秘的 东西,愈是要窥看就是这个道理吧!光崎愈发感到好奇了。      在彩子开始改变之后一个半月,光崎期待已久的葵花赏终於接近了。      而他所决定的题材是--彩子的裸体素描。      虽然两人拍拖还只是半个多月的事,而且也只是一起上下学、晚上电话联络 的男女例行公事,甚至连约会也还未试过,但是光崎已等不及了,他的好奇心愈 来愈强,尤其是对彩子正开始追回以往发育落后了的乳房和屁股,急速的生长。还有,要准备比赛的话也要时间准备,所以,光崎选了一个只有两人独处在 美术室的日子说。      「彩子,你也知道我为了参加葵花赏自动留级一年的事吧!」光崎以这为话 题开始说服。      「唔!但学长,葵花赏的高中组不是一至三年级生都可以参加的吗?」彩子 奇怪的问道。      「因为我没有信心,上一次我才得了一个第四,要免考试入学和有奖学金就 非要优胜不可。万一我在高 三时再落选,那我就没有机会了,因为高 三是不可以 留级的,所以我想要多一次机会。现在我很有把握,有灵感情绪也高涨,这次我 一定可以成功的,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光崎诚恳地说。      「那是要我退出,这次不参加,把冠军让给你?」彩子开玩笑的说。      「嘿!你好自大呀!现在得意起来了吧!谁会怕你那些小孩子乱画的吗?」 光崎捏着彩子的面颊说。      现在彩子已会在光崎面前开玩笑了,「唔……呀……对……对不起……」彩 子只好又再低头认输了。老实说,光崎相当大男人,何况两人比较起来,彩子喜欢光崎远比光崎喜欢 彩子要来得多。对彩子来说,开阔自己的生活空间的是光崎,选择毫不起眼的自 己作女友的是光崎,给她自信的也是光崎。光崎就是彩子现在全部的幸福,比起 父母和老师只在考试后才来爱她要强多了。      所以虽然每次两人有意见不合,或者争吵时,不论光崎有没有理由一定是彩 子道歉的。      「其实是我这次想用你作模特儿,而且是全裸的。」光崎诚惶诚恐地说。虽 然彩子什么都听他的,可是光崎知道彩子最介意的是自己的身体,要她在自己面 前裸体只怕她不肯。      「模特儿?裸体?」彩子听到之后表情变了像石头一样,足足有十秒钟,她 才算明白了当中的意思:「不行,不行,怎么可以?我不要。」      彩子根本无法接受裸体这种观念,与其说是害羞,不如说是对自己的身体没 有自信。彩子非常介意自己的身裁和外观,对自己不满的彩子形成了非常强烈的 自卑意识,要她裸体就犹如要把她最厌恶最不想暴露人前的秘密揭露出来,何况 还要用自己的裸体画来作公开比赛的作品,这叫她怎可能应承得了?      「不是呀!你的身体很有魅力的,这种洁白的肌肤……喂……喂……」      光崎正想再落力一点说服彩子,彩子却而转身逃出了美术室。      「太……太早了吗?」光崎不禁失望地苦笑。      第二天在班上看到彩子时,他虽然主动打招呼,彩子却拧过头不理他。这也 使得光崎气愤难平,只是说一说吧了!不应承就算了,敢然还敢对自己发脾气! 光崎决定和彩子斗气,大家就不相来往好了。      但是其实,彩子又怎么敢对光崎发脾气呢?面对无比重要的男友,突然说要 画自己的裸体画,她虽然害羞已极,但只要是光崎说的,她虽然万分不愿也会应 承的。然而,身裁就是彩子自己的弱点呀!      尽管光崎一直好像不介意,又一副很想看的样子,可是彩子实在没有自信! 她怕光崎看了会失望,甚至会不会因她身裁不好而放弃她,所以尴尬又自卑的彩 子,只好避着光崎了。      倒不是她敢对光崎发怒。等到彩子发觉光崎对自己发怒了,理也不理自己, 彩子伤心死了,每天担忧着光崎会不会原谅自己,但是向来没有自信和自卑的她 虽然大胆作主动,但是被光崎拒绝过一、二次之后,她就不敢主动了,因为被人 拒绝的滋味实在很失落和难受。      两人的冷战,持续了一个星期。之后,彩子只好等光崎一个人在美术室时去 道歉好了。      「学长,对不起,上次我……」推门而入的彩子怯懦地说道,而光崎则是只 顾画画理都不理她。      「对不起,是我错了,请学长原谅我。」彩子跪下,双眼泪如泉涌地拚命道 歉。      「傻瓜,谁叫你这样的?我又没生你的气。」光崎对彩子的行为大为感动, 连忙扶起她。至於说自己没有生彩子的气,那完全是名符其实的睁眼说瞎话。      「但是……学长……学长都不理我。我不是向学长耍脾气,但……但是…… 我的身裁真的不好,根本见不得人。请学长你饶了我吧!我……我真的很怕人看 ……而且也怕学长你讨厌我……」彩子边哭边辩解道。      「算了,是我太强人所难,完全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光崎把彩子拥在怀里 安慰着说。光崎虽然大男人,但是彩子道歉到这种程度,他也心软了。      怜悯的抱着怀中痛哭的可人儿,原本平凡已极的彩子,现在已好看了不少, 尤其是抱在怀中的身体,明显比两个月前有肉感多了,这样拥抱着光崎真的感到 很舒服。虽然不能达成当初的目标,光崎也只好改为在学校外的美术俱乐部找模特儿 了。      ***    ***    ***    ***    之后的两个月,为作画之故,光崎参加了校外的美术俱乐部,模特儿的问题 算是解决了。但是对於那些身型标准之极的模特儿,光崎早就看多了,她们的身裁虽然比 彩子好,但是对光崎来说却没有什么吸引力和创作欲望。一切都太过平凡、太过 标准了,光崎只好尽量发挥自己的作画技巧来加以补救。      最令他不爽的是,为了付钱给俱乐部,让他的经济状况很艰难,而且在时间 安排上得要自己去迁就俱乐部,而不是模特儿迁就自己。一想到全都是因为彩子 的拒绝,他就有点余怒未消。不过这二个月来,彩子和光崎关系大进倒是真的, 互吐心事的亲密谈话早就不止了,甚至於接吻和爱抚彩子的身体也可以。      原本相当保守的彩子肯做这么大胆的事,完全是因为彩子把光崎放在了第一 位,对他百依百顺之故,可是要动手脱彩子的衣服,她就怎样也不肯。说到彩子的身体,经过近四个月的变化,胸部的尺寸连升数码。现在虽然绝 不能算大,甚至比标准还要小一些,可是比起之前的幼儿或者微凸体型来说,已 是大为长进了。当然丰满起来的彩子,摸起来也有肉感多了,对这一点光崎倒是 很满意。      至於对彩子来说,有人全心全意的关心自己、重视自己实在是太幸福了。自 卑的彩子,最渴望的是变为有自信和受人注目的对象。当然,以往那只是理想罢 了,她是从不敢作这种妄想的,但是光崎却把她的部份梦想化为了真实。彩子现在可以说是全心全意的爱着光崎,对於光崎的大男人作风也只好无怨 无悔地接受,无论是光崎想满足自己的手足之欲,还是明明自己做错了都要彩子 道歉,她都承受了。      不过,对於这次的葵花赏,彩子自己也拚尽了全力,去画光崎口中儿童适宜 的抽像画。那除了是彩子藉画画抒发自己的感情,也是想用这来向光崎证明一下 自己的实力,如果能拿个优秀就好了。      在把作品交出去之后,过了二个星期终於到了得奖名单公布之日。当天美术部仍在进行活动,而身为社长的光崎虽然表面镇定,但是谁都能从 他的小动作之中看出他紧张的神色。      「太好了,葵花赏的冠军和亚军。」当美术部的顾问老师兴奋地冲进来公布这个消息时,所有部员都一同高兴地 欢呼起来。大家热烈的恭贺光崎得到冠军之余,也为谁那么本事得到亚军而好奇。      「恭喜你了学长,不枉学长多花了一年的时间。」彩子感动得眼有泪光的说 道。      「多谢你彩子。」光崎兴奋地说,梦想终於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等……请等一等……各位同学好像搞错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老师 现在才能详细地说明:「冠军是高野彩子同学,亚军是光崎宇同学。光崎同学, 我知道你很努力,第二名真是一个不错的成绩。还有老师也恭喜你彩子同学。」 老师一面安慰光崎,一面对彩子说。      这个消息对在座的美术部社员来说,真是震惊莫名,得到冠军的不是校内公 认的美术天才,而是新入社员的高野彩子。虽然大家也认为彩子的画画得很好, 在画写实作品时,新部员的彩子就展现出了仅次於光崎的技巧。至於彩子的抽像 画,能够明白的人倒是不多,最多是觉得色调配合得很柔和舒服。      但是,最震惊的莫过於光崎和彩子两人了。      对彩子来说完全没有开心的想法,如果是亚军那一定会让她开心死了的。可 是冠军?连彩子自己都不敢相信。      自己居然抢走了男友最希望得到的东西。看到光崎失望和震惊的神色,彩子 连一点高兴的想法也没有,有的只是恐惧吧了!   『学长这次一定恨死我了,事情怎会变成这样的?』这时彩子心里焦急地想 道。      至於光崎,教师和部员们的说话他根本听不进去。    『我输了,输给自己教出来的那个随便乱画一通的彩子。我一年的努力算什 么?枉我以为自己是天才,居然会输。可恶,彩子你是全心和我过不去的吗?全 都是你的错,你应承做模特儿就好了,不参加比赛就好了。可恶啊!』      当他以愤怒万分的表情望向彩子,看到的是一对恐惧和害怕的眼睛,彩子现 在犹如一只可怜的被遗弃小猫一样。      看到彩子的表情,光崎忍了下来,当天光崎没有和彩子说过一句话,虽然彩 子拚命向他道歉,甚至鼓励他明年再来一次。      ***    ***    ***    ***      因为有太多人在场,加上彩子一开始就担心害怕的样子,使得光崎没有即时 发作出来。但是,他内心被压下来的强烈愤怒却难以发泄。      当包括彩子在内的人都离开了美术室,只得光崎独自一人在破坏自己的旧作 品来发泄情绪时,有一个人出现了。      「想不到我们的美术天才,居然会在自己最自负的艺术领域中输给班上的女 秀才。」这个人是领家百合。      「嘿!我这个人和外表不同,我打女人的,你是否想领教一下?」光崎把怒 气向领家发泄出来。      「那未免太冤枉了吧!又不是我激怒你的,更加不是我抢走了你的优胜,我 更不是那个以怨报德的坏女人。」领家的表情得意洋洋的,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你别这样说她。」光崎面对领家百合的表情,把自己的怒气压下来。自己 愈发怒她愈得意,光崎自然不会再让领家看自己的笑话。      「我这次来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和我合作的打算。对我来说是教训一下那小女 孩,对你也可以作为她不听话的教训呀!我看你可不像是对她说一声恭喜就没事 的人,而你也不可能为此而打她吧!我有一个计划刚好能满足双方面的意愿,不 知你有没有兴趣?」领家的表情愈说愈得意的。      「你该不会是叫我和你一起对付彩子吧?」光崎惊讶地说。    但是他真的好想好好教训彩子一顿,但是也正如领家所说,他再怎么不满和 愤怒也不能动手打彩子的!如果骂或者不理彩子,面对她那又哭又认错的态度, 他又不能怎样。      「那我就说一说好了!」      百合兴奋地说着,看来光崎果然和自己预想的一样。    当光崎听完了领家的计划之后,他几乎吓呆了!领家百合这个女人,真的是 美如孔雀毒如蛇蠍,这样作弄人,如此残忍的计划她也想得出来。      但时光崎更惊讶的是,自己竟然可以安静地听完这个计划。而且作为彩子的 男友,比起保护她,他竟然更想将这个计划实行,看看彩子羞愧、屈辱和狼狈的 样子。他多想狠狠教训彩子一顿让她知错道歉,虽然事实上彩子根本一点错也没 有。      「你这个计划未免太过份了吧!让我想一想吧!」光崎没有拒绝内心和眼前 的魔鬼的诱惑,表示了加以考虑的意思。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光崎学长』。」领家嘲弄地说着,看来她肯定光崎 会背叛彩子的了。面对那样的班长,光崎没有发怒,因为他真的想背叛彩子。